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一章 - 继续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10:27:43pm

其他·同人


陰陽兩相隔,悼歌戛然而止。思思念念望望,那人已逝。

2016年10月09日

「知道頭七嗎?」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人死後的第七天,叫做『頭七』。」

「聽說死掉的人會化作魂魄在那一天返家,不過親朋好友必須回避,不然的話他們會因為留念而賴著不走哦。」

「我沒死過,所以也不懂是真是假。」

「如果我死掉的話小阡一定要在『頭七』來找我玩哦。」

「因為我一定會很想要見到小阡啊,見不到會更不想要走的。」

那是他還笑得出來的時候說過的話。

當時的童言童語,此刻卻是最諷刺的話語。

靈堂前竪著幾柱線香,不停重復著「南無阿彌陀佛」的小黑箱子被擺在一邊,代替人念著往生咒。

棺材前的黑白遺照上的是一個笑得很含蓄的男人,還很年輕的樣子,讓人不禁為他感到可惜,竟然這麼早就過世了。

親人們或坐、或跪、或站著,無一不哭成淚人。尤其是往生者的母親,撕心裂肺地喊叫、哭泣,令見者感觸。

莫雨是家中獨子。

也難怪老人家會如此傷心。

尹皓宇收回視線,低頭看著握得很緊的雙手。

他不舒服。

七天前倒下之後一直沒有好好休息,他作為第一個發現莫雨死亡的人,清醒的時候馬上受到盤問,莫雨死亡的樣子也就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在腦海裡浮現。

一只眼睛瞪着,另一只眼睛被子彈射穿,從眼眶里流出來的液體、眼眶上的焦痕,額頭上的兩個大小一致的窟窿……

看見認識的人的屍體,真的比看著那些素未謀面的死者還要痛苦。

他可以很淡定地剝開屍體,把內臟掏出來稱重、檢查,雖然驗屍不能戴口罩這個法醫的職業規定讓他甚是苦惱,不過在工作的時候他面對惡臭和血都仍然可以做到面不改色。

但是如果要他解剖莫雨呢?

他做得到嗎?

他不知道。

不知道……

他走向靈堂,先朝死者家屬鞠躬,然後面向棺木,再鞠一次躬。

漆亮的棕色棺材整個封死,不讓任何人見著躺在裡面的人的遺容。

被開槍爆頭的屍體是什麼樣子的,尹皓宇自然再清楚不過了;被解剖的大體是什麼樣子的,他當然也最清楚了。

悲傷的情感從心頭油然而起。

他吸了吸鼻子。

雖然隔著口罩,但還是聞到了線香的味道,有點嗆,看來買來的香並不是什麼好貨。

吸入鼻腔裡的味道灌入喉道和肺。喉嚨裡癢癢的,他好想大力地咳嗽可是……尹皓宇瞄了一眼身邊站得直挺的友人,決定還是忍忍,不然一定又會被押去醫院。

最近發生了太多事情,他們之間的約定和計劃幾乎都毀了,如果莫阡諾現在開口要他做什麼的話,他絕對會因為罪惡感作祟而拒絕不了。

他閉上眼睛,輕輕按了下胸口。

「還好吧?」

他睜開眼,對上莫阡諾的眼。莫阡諾彎著腰和他對視,眼神裡滿是擔憂。尹皓宇點了一下頭,然後想了想,又猛搖頭。

不好。

一點都不好。

他不想要裝出他很好的樣子。

那樣阡諾會更擔心。

「嘖,所以叫你不要來啊……」

莫阡諾低聲埋怨,他看著友人盯著棺木,對方的眼睛眨都不眨、一整個人失神的樣子,他想罵也罵不出口了,實在是不忍心。

這個人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

「乖啦。」他輕聲安慰,然後很自然地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頭髮。

「嗯。」尹皓宇順從地回答,一回應就忍不住咳嗽起來,「咳咳咳……」

「被煙薰到了?」莫阡諾扶住對方,他早就注意到了這些香的味道很古怪,「不要硬撐,你身體還沒好。」

尹皓宇撇過臉,「說過很多次了,我沒那麼嬌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