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XVI - LXXXV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8-02-04 3:20:24pm

其他·同人


无功而返……

不管怎么样,已经找过了的地方是不会出现新线索的。第一次过来的时候已经和灵珑把这里翻了过来再翻回去,什么也没有,第二次过来就不太可能发现什么了。

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我和乐寅两人还是认真地再找了一遍。床上床下、枕头套里、衣橱的上下左右前后甚至连电脑里的所有文件夹都找了一遍,就只是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文件罢了,除了这个文件以外就没找到什么了。或许只是我们看露眼了,也或许是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如果可以选的话,但愿是前者。

结束搜查以前乐寅提议将那奇怪的文件拷贝一份,说是说不定事务所里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文件。反正也没什么办法了,也只能这么做了啊,所以我就让他拷贝了一份,如果事后知道这包含了死者的隐私的话再删除掉。

“话说回来,妳们第一次过来房间就一直是这样的吗?”

我和乐寅两人坐在宿舍门口那里,思考着到底我们漏了哪里没找。但他问的这一个问题让我开始转换思考方式。

‘房间真的看起来是一样的吗?’

好问题,但我不知道啊……

所有东西看起来都好像就属于那里一样,完全没有异样啊……

“忘,忘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啦。”乐寅不知怎的慌了起来:“只是感觉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所以才问的。”

少了什么吗……

我闭上眼,努力地回想着前几天过来这里的时候所看到的情景、所感觉到的东西……感觉……就是感觉!

这一次我待在那房间里的时间比起上一次久,却没有感觉到有晕眩或者头痛的感觉,这肯定是少了什么东西没错!但少的到底是什么?仅靠这两个症状是不足以找出房间内到底少了什么的。

“嘶……那书桌上会不会少了太多东西啊?”乐寅苦恼地说:“这么大的书桌只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浪费啊。”

书桌……电脑……

“喇叭不见了。”

我站了起来,丢下乐寅往里头走去。

这一间屋子有十二间卧室,我每一间都敲过却没有人应门,该不会这么巧全都出门了吧?

“娜资,妳干嘛啊?”

乐寅看着我好像个疯子一样疯狂的敲着所有房间的房门,完全不知道我到底想要干嘛。

“喇叭不见了肯定是有人搬走的。”我解释道:“想要进来这里的话就必须要有人帮忙开门,这里的住户自然会看到是谁搬走的。这段时间会来搬走喇叭的肯定和凶手有关,要说是处理遗物的话是不可能的,因为笔记本电脑还留在那里。要说是警察过来的话也不太可能,他们带走任何物品之前肯定会通知先生。只要——”

“好,好,冷静下来。”乐寅打断我的话,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刚才会很激动吗?或许吧,但这是在我们接下案子已来第一次找到与凶手直接有关联的线索,这之前还让灵珑受苦了,能不激动吗?

……

怎么听起来好像是我在替我自己过度激动的情绪找借口一样啊?

咳咳。

“总之,一定要在今天找到这里的人,不然的话他们可能就这样忘了。”

“是是……”乐寅苦笑着说:“不过我们进来以前那位大姐姐不是说房子里没人,要我们顺便帮忙看家吗?”

……

忘了……

我怎么会忘了这种事情啊?还像个疯子一样在敲门……好丢人……

“呃……妳怎么了吗?”乐寅指着我疑惑地问:“脸那么红,不舒服啊?”

“没,没事!”

“没事就好……”

我突然喊了起来把乐寅吓着了,但……但这算是掩盖自己的尴尬的一种方法,对吧?

“先坐下来喝点水冷静一下。”乐寅从旁边拉来一张椅子,然后硬是把我压在了椅子上:“休息一下,等有人回来了以后才继续工作。”

“啊,哦……”

突然间就被压在椅子上,乐寅还把水壶递了过来我这里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才好,所以只好照做。接过水壶,灌了一些水进肚子里的时候才察觉到自己的喉咙有点干,把水咽下肚的时候会有种刺痛的感觉,大概是最近少喝水的关系吧。不过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我,我是说就这样坐在这里,真的没关系吗?少喝水又不是什么大事,之后多喝一点就行了,但工作这种事情真的不能拖啊……

凶手还逍遥法外,如果我们晚了一步、又有人遇害的话应该怎么办才好?这和我第一次办的案子有点相似,只不过这一次线索少了很多……亦或是我们真的看漏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们应该趁着这个时候再找一遍,真的找不到了的话就应该是在其它地方了。毕竟遇害的并不止一个,有一个年纪和我们相仿的中学生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中学生那里是让依和班长过去了,所以距离应该不会太远但中年男子那里就没办……有办法。

“乐寅。”我抬起头,看着站在我身后的他。

“嗯?”听见我在叫他,他低头回应了一声。

“能帮我跟班长问一问那中年男子的家怎么走。”

应该会答应下来……的吧?

“他应该不会知道的吧……”

“那一天是他跟着先生去的,他肯定会知道。”

“就算是这样,问到了妳又要怎样?自己一个人跑去那里?”乐寅板着脸说:“没忘了昨天发生的事吧?”

我没有回应。

我这么问,摆明就是想要过去看一看,不管怎么狡辩都没用。而且我也不是很擅长说谎,待会儿支支吾吾的什么都说不出来更加可疑,如果他原本只是在开玩笑而已的话那就会让他确信我会这么做。

“不说话我就当妳默认了啊。”

他没有在开玩笑……

“可是——”

“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怎么办?”他说:“而且,江先生亲自找过的地方应该不会有漏掉的地方的吧?”

“他是昨天去的,距离今天已经隔了二十四小时——”

“就算如此,也不能让妳一个人去。”

还是得自己去问吗……

小依的话肯定是没办法的。并不是说她没办法从班长那里问到什么情报,她想要的话其实不管是什么都问得到的。只不过她个性憨直,容易说漏嘴。

等等。

说她个性憨直好像不太合适,她有的时候也会耍一耍心机的,但也只是因为她好玩才会这样。

“看妳这表情,又没说不帮妳问。”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不过我有个条件。”

诶?

啊,确实,他没说不帮我问。但也没说让我去啊,所以这是问来心酸的吗?

“哇,从一脸苦恼的样子变成鄙视众人的样子也只需要一句话而已啊……”他苦笑着说:“我是说不能让妳一个人去,又不是说不让妳去。”

所以……

“有什么条件?”我问。

虽然想要说‘什么条件都答应’,但那实在是太不切实际了。通常这么说的人到最后肯定会推掉那一个条件的。就算之前就已经说好什么都答应,但到最后那条件肯定是会在某种程度上侵犯到自己的利益而违背承诺。

当然,我并不是在害怕这一点。仔细想来,我也没什么不能失去的东西……除了我房间内的所有物品!

我比较担心的是把乐寅提出的条件答应下来以后却发现自己做不到。真是如此的话他肯定会很失望的……

“很简单,让我跟过去就行。”乐寅笑着说:“简单吧?”

……

“你也觉得那里还有线索的啊,为什么一开始要推翻我的理论?” 我皱着眉头看着他问道。

他一开始就觉得那个地方可能还有什么东西漏了的,却还想以‘先生找过了所以不会有什么漏掉的东西’为由来说服我不让我去。我知道,他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危才不让我过去的但如果觉得那里还有什么的话早说一起去不就好了吗?

“呃……我没这么说过。”乐寅困惑地说。

“那为什么你要跟去?”

“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啊,就怕妳出了什么事所以才跟的。”

“那为什么一开始不这么说?还找了一大堆借口硬是要我打消那念头,你是想要自己一个人过去吗?你自己一个人过去就不危险吗?”

我一连问了这么多问题他却连一个答案都想不出,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真的只是不想要我自己一个人过去吗?还是有什么其它理由呢?如果是后者的话,为什么他会想要特意隐瞒呢?

可惜,他刚想要开口说出答案的时候被开门声打断了,然后我们两人同时往门口望去。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一男一女的大学生,看他们手牵手,大概是情侣吧。

“门没锁……也是啦,也没把钥匙给他们怎么可能锁得了——”女学生边推开门边说道。转过头来看到我们的时候瞬间就露出了讶异的表情,说:“你们还真的留下来帮我看家啊……我只是开一开玩笑而已……”

“就想说就这样回去没锁门不太好就留下来了。”乐寅说:“反正我们也有事情想要找妳。”

“也是啦,最近听说有人一直在附近徘徊所以没锁门的话可能会进贼。”女学生苦笑着说:“所以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正确来说。”乐寅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是她找妳有事。”

诶?

我抬起头看着乐寅。

“看着我干嘛?”乐寅问:“事实就是如此啊。”

是,是这样没错……

听乐寅这么说,女学生把视线从乐寅身上移到了我这里。

“那,那个……有一些问题想要问妳……”

虽然是有干过这门差事但还是有点紧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