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事件1:特攻队集结 - 5.夸张好比连续剧

爱钻脑洞的少年≪都市冒险特攻队≫  - 发布于2018-02-02 12:37:29am

灵异·鬼怪


“什么真相?”该不会是说什么孩子你不是我亲生的,你的亲生父母另有其人之类的肥皂剧剧情吧?

别闹了!

“丹尼尔,其实你的爸妈并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你的亲生父母另有其人。我不知道你的亲生父亲是谁,但是我知道你的亲生母亲的身份。他就是巫力魔法部落的魔法师,杰妮芙。”

怎么可能?肥皂剧才会上演的剧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不相信,说什么我都是不会相信的。

是愚人节吗?可是距离愚人节还有几个月的时间,现在捉弄我有点不太现实。我捏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脸上的疼痛感顿时传递到我大脑。

好痛!这居然不是梦!

我顿时沉浸在自己复杂身世的悲伤当中无法自拔,直到白大褂无情地说:“小子,别给我装哭。哭得这么悲伤,你难道是戏剧社的?”

“不,我是推理学会的。”我是说真的,中学的时候我的课外活动选的是推理学会。至于这背后的原因,说起来有些复杂,有机会的话我再好好说。

“谁管你是戏剧社还是推理学会的?我告诉你,别在这个时候给我哭。我话还没说完呢!要哭的话,你也等我把话说完再哭也不迟。”

“白大褂,这孩子才刚得知自己的身世。难过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你就别这么绝情了好吗?”叔叔上前为我的言行举止辩解,却遭到白大褂的无情白眼以对。

“丹尼尔,你还记得你昏迷不醒的时候,都看见了什么吗?”

这时的我情绪已经没那么激动,慢慢开始接受自己的复杂身世。我就不信,我的身世能复杂得过电视剧所上演的。不过白大褂接下来所说的还是让我为之惊艳,这下我的故事要是拿来拍成电影、电视剧还是写成小说都好,应该都是达到票房新高、卖书卖到手软的程度的。

当然,这还没包括接下来我所参与的冒险事迹,在这我就不多说了。

“我看见我爸妈在我生下来之后站了起来,这个画面好像有点不对劲。这是不是跟我叔叔告诉我的身世有关?生我的并不是我妈,是我的亲生母亲对吗?”

这时,白大褂和叔叔同时点头。“然后,我看见我妈妈和一名陌生女子在对话,不久后他们便开始争吵……”于是,我把在梦境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白大褂。白大褂听完以后咳了一声,便诉说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实,在你们的世界当中,有开始自然就有结束的时候。这个世界的终点,我们称之为最后的审判。一般来说,最后的审判都不会提早降临,不过因为巫力魔法部落以前是守护人类的族群,所以一般最后的审判降临以前,部落往往会是首当其冲的一个族群。接着,最后的审判才分别轮流降临在六界当中。这六界当中分别是人界、神界、魔界、阿修罗界、妖界以及冥界。”

“不过,有传说指最后的审判其实是可以化解的。不过这化解最后的审判的方式有许多争议,也产生出许多版本。其中,最有可能的化解方式是在魔法师后裔的身上。一般来说,魔法师注定永远单身,除了是因为这是成为魔法师最基本的条件以外,还有一点就是六界领主担心魔法师的后裔所继承的能力将会超越其父母自身的能力,进而破坏六界的平衡,所以才会定下魔法师得永远保持单身这一项禁制。”

“所以,网络上传出三十岁以后,还是单身的人有机会成为魔法师这项传言是真的吗?”我随口问了一问。

“那个传言只对了一半,也不懂是谁不搞清楚事情真伪就胡乱上传这些谣言。这个三十岁的单身人士有机会成为魔法师的传言,最多只能套用在像你这样的魔法师后裔身上。普通人即使单身到死,也不可能有机会成为魔法师的。”我叔叔插嘴说道。

什么?我竟然是魔法师的后裔?那么刚才在梦里,我妈和小萍阿姨提到的那个小男孩难道指的是……

我吗?

“没错,你妈和那个陌生女子说的人就是你。”白大褂说道。

“那为什么小萍阿姨会要我妈带着我回到部落?不是说魔法师只能永远单身吗?那么选出魔法师来担任部落的领导人,应该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才对吧?”

“这个问题,你得问你叔叔。你叔叔去过魔法部落,只有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白大褂,你怎么什么事情都推到我身上?不过也对,我的确是去过魔法部落。当时魔法部落正好在竞选魔法能力最强的部落人来担任魔法师。你妈妈……你的亲生母亲打败了所有人成为了新一任的魔法师。按部落的规矩来说,这的确跟你无关。我个人认为小萍想要带你们母子回到部落,是为了抵抗在部落发生的最后的审判。魔法师在部落谁都可以来担任,不过现在有机会反抗最后的审判的人,眼下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没错,你还记得你妈念出来的那四句预言吗?只有魔法师的后裔离开部落,然后闯入生死关,取得返回部落的资格,才能够有效抵抗即将发生的最后的审判。你说说看,这个人不是你还有谁?”

“可是,我并不想成为那个所谓的魔法师的后裔,我只想成为一名普通人。”

我想和美思一起谈恋爱,然后结婚生子,不过打从我发现美思在外背着我和我的朋友偷情以后,这种想法顿时成为一种奢望。

没想到,白大褂听到我说出这么没有志气的话以后,顿时大为愤怒。“丹尼尔,你以为你现在有得选吗?阿特拉斯,你告诉他他亲生母亲生下他以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叔叔面对白大褂的威胁以及我的好奇心,他的脸顿时变得阴郁。“白大褂,孩子已经承受太多了。再说这些,对丹尼尔又有什么用?”

“叔叔,白大褂他到底在说什么?我的亲生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白大褂和我的逼问,叔叔别无他法,只好选择将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丹尼尔,你还记得在梦境当中,你出世时被父母抱住的画面吗?你亲生母亲把你生下来以后,当天正是部落降临最后的审判的时候。你亲生母亲为了救你,让你妈带着你离开部落。她自己则是和部落里的其他人一起被困在火海当中。虽然在这之后,部落里的人成功救下你亲生母亲,但是你妈却一直昏迷不醒。部落里的人虽然魔法高超,但是他们在部落却无法医治你昏迷不醒的亲生母亲。于是,他们把她带到人界的一家位置比较隐秘的医院。”

我听完以后,虽然内心并没有比刚才得知自己身世来得激动,但在听完叔叔说的那一番话以后,我还是忍不住留下两行眼泪。

“丹尼尔,在巫力魔法部落发生最后的审判的时候,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亲生母亲和其他魔法高超、有资格成为下一任魔法师的部落居民住家都被雷电劈中,发生了一场魔法部落当中最为严重的大火。其他人要么就被雷电劈死了、要么就被大火烧死了,只有你妈到现在还在昏迷不醒。听你叔叔说,魔法部落现在还在处于混乱的状态当中。曾经,魔法部落在那场大火之后依旧试图推选魔法师带领部落,但是那些候选人要不都死了、要不就变得疯疯癫癫的。最后部落心灰意冷下召集部落的几个精英,组成一个管理小组处理部落的事。”

“我可以告诉你,部落发生的最后的审判很明显就冲着你和其他有能力担任魔法师的人,让魔法部落不再对人类伸出援手。在部落成立管理小组以后,最后的审判虽然依旧发生,但是至少部落里的领导再也没有任何伤亡。你以为你现在在人界很安全吗?如果有一天,最后的审判突然降临人界,你觉得你还能够全身而退吗?你可是魔法师的后裔啊!当最后的审判来临之际,别说人类,就连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既然天要你亡,为何你不全力做出反抗?我知道你没这么伟大,但是至少为了你身边的人、甚至你自己都好,去反抗、去争取一线生机都好啊!”

“我把话说到这里,你自己好好想想,究竟应该怎么做。”白大褂说完便气呼呼地走到一旁,给了我一些思考的空间。

白大褂是对的,打从最后的审判降临魔法部落那一刻开始,那几道雷电针对的不仅仅是能够成为魔法师的候选人,还有能够化解最后的审判的魔法师后裔,也就是我本人。太阳神的预言早已证明末日审判降临,连我都要逃离,因为它针对的人其中一个就是我。如果我还活着,最后的审判就还有一丝化解的可能性。

我如果当一名普通人,即使末日审判降临,我也依旧逃不过被灰飞烟灭的下场,还有可能会连累其他人,并且伤及无辜。不过,如果我愿意站起来反抗,并且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么不仅仅是我,其他人甚至是六界都有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只不过,即使我愿意,按我又应该从哪里开始做起呢?

“怎么样?小子,想通了没?你最终的决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