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章 - 无能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9:57:47pm

其他·同人


牆上價值不菲的掛鐘顯示現在是下午六點十二分。雕著類似藤蔓般紋路的分針向前移動了一格,時間前進了一分鐘。

接近尹家的晚餐時間。

尹皓宇一手拿鏟一手持平底鍋,將鍋內的食物倒進盤里。青綠色的蔬菜把象牙白的盤子襯得很有生氣。

掌廚人不自覺地露出淡得難以察覺的微笑,語氣溫柔的向身旁聞著香氣、只差滴口水的女孩說,「玫亞,幫我把菜端出去。」

「好的,舅舅。」玫亞溫潤的琥珀色雙眼裡的笑意多到快溢出來,她望向青年,小心翼翼地接過他遞來的盤裝炒青菜後,轉身走出廚房。

也只有在這種時候,在局里被稱作「魔鬼椒」的玫亞才會表現得像其他同齡女孩一樣。

當尹皓宇脫下圍裙、端起鍋子,正準備將湯鍋里的燉湯倒進碗里時,莫阡諾從外面進來,站在他身後,離得很近地看著對方動作。

「皓宇。」

他抬頭,正好和莫阡諾對上視線。拿著鍋子的手猛地一抖,整鍋東西就這樣倒進洗碗盆里,發出了不小的聲響。熱得剛剛好的湯灑在手上,一下子就燙紅了一大片肌膚。

「你嚇到我了。」他眨了眨眼,似乎還沒反應過來。

「你拿個東西都拿不穩嗎!」莫阡諾馬上打開水龍頭,抓著對方的手去淋水。眉頭皺得很緊,好像在自責,他說,「我沒有想要嚇你。」

「我知道。」尹皓宇看著透明的水流帶著湯汁流入排水孔。老實說他有點心疼他半個小時的結晶……

聽見聲響的玫亞急急忙忙地跑過來,「舅舅,沒事吧?」

「我沒事,稍微被燙了一下。」尹皓宇把手從莫阡諾的手掌中抽出來,他露出苦惱的表情,「抱歉玫亞,原本做了你最喜歡的湯……」

「沒關係,每天吃會覺得膩啊!」玫亞安慰道。

可是尹皓宇敏感地抓住最關鍵的一粒字,「膩?」

「沒有沒有!」看見自家舅舅臉上一瞬間閃現過的受傷表情,玫亞反應激烈地澄清,「只要是舅舅做的我都喜歡!」

「玫亞,你不用勉強……」雖然還是面無表情,但是尹皓宇心裡還是滿滿的失落感。

「完全不會勉強!」玫亞更加誇張地擺手,還畫了一個大叉,但是氣氛沒有因此而變得比較好,她尷尬地抓了抓頭,「舅、舅舅我先去飯桌等著開飯咯!」

在尹皓宇和玫亞說著話的時間,莫阡諾已經翻出藥箱,等玫亞離開後就開始幫忙處理燙傷,他從冰箱里取出冰塊敷在燙紅的手背上、然後將紗布浸濕再包在他手上。

冰冰涼涼的感覺傳到肌膚上,熾熱的感覺慢慢退散。

尹皓宇總覺得對方實在是太大驚小怪。只不過燙傷而已,稍微冷敷一下就夠了,不用那麼仔細,它自己就會好的,何況他並沒有傷得很嚴重。那鍋湯也不是特別熱,他煮到剛剛好、可以直接喝不會太燙的溫度。

對方這種行為大概也認為這不是嚴重的傷,不然尹皓宇覺得自己應該又會被對方押著去醫院。

自己去醫院的次數太勤,玫亞也會擔心。

他不想要任何人為自己操心。

而且每次都因為一點小事、動不動就出動藥箱,所以莫阡諾包扎的手法比自己這個當過醫生的人還要熟練。手背被乾淨的布擦乾後貼上了退熱貼,在繞了幾圈紗布之後,莫阡諾在上邊打了一個小小的蝴蝶結做固定。

他很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成品,唇角微微上揚成一個迷人的弧度,嘴邊漾起可愛的兩個酒窩。

看著對方莫名的笑容,尹皓宇不解地皺了皺眉,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這個認識超過三十年的友人。

隨後,他想起對方似乎是有話要和他說。

「阡諾,有事?」

莫阡諾挑了挑眉,笑容也跟著收斂起來,他問,「剛剛那個人是誰?」

他是指那個金髮的男人。

那個人的言行舉止都帶著非常讓人不爽的針對感,讓莫阡諾當下很想給人幾巴掌。

大概是因為自己經商的關係,所以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戴著嬉皮笑臉好像什麼都不在乎的面具但其實是內心裡很陰險的人。

在生意上遇到的這種人都想要把他拉下台來。

實在很難對這類人有好感。

……雖然他不是很肯定對方就是那種人。

尹皓宇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之後,他又道,「如果說,他能將真凶揪出來,那就太好了。」

他很期待辛月能把真凶咬出來。

尹皓宇已經做好了他自己的那部分,剩下的部分,就該由其他負責的人解決。

四年前的他選擇沈默,四年後的他亦然。

很多事情,他就只能站在線外面看著。他沒有能力踏進圈里,所以只能盡力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沒有辦法的吧。」莫阡諾冷笑了聲,「就算真的瞭解了所有事的原委又怎麼樣,證據不足,他能拿真凶怎麼辦呢?」

他在生意場上早就見識過那些噁心的人的手段。

有錢、有權、鑽法律漏洞、裝出來的可憐和無辜……

「最後還不是會被無罪釋放什麼的。」

這年頭的檢警真的不好當……不,換句話說,其實也很好當。

所以貪污腐敗的事情才會層出不窮。

真搞笑。

打擊犯罪?正義的夥伴?

呵。莫阡諾下意識地嗤笑。那些都是說一套做一套的小人。

「儘管如此,我還是相信所謂的因果報應。」尹皓宇低下頭,看著被白紗裹住的手,已經感覺不到明顯的炙痛了,「他們始終得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應該的代價。」

就算不是即刻接受報應。

但終有一天,他們一定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天真。」莫阡諾有點無奈,他拍拍人的頭,手勁很輕,像是在對待自己心愛的玩偶一樣。接著,他扯開話題,「不過你手藝不錯,我今天就在你家蹭飯了。」

「你快回家,你妻子還在等你,而且我這裡沒有多餘的飯菜……」他都煮剛剛好的份兒,還把湯給倒了。

莫阡諾和他的妻子雖然是家族聯姻的關係,但再怎麼說也是對方名正言順、明媒正娶的老婆,怎麼可以把人晾在一邊。

可是作為當事人的莫阡諾完全沒有這麼想……

「有什麼關係,我就吃你不能吃的,以你那種食量跟挑食的程度,我覺得自己可以飽餐一頓。」莫阡諾笑得特別欠扁,「還有,你現在用的,甚至身上穿的,全都是我的。」

言下之意就是:老子就是大爺,你沒有權利拒絕。

在尹皓宇把盤子丟過來之前,莫阡諾先離開廚房,順便帶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