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六章 - 幸存者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10:04:02pm

其他·同人


連續四天,被摸遍了全身,被侵犯了。

沒有人來救她們。

她被蒙住眼睛,無論怎麼叫喊抵抗都是徒勞。

掙扎得太過,她總是很快就沒有力氣了、餓了、累了。

比起自己,那位友人受到的傷害更深,她清醒著的時候有八成的時間都聽得見友人那種絕望的聲音。

有時候是尖銳的咆哮,有時候是無力的呻吟……

每一天的時間好像都被拉長了一樣。

她在那裡感覺不到時間流動,而且有種酷刑永遠不會結束的錯覺。

被蒙上了眼睛,分不出白天還是夜晚。施暴的男人用了變聲器,奇怪惡心的電子嗓音讓她恐懼。

她尖叫著,連聲音都喊啞了。

然后粗糙的手摸著她的皮膚……

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

為什麼是她們?

為什麼是她們?

她在寒冷中睜開眼睛,眼眶濕濕的。

身邊沒有平時該有的溫暖,像泡在冷水里一樣……像四年前她所感受到的一樣。

「可欣……」

女人的聲音在身邊響起,顫抖的聲音喚著她的名字。

「出去……」劉可欣尖叫了一聲,狠狠地推開過去的友人,把醫院的白枕頭和被單全部踢開,「我說出去!」

林奕堯被一推倒退了幾步,「可欣,你冷靜一點,我是林奕堯啊!」

「走開!」劉可欣尖叫著,「你是叛徒!為什麼只有你沒事!一定是你!你是壞人!你是叛徒!去死啊!」

詛咒一般的惡毒話語伴隨著瘋狂的嘶吼聲響遍這個原本安靜的空間。

「怎麼可以只有你一個人沒事!」

怎麼可以只有林奕堯一個人沒事?

她們不是好姐妹嗎?

不是說好了會永遠在一起嗎?

劉可欣勾了勾嘴角。

不是說了要同甘共苦嗎?

那麼為什麼只有林奕堯一個人沒事?

怎麼可以只有你一個人沒事!

劉可欣想要下床,可是一個踉蹌直接跌倒在地上,連帶著拉倒掛著點滴瓶的支柱,發出不小的聲響。

聽見聲響的祿明風闖入房間,驚訝地看著女人像被觸犯了一樣的反應,「可欣!」他衝前去,想要扶起對方。

劉可欣像受到驚嚇的孩子一樣撒嬌似地在對方接近的時候伸手馬上懷抱住祿明風,「明風先生,我不想見任何人!」

祿明風的心情已經不是用詫異就能形容的了,他很混亂。林奕堯不是劉可欣的摯友嗎?為何劉可欣如此拒絕林奕堯的存在?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可欣……」

「我現在不想見除了明風先生以外的任何人!」

他有點抱歉地看向林奕堯,示意對方先離開。

門被關上。

室內只剩下兩個人。

他擁著劉可欣,能夠明顯感受到對方在顫抖,「可欣,已經沒事了。」

不對。

「已經沒事了。」

不對。

說得再多也好,心靈上的創傷永遠都不可能痊癒。

美麗的語言,連安慰的效果都沒有。

他知道得很清楚。

他們無法從名為「過去」的桎梏中掙脫出來。

再過十年、再過二十年……那些事情還是會一直跟隨著被害者,像洗不掉的污點、像個烙痕,要是真想要把那些事情清除掉,就只能動手把它挖掉。

將它挖出來,然後丟掉。

那麼做的話,也許就真的能得到真正的解脫了吧?

相對的,他們又得承受多麼大的痛苦呢?

「不會再發生任何可怕的事情了。」

這些只不過是好聽的話罷了。

因為他經歷過,所以他很清楚。

「不會有事的了。」

這些只不過是漂亮話而已。

眼睜睜看著家人被侵犯的時候,他……最後還是原諒了對方。

很可憐啊。

他,很可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