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35、3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08 8:16:58pm

奇幻·玄幻


2-35

巷子中,所有人都擔心的看著外面,不清楚狀況的人如瑞斯,只會覺得他們在擔心該怎麼離開,但其實他們擔心的是還有幾步才能進來巷子中的厄臨,這群侍衛已經分成兩批,這一批是來保護厄臨他們的,另一批則裝做被波及的人打入戰圈,力求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掉這件事情,控制情況。

噹!斷掉的兵刃飛來,厄臨隨手搕飛後,不由的皺眉,他今天出門只是隨便抓一把劍,沒想到竟然抓到沒有開鋒的新劍,若是等一下打起來可不妙,難道要用匕首?想到這,厄臨一手不由的往腰部伸去,現在的情況也顧不得被發現自己會使用匕首了,以後再想辦法解釋吧!

咿呀!厄臨還沒碰到比首,ㄧ個聲音自後方傳來,原來是一扇窗戶打開了,這裏的窗戶並非現代那種有著滑槽的窗戶,也不是厄臨熟悉的宮中的那種類似門的雙開設計,而是一片木板往外推開後,再拿一跟木頭頂住的粗陋版本,這打開時外面的人若是沒注意到殺傷力可不小,厄臨停下來拿比首的動作恰恰讓他省下了晚上3個小時的推拿時間還有一瓶跌打損傷藥膏,正專心注意前方的他是不可能注意到後面有人開窗的。

而眾侍衛們則是嚇出了一身冷汗,之前被傲炎嚇出來的還沒乾呢,連忙快速的往前衝,撲向窗戶,但厄臨抬手阻止了他們,因為他看清從裡面探頭出來的人。

「快進來!別呆在外面,等一下那些人一定會越鬧越大,直到城衛軍來為止。」景于自窗戶探頭出來,他在窗戶偷窺,卻看到厄臨的背影,這才開窗的。

只見景于伸長手向厄臨,厄臨撇了一眼外面的街道,將手交給景于,被拉入屋中,眾侍衛大驚失色,今天第三波冷汗豋場,這樣要他們怎麼保護啦!厄臨殿下,不要鬧了阿!

進了屋子後,厄臨只來的及確認屋中沒有拿刀指著自己的人,就往外探出半個身子,瑞斯會意抱起傲炎讓厄臨接進屋中,厄臨再往外看一眼,景于讀出他眼中的猶豫,連忙給他一個可憐兮兮的表情,又看了一眼厄臨手邊的傲炎,厄臨最後還是賞了他一手,讓他可以順著爬進來,而後窗戶碰的一聲關上,留下來的侍衛們面面相覷,殿下!我們也要進去啦!

「你們!在這裡守衛,另一隊跟我來!」隊長「悲憤」的下令,率隊往戰團衝去,這群該死的、年輕氣盛的小鬼。

一牆之隔的屋中。厄臨、傲炎、瑞斯看著景于,厄臨視線掃過整個房間,除了內室以外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個很普通的平民居所,時常在外面遊蕩的厄臨已經看過很多次了,瑞斯倒是對此非常的好奇,他可從沒見過普通平民的居所,好奇的盯著看的毛病再次發作,直到厄臨發出的視線已經濃烈到無法忽略的程度,這才發現厄臨正在對他使眼色。

他立刻會意上前與景于攀談,卻仍舊只不住額上的汗水,厄臨剛才那一眼包含的可怕警告冷冽到讓他無法忘懷,外面還在打自己的毛病就又犯了,真的是小命太長了啦!

2-36

「您好,我是傲……」才說到這,瑞斯就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腳,厄臨踩的。「公子的侍讀。」瑞斯苦笑,謹慎的選擇字彙,看來傲炎殿下的名字是關鍵避免,接下來要好好的選字,誰叫厄臨殿下的腳尖還停留在自己的腳板上?「請問閣下是哪位?」

「景于‧布特拉。」光聽瑞斯這樣說就知道這又是一個非富即貴的人,而且連侍讀也穿的起這麼高級的衣服,這兩個小孩到底是什麼身分?雖然好奇,但是景于是很懂規矩的人,深知小命要顧這個基本道理,明智的轉移話題。

景于再次走到窗旁,推開一絲小小的縫隙,出乎意料的看見外面還是有很多人,嘟噥著:「巷子那些人是怎樣?看到這情況還不知道要跑,不會是別的地方來的人吧。」正說著,突然一個人轉頭發現他,對他友善的露齒一笑,換來的卻是景于二話不說碰的關窗,那侍衛不由的摸摸自己的臉,很正常啊!沒有少零件,也沒有黃板牙,笑容也很自然沒有肌肉僵硬,怪了。

「景于!你們學校的是鬧夠了沒有,三天一小吵……」框噹一聲,自內室中走出的女人手中盤子落地,幸好是鐵製的盤子,沒打破,否則就要心疼好幾天了。「你們是誰?怎麼進來了?」女人厲聲喝問,聲音中有說不出的惶恐,所有人一起看向景于,就是他開門讓他們進來了,景于尷尬的搔搔頭。

「呃!阿姨,我看到他們躲在巷子很危險,所以就……」景于左看又看,就是不敢看向這位女性,也就是屋主大人。

「景于!你!」女人正想破口大罵景于,竟然隨便讓自己家進來陌生人,但當著這幾個小孩子的面,尤其是看到傲炎緊緊的抓著厄臨的衣服不放,聲音不由和緩下來,最後竟然只哼了哼表示極度不滿,然後就進房間去煮飯了。

「呼!」景于擦擦額上不存在的汗水。「阿姨人很好,就是罵人的時候很可怕。」走到門口窺視,外頭戰況激烈,不停的有新「燃料」加入其中,厄臨、傲炎兩人的護衛加入其中也只是杯水車薪,他們是很厲害沒錯,但是怎麼看也知道這些人跟他們沒有關係,既然他們這麼厲害,那就繞著走就是了,而侍衛們人數也少,也沒辦法做到制止全部的爭鬥的效果,場上就出現奇怪的現象,明明打的很激烈,但是所有人都避開他們的範圍,形成奇怪的真空。

「你在這裡做什麼?」直到現在景于還是不知道厄臨不能說話,所以一閑下來,景于就抓住重點問,這位貴人沒事來這種地方做什麼?溜護衛?

「呃!大公子帶我們出來……逛街。」瑞斯尷尬的說。

「逛街!」景于雙眼立刻突出,但很快的又回到原樣,整個人顯得有些頹然,他在思考該怎麼說才能讓厄臨明白,但實際上在他心中只想指著厄臨的鼻子大吼:逛什麼街啊!你們要什麼說ㄧ下就有僕人幫你們買到手,沒事在這裡亂逛,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整條街都要跟著你們倒楣你們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