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48:绝境逢生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2-01 12:21:29am

奇幻·玄幻


一把手枪,七颗手雷。

这下挺难办呢......

凯特检查着收纳空间中带来的军火存货,正欲筹划接下来的行动。虽说呆在这房间算是暂时脱险了,但如此下去也不过是坐以待毙。亚巴顿估计还在外头搜索自己的藏身之处,毕竟之前才用手枪致伤了它,它绝不可能这般摸摸鼻子算数的,拥有智能的恶魔往往都有很强的自尊;在门口布置的障眼法也相当粗糙简单,相信也瞒不了亚巴顿这种级数的恶魔太久。

“你的外伤全处理好了,不过断裂的肌肉必须静养一段时间来复原,待会儿还是一起逃走吧?”晓雪纵然在治疗术上的修为不高,但要知道施展对象的身体状况是能轻而易举的。她也很清楚凯特的脾性,就怕凯特会固执得再去和亚巴顿交手。

“我自有分寸,替我把这个注入魔力。”凯特似乎没打算采纳晓雪的建议,把手枪的弹匣抽出,便递给晓雪。

“你就别逞强了,好吗?以你现在的身体能做到什么?再去和那东西交手你会死的!”晓雪可不乐意了,上前一把揪住了凯特的衣襟、怒斥道。

“那东西的强大非比寻常,妳也是见识过的。再让它多活着一日,估计其他地方也得沦陷,不尽快处理的话会酿成更多的伤亡。”凯特态度坚定地反驳道。

“你真把自己当成超级英雄了?你别因为稍微强了点就要把所有责任全扛在身上!对方怎么看都比你强,你继续留着又能做什么?先撤退再计议难道就不行吗?”晓雪是恨不得直接掐晕凯特再带走算了,她也清楚自己的能耐,要靠自己的力量逃避亚巴顿的追捕是不可能的,但凯特要带上自己全身而退应该还是绰绰有余。

“首先,我并不属于任何组织,也不是妳的朋友或者亲人,还轮不到妳这个总是扯后腿的家伙来命令我,妳也没想想自己坑了我多少次?我只会凭着自己的意志做事,自己逃走才是妳现在该做的事,妳对我而言只是个累赘。”凯特明白晓雪是铁了心要自己逃走,再争论下去也没什么结果,唯有选择用难听的话来刺痛晓雪的心,好让她能够彻底放下自己。

“你......”晓雪是气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差血管没被刺激得爆裂,凯特的话是挺毒的,但基于现实的缘故,晓雪也无从回嘴。

“知道的话就快......”凯特才要说完话的时候。

咦?!

‘咚!!’在外头传来了阵的巨响,整个房间也呼应地猛是一震,非但令周围桌椅和杂物移位,两人也险些没摔倒。

这到底是?!

‘咚!!!’在两人还没来得及思考的当儿,巨响再度从外头透入,这次的震动让整个房间的甚至都倾斜了,杂物全都堆在了一边的墙面,两人也跟着滑落了下去。

“怎么了!?地震?!”晓雪是当场慌得不知所措,凯特却大致心中有数了,这不是单纯的地震!

难不成是......

没错,一切正如凯特所料,是亚巴顿搞的鬼!它正在外头利用自己那支大角持续对整栋楼施予撞击,中心大厦都差不多被撞成了披萨斜塔,零碎的水泥块和碎石屑也不断地从上掉落、任凭砸在亚巴顿的身上,可它仗着那身坚固的甲壳而无所忌惮,整栋楼完全倒塌也仅仅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它显然就是要把整栋中心大厦给拆了,直接活埋躲在里面做缩头乌龟的两人。一来省去了找人的功夫,二来还有可能致死两人,这还真是简单又有效率的粗暴办法。

尽管凯特现在身体各处都酸痛得紧,迫于无奈的他也唯有挥动漆黑怪手的利爪,鲜红的锐光也在瞬间化作一道抓痕形的斩波,硬是将凯特前方的墙面连续撕毁,直到通往大楼之外。

事不宜迟,他穷极了所剩无几的魔力勉强架出了飓风步,同时另手搂住了晓雪。

呃?!

还没等晓雪回过神过来,凯特便一鼓作气从打通的墙面飞窜而去,那速度所拉起的烈风是刮得晓雪皮肤颤动、秀发飞舞,这简直堪比过山车所带来的刺激,猝不及防的晓雪差点没吓出尿来。

不好!

两人才刚刚逃出来,大量的黑色甲虫群已经在外头严阵以待、守株待兔,这禁不住叫两人心里一寒,尤其是凯特。他现在不论是魔力还是体力都早到达了极限,就连脚下踏着的飓风步也处于不怎么稳定的状态,莫说反击了,就连能不能逃走都是个问题。

莫非天当真要亡我?

黑色甲虫们早就迫不及待要将这两个喜欢玩捉迷藏的家伙给生吞活剥,以慰劳它们之前的费心搜查。四面八方都有成群的甲虫一涌而上,密麻的虫潮眼看就欲淹没处于空中的两人。

现在可不是犹豫不决的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拼了!

“抓稳了!”凯特叮嘱之后,他的漆黑怪手宛如伸缩自在的橡胶管子、贯穿甲虫群的包围,并且朝金茂大厦的方向伸展过去、一把抓住了窗户的铁架子。

尽管甲虫群趁势而来的噬咬令他痛苦难耐,但他也别无选择,只能再效仿之前的手段,利用手臂长度的收缩来进行移动,两人就这样硬生生地闯过了甲虫群。不过他们的身上也因此攀上了不少虫子,这些虫子也没跟他两客气,拼了命往死里咬。

凯特倒是没什么,他本来就是一个习惯受伤的人,咬紧牙关倒是不当回事。

“好痛啊!!救命啊!”可晓雪这样的温室小花又怎能比较呢?她是难受得当场叫苦,甚至还试图用手拨开这些甲虫,可这些甲虫就是牢牢吸附住了,死活不松口。

两人就这般抵达了金茂大厦的内部,他们也来不及处理身上的黑色甲虫,凯特就急忙拉着晓雪的手找寻楼道往下赶,就算继续找个地方藏匿,亚巴顿也会故技重施把他们逼上绝境,凯特已经没有更多的魔力去驾驭高阶魔法了。

可恶......

黑色甲虫的噬咬可不仅仅是疼痛那么简单,它们甚至在不断地抽走凯特所剩不多的魔力,放着不管也不是办法,但继续逗留也难逃一死;进退两难......

咦?!

千钧一发之际,凯特留意到了身后的晓雪。

“妳身上的虫子呢......”凯特很清楚记得在登陆金茂大厦的时候,自己和晓雪的身上明明都攀附了不少黑色甲虫,现在晓雪身上的却全不见了,只留下一些渗血的啃咬痕迹和伤口。

“别提了!刚刚它们咬完我就消失了,都是你这么鲁莽!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痕......”晓雪是痛得哭了,她同时正以单手施展白魔法来治疗伤口

对了,黑色甲虫的克星正是白魔法的力量,它们在噬咬晓雪的时候,也相应触发了吞吃魔力的特性,可能就是如此误食了白魔法而导致自我毁灭;这趟带她来还是有价值的!

“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但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脱险......”凯特表情犹豫,貌似在斟酌什么。

“你又有什么馊主意?”晓雪有种不祥的预感,从几次观察凯特的行动模式,都可以知道他就是个乱来的家伙,难保不会再玩些疯狂的事,晓雪素来最讨厌反人类的刺激游戏。

“妳能卖肉吗?”凯特一本正经地问。

虽然两人的脚步仍在持续跑动,不过气氛却仿佛僵硬了一样,就差一只应景的乌鸦边叫边飞过,晓雪的思考瞬间短路了。

“死变态!!”但这份沉默还没坚持多久,晓雪就突然来了记火辣的巴掌,重重拍在凯特那猝不及防的表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