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XV - LXXX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8-02-03 12:06:11pm

其他·同人


得到了应得的资料,吃了一些东西以后我和嘉盛两人回到了事务所那里。真的只是一点而已,我再怎么能吃也不会吃得很多,更何况我是在吃了饭以后才出来的,自然不会吃很多,就一碗加大的而已,不会很多啦。

跟着嘉盛的脚步爬上楼梯来到一楼,推开大门的那一刻就被哥哥骂了一顿。

“叫你们出去工作,结果都到哪里去了?”哥哥坐在沙发上瞪着我们问道。

“肚子饿就跑去吃东西了。”我抢在嘉盛前回答。

如果他抢先我一步回答的话可能会说出我流鼻血的事,到时候不只是天下大乱的那一种程度而已。比起那个,我宁愿因为擅自离开岗位被骂也不要跑到医院去。我是可以不用被骂的啦,毕竟可以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嘉盛身上……那不算是推卸责任,想要吃东西的想法是嘉盛提出来的,所以他理应是应该挨下来。但是啊,我也不是没有吃,而且还要他帮我隐瞒流鼻血的那一件事,就当着是帮他挡一刀回礼吧。

“越来越大胆了啊。”

果然如此。

虽然一开始就做好了被骂的准备,但还是有些许希望,希望哥哥会大发慈悲放我一马,但毕竟滥用工作时间是我们的错。

“妳自己的事情解决好了吗?”哥哥接着问。

那件事的话,我心里已经有了个底,知道了怎么做。但是,我真的做得到吗?见到那个人的时候,我真的有能力开口吗?

“没事,船到桥头自然直。”我故作镇定地说。

这个问题,是时候随缘了啊。如果他永远都不过来的话是最好的,我不必担心怎开口,也不用东躲西藏,日子快活得很。只是,如果我在未来想起了他这个人的存在的话,会是怎样的呢?会和这几天一样吗?我不知道。毕竟我这么久以来都在回避着那一段回忆。

“妳这样我怎么回答他?”哥哥训斥道:“给我认真点。”

诶?回答?意思是那个人问过哥哥?但是哥哥不想要为我做决定所以才想要问我?

“你是监护人,你回答就好。”

“我直接把他找上来也行——”

“不要!”

死也不想看到他。

“那就给个答案。”

“就是手脚被绑起来被人家像烤猪一样挂在竹子上抬出去我也会用嘴巴把绳子咬断然后爬回来!”

“喂,冷静点,我只是想要知道妳的想法而已。”

“我已经说出来了。”

我丢下这句话,什么也不理就回到了楼上去。其实我并不想要回到楼上去的,可以的话我也想要留在楼下帮忙。但如果留在楼下就必须继续那个话题的话,我宁愿自己一个人无赖地待在楼上,陪伴无聊的可证。

也不知道为什么回来的时候没看到姐姐却只看到可证,她平时都会带着可证出去的今天却把他留了下来,不怕自己儿子在家里被闷死啊?

就这样,我和可证两个在楼上打闹玩耍了好长一段时间,一直到他睡着为止。然后,我就好像是被遗忘了一样,无聊地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报纸上没什么特别新闻,电视也没播放什么有趣的节目,什么都没。

无趣的一天啊……

话说回来,之前这个时候我都是待在事务所里头,帮忙处理一些小事的所以没有意识到原来会这么无聊。早知如此……果然还是待在这里好啊。一个人无聊地待在楼上总比在楼下聊着自己不喜欢的话题好。

“依,醒着吗?”

嘉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大概是把报告写好交给哥哥了然后就趁这个时候跑上来的吧。

“现在还是,接下来就不知道了。”我大喊道。

说不定我会在他把门打开的那一刻就呼呼大睡了,管他的,反正我有没有在睡觉他都会进来,不是吗?

他推开门走进来,看到我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无奈地摇了摇头。

“妳哥要我上来跟妳说妳今天的工资按照翘班的时间来推算扣掉。”他看着我煞有其事地说。

哦……诶?

“开什么玩笑!”我弹了起来,转过头怒瞪着他,说:“明明是他把我逼走现在还要扣我工资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冷静一点。”他见我反应那么大,突然间就笑了起来,说:“那一段我瞎编的。”

“你……”

可恶,竟然骗我!

“人还很精神,可以进行下一步了。”他停下笑声,清一清嗓子以后说:“接下来,妳觉得应该怎么做?”

就算这么问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啊……话说回来,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去问哥哥的吗?怎么会跑过来问我啊?

“你问错人了。”我无奈地说。

知道了喇叭的卖家是谁那又怎样?就和回来之前嘉盛所说的一样,那人不一定是凶手,有人在货品出厂之前动手脚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掉。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就真的是大海捞针了啊……

这里的店家很少会直接向生产商订货的,大多都是经过批发公司取得货品。如果那家店也是这样子经营的话我们不就得查到批发商那里然后再慢慢找到生产商吗?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请死者安息、请凶手就此作罢,然后让这案子直接结案、列入悬案列表以内,之后就交给下一代神探解决此案。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然而,我的正义感不允许我这么做。

没办法,谁叫我天生就是个正义感极其强大的人呢?

“妳哥出门了,说是去接老师。”嘉盛无奈地说:“离开之前说给妳做主——”

“把门锁上然后一起去吃冰淇淋以后再从长计议!”我打断嘉盛的话大声说道。

难得让我做主,当然是要按照我的意思去做的啊!老老实实、脚踏实地地工作有什么乐趣啊?既然我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接下来应该干嘛,那就应该边吃边想不是吗?就是嘛!

“他还附加了一句,如果妳乱来的话就无视他之前所说的话。”他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早就看穿了我到底在想什么:“所以,应该怎么样?”

混蛋。

明知道我在想什么了还要引我进圈套,一开始别说让我做主就好了啊。

“不知道。”我摊开双手,无奈地摇着头说:“肚子饿的时候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回来之前不是才吃过——”

“是没听过甜品——”

“甜品装在另一个胃,这我知道。”嘉盛不耐烦地把我想说的话接了下去,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先把要事处理好才带妳去,好吗?”

管他的,有得吃就好。

“先去那家店看一看,然后问一问附近的商家吧!”

“妳这不是知道应该怎么做吗……”

“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