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43: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03-06 10:10:11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43:

布兰迪什双手环胸倚着墙壁站在一旁,也不知方才的自己是否中了魔咒,就这样带着大家来到艾尔莎小姐的寝室。

艾尔莎在城堡里,她是知道的,但却不知道她是被囚禁的。

布兰迪什抿抿唇,这回也觉得艾琳的作法有些不妥,最让她疑惑的是,为何奥格斯特爷爷并没有阻止艾琳的举动?

奥格斯特爷爷其实是个很温柔的爷爷,若不威胁到阿尔巴雷斯帝国的话,他绝对是个和蔼可亲讨喜的老人家。

让人感到不安的,是近日城堡内的那股流动的气息... ...

蕴含着淡淡黑暗的气息,似曾相识,但却又不是常常能感应得到。

她隐约猜到,艾琳和奥格斯特爷爷一定有事瞒着她... ...

应该说,是瞒着整个阿尔巴雷斯帝国的子民们。

布兰迪什先前就不知为何他们俩得多此一举对外宣布现任君主是艾琳,但实际上却是奥格斯特。

布兰迪什一直不明白,用意何在。

但是,她隐约地感应得到,不远了。

灾难,不远了。

艾尔莎止不住心中的喜悦,和伙伴们拥抱寒暄,就连一旁的布兰迪什也被这样的气氛给感染到了。

她很羡慕,羡慕妖精尾巴的之间的相处方式。

没有人会觉得对方是小兵小虾,只要在他们公会中的,一定都会是妖精尾巴一份子,一定会是家人的存在。

不会互相伤害,只能真心以待。

待众人寒暄后,艾尔莎也意识到一丝丝的不对劲。

再说,如果纯粹是带她回去的话,不会让拉格萨斯一同随行。

米拉会来是在意料之中,但绝对不会派出公会最强之一的拉格萨斯。

再加上... ...那位大人的实体... ...

“马格诺利亚可有事情发生?”

“有一股黑暗势力从妖精尾巴溜走了,据初代所言... ...”

艾尔莎眼眸一暗,像是意料到米拉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夏等人还不是很了解马格诺利亚发生的事情,所以第一次听米拉说得如此详细,有些惊讶。

对于杰尔夫魔力被削走,他们所知的资讯也就只有表面上的「魔力削走」,仅此而已。

因此,在米拉说出那一日他们都感受到的力量流失,还有初代会长的说辞后,众人唯独拉格萨斯和米拉都怔在原地。

夏的心情无法用言语形容,默默地垂下了眸子,喉咙处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堵着咽不下去的难受。

回想起那一次战斗后,在充满战斗痕迹和荒凉的战场下,他们生疏兄弟两人的对话。

那个时候他就认定了这位是他一生之中的兄长,也是他唯一仅活在世界上拥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但是,眼下情况... ...

“初代说,这有可能是杰尔夫的另个人格的魔力。初代之前就说过,她觉得杰尔夫似乎有双重人格的困难。这回被削走的魔力部分也许是黑暗的那一面,但是人为还是本意,不明。”语音落下,米拉伸出右手理了理自己的长发,脸上依然保持着那一副无害夺目的微笑。

但显然,现场已没人像她一样淡定了。

谁都清楚初代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说出自己猜测的人,她能推断出杰尔夫有双重人格,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猜测透露给大伙儿知道,就十分明显她的推测有九分可信度。

双重人格... ...

艾尔莎回想起当天她一身伤地强撑着蹲在在城堡中的竞技场中,眼前离自己不远处的也是狼狈不已的艾琳。

突然闯入战斗的是身穿黑色连衣帽的男子,帽子遮去了他的容貌,宽大的黑色外套在风扬起的那一瞬间在半空中摇晃了几回,随后缓缓停下。

艾尔莎那一刹间警惕飙高,握紧拳头盯着站在她与艾琳隔开的一段距离正中央的男子,毫无防备地落入她视线的那一抹微笑。

熟悉的唇角,这个人的样貌她并不觉得陌生。

在他回身看向艾琳的那一刻,她只感觉有一股电流在她体内乱晃,她一时间乱了阵脚,差一点就支撑不了身子倒下。

她确实听见了,男子吐出了一句话,毫无疑问是对艾琳所说的。

他说了:“幸苦你了。”

短短四个字,却隐含着重大的讯息,先不说字面上的意思,但那个嗓音绝对不会错... ...

是杰尔夫!

那次战斗中自愿沉睡的黑暗魔导士,夏的兄长!

但为什么,他又回到了阿尔巴雷斯?

而且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幸苦了是什么?

艾琳听后妖娆一笑,下意识就回应了对方:“欢迎回来,陛下。”

止不住的黑暗气息,还有那隐藏在斗篷之下的淡淡微笑,明明是普通的一个上扬唇角的举动。

却犹如慢性动作重复了很多次,至今她都还记得当时杰尔夫脱下连衣帽那一瞬间,那双嗜血陌生的黑眸传来的阵阵霸气。

那的确是杰尔夫,和她记忆中的那位男子拥有着相同的长相,身高等也符合。

但这位男子,并没有过去他所极力隐藏的“渴望”。

那位渴望着得到光明的黑暗魔导士。

眼前的杰尔夫只是一个嗜血,又强大及冷血的黑暗魔导士。

他冷冷地看了落魄的她一眼,虽脸上挂着一副微笑,但却不及眼底。

收回视线,他与艾琳交谈,艾琳也不毫不顾及她在场的缘故,当着她的面就和杰尔夫说起了这半年来阿尔巴雷斯帝国所发生的事情。

“这半年来幸苦了。若不是那个「我」太过缠人。”

“我早就回到我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