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序章 - 序章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2 1:22:49am

其他·同人


2012年7月16日

雜草叢生的荒地,是平時無人會經過的地方,未完工就被廢棄的建築物一棟又一棟,長滿青苔和各種攀附植物。原本應該是灰白的混凝牆壁染上了青黑色,彷彿是在述說著陰森和可怖,這裡同時又是無業遊民與偷渡者的好住所。

偏僻的建築棄地被一層又一層的黃色封鎖線隔離。各個電視台的加長型車輛停在附近,照明燈被架起,接近夜晚時分的昏暗天色被人工燈照得通亮。

閃光燈不停閃爍,拿著話筒或錄音設備的男人與女人們的聲音混合在一起,分不清他們在說什麼,聽者卻能明顯地感覺到心煩。

一個身著黑白色系搭配的中年女性拉開封鎖線,貓身進入現場,身手矯健得看不出已經上了年紀。刺鼻的味道撲面而來,她皺了皺眉,然後開始打量起現場。

很快的,有個身穿員警制服、身材微胖的男人迎了上來。他身邊還跟著一個邋遢的青年。

「姚檢,死者為女性,約二十三、四歲左右,無證件可確定身份。然后這位是報案人。」男人說,「是個偷渡客,要上報移民局嗎?」

姚翊點點頭,接過對方遞過來的口罩和手套,「洛易斯,和那邊的人溝通一下。」

「是。」

她遠遠的,就看見比她早到現場的青年蹲在地上,抓著一個便利店的紙袋嘔吐。

姚翊很是無奈地看著仍在乾嘔的同僚,伸手拍拍對方的肩膀,「祿檢,還好嗎?」

名為祿明風的青年近來以優秀成績畢業,是她的接班人,倍受關注,面對人生第一個工作居然是這種反應 ,真是搞笑!

往後要見到的屍體可能會比現下的還要淒慘、可憐。

祿明風鐵青著臉表示自己無礙之後,兩人踏入室內,走向可以往上至最高的樓梯。

屍臭和各種各樣無法理清的味道參雜在一起,就算戴著口罩也沒辦法完全隔絕那種味道,在現場維持秩序的警方無奈地只能默默忍受著,所有人的面色都很難看。

這棟建築物有四層,而他們的目的地是這裡的第三層樓。

他們到達的時候,就看見早到的鑒識人員和法醫已經開始工作。

躺在滿是灰塵的地上的死者是一位女性,她被黑布蒙住了臉,布上面剪了兩個洞,分別是在口和鼻的位置,是為了讓女性能夠呼吸。女性的脖子有非常明显的手印,而她胸前的身體特徵已經被割去,被故意擺放在已死女性的頭部的左右兩側。血肉模糊的兩個圓洞上已經有了小小的蛆,正在肌肉中翻動。也有不少螞蟻爬在屍體上。

死者下體的周圍則是乾掉的黑血和發出臭味的一地排泄物。死白的肌膚上有各種各樣的傷口,擦傷或绳子的勒痕,腹部還留有白色的液體。

但是根據現場的鑒識人員查證,那個液体其實只是牛奶,也難怪會引來那麼多螞蟻。雖然如此,不過在死者身上還是驗到少量的精液。

時間已經是晚上了,蚊蟲的數量多了起來,圍繞在屍體周圍,對牠們來說,那是最好的食物和繁殖的溫床。

祿明風緊皺著眉頭,捂著嘴,隱忍想要嘔吐的衝動。他別開視線,不忍心去看那具屍體。

反之,經驗豐富的姚翊無感地蹲下,近身去觀察屍體,「尹法醫,如何?」

被點名的法醫斜眼看了女檢察官一眼。

「應該是窒息身亡。」法醫指了指死者脖子上的傷痕,略低啞的聲音隔著口罩傳出來,聽著很舒服的聲音透著淡淡的憂傷與不忍。這具屍體的狀態實在太……居然被這樣對待。青年用手背推了下眼睛,繼續說下去,「下手的是位男性,不過詳細死因要解剖才知道。另外根據初驗,死亡時間大概是……」他看了眼手錶上顯示的時間:七點零五分。

以今天的天氣和濕度,再加上這裡的情況,蛆蟲只需要八個小時就能孵化,但也可能有例外的情況。

考慮了屍斑,屍僵以及蛆蟲的活躍度和其他種種因素。

「以七點零五分往前推算,十個小時前……死亡時間為上午九至十點之間?或更早。」

「等下,死者不是被虐死的?」姚翊打斷法醫的解說。不管怎麼看,這具屍體的外傷很嚴重,可是尹皓宇卻只字不提,「這些外傷……」

「說是虐死也不錯。」尹皓宇揭開包裹死者頭部的黑布,看著年輕女孩的臉不禁皺了皺眉。那張死白的面孔上留著死亡那瞬間的驚恐,她的嘴唇青紫,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地張著,血絲布滿了白眼球,驚愕的面孔彷彿還在感受最後的痛苦。

他嘆了一口氣,起身讓開位置好讓一邊的人處理屍體。接著他對著兩位檢察官說,「死者的阴部有撕裂伤,生前大概有被性侵过,那過程中应该有被毆打施虐,但那程度不足以致死。而死者身上的恐怖傷口,全都是死後加上去的。」

祿明風問,「是為了破壞屍體?」

「不知道,詳情必須等到解剖後……啊啾!」尹皓宇拉下口罩,本想呼吸一口新鮮空氣,一呼吸,灰塵和霉味以及屍臭味整個灌入鼻腔中,讓他難耐地打起噴嚏。

他這個人對氣味和環境變化很敏感,有時候他真的覺得自己選錯職業了,不過這也是他的優點吧……解剖的時候他就不會戴口罩,剛到現場的時候也不會戴,因為有些時候氣味是很重要的、能夠幫助判斷。

「總之,我會做好我負責的那部分了,接下來就是你們的工作。」尹皓宇邊打著噴嚏邊往外走,可沒走幾步,後面發出的巨響讓他不得不回頭。

包裹著屍體的黑色袋子重重地摔在地上。搬運屍體的兩位員警暗暗地罵了幾句三字經。

肇事的是一名女子,她的手還沒收回來。雖然戴著口罩但不難看出來那是名長相端莊清秀的女子,她站在一邊,琥珀色眼瞳圓瞪,彷彿看見了什麼可怕的景象。她身上的特殊服裝顯示她是一名鑒識人員。

「搞什麼……」尹皓宇皺了皺眉,上前去拍拍女子的肩膀,安慰道,「玫亞,沒事了。」

「舅舅……」名為玫亞的鑒識人員用嫌惡的眼神看著自己母親的弟弟,「你居然用摸過屍體的手套摸我……」

「……」

注意到這點小插曲的姚翊走了過來,提醒了幾句,然後她對臉色難看的祿明風說,「這裡交給我,你就負責外面吧,注意別被記者逮到。」

祿明風點點頭。

一踏出建築物,迎面吹來的微風將裡頭令人反胃、惡心的味道退去一些。徐徐的清風帶著草的香味,起到了寧神的作用。

人群全都集中在前面,祿明風繞到建築物的後面去。那裡沒有人工照明燈具,還好入夜後的月光還算亮,並不阻礙視覺。

就和前面所見到的一樣,後面也是一棟又一棟的棄樓,唯一不同的是,那裡有一口井。

很多公司建樓都會挖一口井,主要是為了方便將垃圾和廢物丟棄,通常在竣工後會拿來填掉,不過這裡沒完工就被廢棄掉了,所以井也保留了下來。

他踩著淤泥的地面,皮鞋有些下陷,不用看也知道髒了。

不舒服的感覺還是沒能減輕,他慢慢在井邊彎下身。

死者的死狀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甚至將他的回憶挑起。

往事一幕又一幕閃現在眼前。男人的聲音和女人的尖叫。淫笑聲、求饒聲……各種各樣的聲音像惡魔的低語一樣在他耳邊纏繞。

好想吐……

他下意識地往井里看——水很髒,上頭還浮有一些食物包裝袋和鋁罐還有不少垃圾,從裡頭甚至傳來腐臭的味道。

祿明風看得出神,吵鬧的聲音一瞬間變得很遠。他感覺自己從水中似乎看見了已逝家人的臉,於是他鬼使神差地將手伸入井里,「姐……」

然後,他的手忽然被抓住。

借著月光,祿明風看見一雙眼睛猛然在水中睜開,帶著淡淡的疑惑,隔著水望著他。

他當下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錯愕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快來人,這裡有幸存者!」

最先趕過來的是那個法醫,他似乎是在準備回程,於是才能夠在聽到他的叫喊後以最快的速度趕到。

兩人合力將人拉了出來。

那是個女人,渾身赤裸的女人。滿是污水的臉上是茫然的表情,身上也有不少淤青和傷痕,她緊緊抓住祿明風的手,一雙漂亮的褐色眼珠毫無感情起伏,像是在看著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事情一般。

不知道在井里多了多久,女人的體溫低得可怕。

「失溫。」尹皓宇馬上脫下自己的白袍,意識到不夠,朝呆愣住的員警吼,「快拿個毛巾什麼的過來,還有叫救護車!」

各種能夠起到保暖作用的布料裹住了冰冷到像是屍體一樣的活口。

毫無任何表情的女人沒有松開抓住的手,任由身邊的其他趕來的員警將她護著。

四周鬧哄哄的,就連記者都開始注意都這裡。

「救護車在外面了……」可是因為記者群,進不來。

洛易斯的話沒有說完。

不加多想,祿明風一把抱起了裹著得像個粽子的女人就往外跑,還不忘把那些衣物拉上一點遮住她的臉,以免被記者拍到。

把人送上救護車之後,他回頭想要叫姚翊陪同,那瞬間,他發現自己的手腕還被人緊緊的抓住。那只冰冷異常的手執拗地不肯放開,虛弱的手指使出了最大的勁,幾乎陷入他的皮膚裡面。

「妳……」

看不下去的尹皓宇在祿明風背後推了一把,「上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