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章 - 侦探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9:55:16pm

其他·同人


願水落於紅蓮,盼晨星仍可見。

2016年9月19日

「啊,是你啊。」林奕堯撥了一下頭髮,藏在眼鏡底下的眼睛帶著濃濃的防備和不信任,她還下意識地抓了抓斜肩包,「另外那個矮冬瓜嘞?」

辛月聞言一愣。矮冬瓜?

朝日嗎?

他不禁失笑。如果被朝日聽到有人這麼說他,恐怕又要發難了吧!

「朝日這種時候還沒放工噢。」辛月頓了會兒,習慣性地勾起嘴角,完美的笑容在他臉上綻放,「不知道林小姐將上次的事情考慮得怎麼樣了?」

這是時隔近一個星期的邂逅,也是兩人第二次相遇。

上次在分手之前,辛月毛遂自薦地提議幫忙,卻被對方毫不猶豫地拒絕,他勸對方別把話說得太早,好好考慮一下。

而且最近才通過莫雨的幫助得到可以進去檔案室的機會,也順勢和當時有涉及的法醫和鑒識人員有了一次交談,收穫可不小。

屍體的情況,現場當時的狀況……他想他比林奕堯清楚得多。

「免了。」林奕堯攤手,「我憑什麼相信你這種來路不明的人?」

「好吧,女孩子的確是應該警戒一點的。」辛月不勉強,「不過林小姐是打算去偵探社嗎?」

林奕堯頓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其實不難猜,因為林奕堯說過她想找偵探幫忙,而且從剛開始她就一直很在意自己的包包,裡面大概是裝了數額不小的錢。

嘛,她也有可能是賺了錢正準備回家。不過這個可能性不高,畢竟現代人存錢都是存在銀行裡,那樣會很保險,沒人會想要把錢放家裡或者隨身攜帶,萬一進賊還是被搶的話可是不能索賠的。

何況林奕堯雖然舉止表現得粗暴,像沒大腦的太妹,但她應該是屬於心思細膩的那種人。

這種人通常都不會甘願吃虧,也難怪上次被碰瓷的時候林奕堯的反應會那麼大。

啊,還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她其實是要去銀行存錢,可是這種時間銀行應該已經關門了……雖然還有機器可以操作。

不過看她的表情,辛月就知道自己說中了。

「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和你一起去吧。」辛月提議道,「女孩子一個人很不安全。」

林奕堯別過臉,「隨便你。」

「我記得應該就在附近。」他有和幾個認識的人打聽過那家偵探社。

「你真的有去查?」

「嗯,要不要聽聽我的收穫?」辛月笑了笑。在對方懷疑的目光下說了自己目前掌握的所有線索,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毫無保留地全部告訴對方。

「哼,靠關係的果然不一樣。」林奕堯聽完之後思考了好一會兒,最後冷哼一聲,走開。但沒有不允許辛月一起行動。

辛月快步跟上女人。

說他靠關係這倒不假。

如果不是靠關係拿到資料,這件案子大概會和其他懸案一樣,一直沈睡,然後被人們遺忘。

「對了,林小姐你知道當時警方鎖定的嫌疑人有誰嗎?」這個問題玫亞和尹皓宇有回答過,但他想知道其他人是怎麼看待「抓不到犯人」這件事。

「說到這個我就來氣!」林奕堯忽地停下腳步,「警察到底幹什麼吃的啊!四年前說什麼DNA對不上,要不然就是說有不在場證明,結果一個人都抓不到!這怎麼可能啊!」

林奕堯的反應很真實,不像裝出來的。

辛月之前有一段時間待在國外,不過一直都有關注這裡的事情。四年不算久,但是他對這起姦殺案可是一點印象都沒有……

他突然很好奇,當年這件事情是怎麼被壓下來、沒被報上社會新聞的了。

他既沒有聽說過十二區警察失職,也沒有聽過十二區有發生過這應該會造成很大轟動的姦殺案。

「怎麼可能會有天衣無縫的犯罪、怎麼可能會有抓不到的犯人!」

不是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嗎?

「林小姐你先冷靜一點。」辛月安撫道。他覺得如果不快點安慰眼前這女人的話,她好像會跑去踢垃圾桶還是直接揪辛月的衣領開打什麼的。然後他趕快轉移話題,「林小姐來之前有為自己占卜過嗎?」辛月記得對方是占卜師來著。

他不信這些,就像他也不信鬼神之論。他只是覺得很有趣,因為他學生時代的時候一群女生也是在迷這些,瘋狂到教室里的燈都被玩壞過幾次,畢竟那時候為了製造氣氛他們都會重復地開關按鈕讓燈光閃爍。

聽見辛月的問句,林奕堯的臉色一下子就暗沈下來,沈默了半晌,才回答:「是倒吊人。」

那是什麼意思?

可惜,林奕堯沒有像上次那樣向辛月解釋。

所謂的偵探社坐落在市區一間不起眼的小店裡。

辛月之前打聽過這家偵探社的主人的名聲,挺正面的,似乎是個實力派,但是做事總是神神秘秘的。不過辛月自認沒有正面交談和相處過的對象,不能從傳言肯定對方的為人。

推開那扇貼了黑紙隔熱的玻璃門,一股奇怪的香味直接撲面而來,帶著空調的冷氣整個灌入鼻腔內。

那有點像是印度人用的香水,很嗆,會讓人眉頭一皺。不過倒也令人一瞬間提神不少。

一入門,第一個吸引住辛月目光的是一個佔據了一整面牆的布告欄,那上面貼著各種剪報和雜誌的博文,全都是這裡的主人的輝煌戰績,看來真的不是假偵探真騙子。

這裡的擺設也很簡單,一個辦公桌,一套沙發組,然後是向內的一扇門,大概是休息室還是日常處理事情的地方。

可是室內空無一人,但從那扇門內傳來鍋鏟敲擊的聲音。

辛月抬起手看了眼時間,下午五時十五分。

晚飯時間嗎?

這樣想著的時候,那扇門被打開了。

「啊啦,親愛的你回來了……啊,怎麼是你們!」原本聽著會覺得這人很溫柔賢淑的女聲在半秒之後發出刺耳的尖叫。

穿著很清涼的女孩身上圍著很人妻味的粉紅圍裙,手上拿著勺子,對兩位意料之外的訪客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林奕堯罵了句由第六個英文字母開頭的洋文髒話。

那女孩正是之前和林奕堯起衝突的人。

辛月的第一反應是:這女的是偵探的女兒。

但是仔細一想又不對,因為這女孩剛剛的確說了「親愛的」三個字,所以,她跟偵探的關係是——

情·人!

辛月的視線放回布告欄上,剪報中的主角是一個大概三、四十歲的青年,看起來開朗飛揚,給人感覺很真誠憨實,是那種很受人喜愛、會在菜市場被阿姨們調戲的類型。

幾乎同時,作為這裡唯一的入口的玻璃門被人拉開。

剪報中的那個青年就這樣踏進室內,他臉上的表情有些吃驚,但還是露出笑臉很歡迎他們。

青年很自然地坐上沙發,「小奇,上茶吧。」

女孩嘟著嘴,一臉的不甘願,但還是聽話地端出茶來。

辛月稍微品了一口,濃郁的茶香在嘴裡散開,甘甜退去之後他嘗到有點澀澀的味道。

他不會品茶,所以不懂這是好,還是不好。

經過介紹,兩人才知道青年名叫殷臨央,從事這個工作十年,而那女孩是羅文奇,兩人目前交往和同居中。

辛月和林奕堯雖然沒有協定,但兩人都有默契地閉口不提之前那不愉快的事情。

聽過林奕堯說明了自己的目的後,殷臨央皺起了眉頭,陷入苦惱之中,「老實說,林小姐對這種案子不應該抱太多希望,畢竟時間隔了太久,關於線索,無論是現場還是資料都不可能找全……」

「我有錢,請你一定要幫忙。」林奕堯說的很真摯。她將包包打開,裡面有一大疊鈔票,全部都很新,應該是剛從銀行取出來的。

殷臨央看著那堆錢,眼神忽然變了。

辛月眯起眼,注意著對方細微的變化。殷臨央的那種眼神,是起了貪念的人有的那種眼神,像土匪強盜一樣的眼神。

看來這個殷臨央,或許並不是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

「這不是錢的問題。」殷臨央搖搖頭,雙手握在一起,「我覺得我大概沒有能力破解陳年舊案。」

林奕堯絕望似的坐在沙發上,眼神空洞地盯著自己擁有的錢。

沒有用……

什麼都……

殷臨央說:「非常抱歉。」

兩位友人的悲慘遭遇無人能夠為她們伸張,她們所遇到的不公平就只能這樣,任它由去?

她真的想要將真凶咬出來。

吳筱晨,她的朋友死得那麼可憐,她明明還那麼年輕,原本還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以享受她的人生,她有做錯什麼嗎?

為什麼老天爺要讓一個女孩子遭遇這樣的事情?

她真的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人能夠那樣對待另一個人?

為什麼人可以做到那樣?

甚至就連人死了都還不放過。

然而那個下手的人居然還逍遙法外!

她無法原諒這個世道。

為什麼受到傷害的總是無辜的人?

那些錢就像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一樣,刺眼得很。

有錢也做不了,沒錢也做不了。

她應該怎麼辦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