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三章 - 查证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10:33:11pm

其他·同人


人已遠離,我已涕零,現應振作。

2016年10月09日

玫亞沒有回答他的疑問。

位於富人區的一棟洋房前站著一個運動裝打扮的人。

他踩上石製的花台,輕輕鬆鬆地跨上比自己還高的圍牆,然後翻進豪宅的範圍內。

他承認他的行動很衝動。

但是他已經不想再等下去了。

在夜晚時分看來,那些沿路的小貓燈就像真的貓咪一樣,不過之前就來過一次的他知道那只不過是銅塑,要是真的發出喵的一聲恐怕才嚇人。

值得慶幸的是這棟豪宅並沒有裝上監視器……至少他上次來的時候並沒有發現有監視器的存在。

他伸手搭上門把,那個東西發出「滴」的聲音,手柄上亮出了個紅色光點。

電子鎖。

「嘖。」他想乾脆破窗好了,可是那樣做的話十成十會觸動警報……還是不要找死好了。

繞著房子走了一圈,他把目標放在二樓的陽台上。地面和那裡有些距離,但是應該不會太難上去,從那裡進去的難度比較低,除非尹皓宇真的有錢卻沒地方花到連陽台的玻璃門都上電子鎖!

他沿著牆壁踏著幾個著落點翻上去。

幸好,裝在那邊的是很常見的那種普通鎖,看他三兩下解決掉。果然,幾秒之後噠的一聲響起,解鎖了。

他推開門,收起腳步聲,踏進室內。

屋主還沒回來,裡面全是暗的,那股很好聞的檸檬味道撲面而來,沁人心脾。

當時他只待在一樓,所以完全不知道二、三樓的格局。

四處張望了一下,他打開手機裡的手電筒功能,接著去打開離自己最近的一扇門。

然後,驚呆了。

打開門就可以看見那裡擺著一座偶像,足足有一個人那麼大。白色的燈光照上那個偶像凶惡可怕的臉上然後緩緩地往下移。不著半寸的偶像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還有另外一雙手各舉著鐵錘和鎖鏈,露出來的獠牙和凶狠的表情彷彿是在對他這位非法侵入者做無聲的恫嚇。

辛月驚訝得闔不上嘴。

……這是什麼邪教崇拜啊?

尹皓宇那張清秀冷漠的臉在他腦內閃現。真的完全看不出來那樣乖巧的人居然在家裡供養這種東西,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再稍微打量後,他發現那座偶像前擺放了好幾只酒瓶或是古裝戲裡會有的那種酒罈子。

空氣中沒有酒味,他聞到的還是那股讓人感覺舒服的檸檬味。

在另一邊有個看著已經有些年代的武器架,上頭插著幾個他叫不出名字的古代兵器。最上面是個像神台的東西,放置得太高,看不見祭著什麼東西,但是有一部分突出來了,感覺上像是刀劍之類的。

……

辛月默默地關上門,轉而去開其他的門。

二樓有三個房間,其他兩間中一間是臥房,另一間則佈置得像個小客廳一樣,只依靠手機的燈光也能知道那裡走的是復古風格,而且氣氛很好。牆上有兩只銅制的貓頭鷹,圓瞪的眼睛盯著門的方向,另外還有小沙發和毛茸茸的地毯以及各種小巧可愛的精緻配件把整個空間裝飾得很惹人喜愛,在這裡休息的話肯定能完全放鬆。

有錢人……

他不禁想起自己和朝日一起住的公寓。

那也是個高級公寓啊,可是和尹皓宇的家宅擺在一起就覺得不算什麼了。

而且上次名為玫亞的女性鑒識說,這些都是別人送的。他好好奇到底是誰對這個人出手這麼大方……然後他想起了莫雨。

辛月甩甩頭,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接著把門關上後踏上伸向三樓的階梯。

三樓的格局和二樓一樣,同樣三個門,辛月習慣性地去打開最近的。

再一次驚呆了。

一看就知道可能是三個房間打通的巨大空間有著海量的藏書,一個接著一個的大書架塞滿整個空間,視線所到之處全部都是書。

像個圖書館一樣。

辛月進去走了一圈,最裡面有一個書架上只有著寥寥無幾的文件夾。那個書架前擺了一個書桌,桌上有一隻看著就很貴的白玉雕的兔子和一套文房四寶,價錢大概也不低。但是真正吸引辛月的注意的是桌上那幾份文件。

那是他之前在檔案見過的報告。

吳筱晨的驗屍報告。

此外還有各個報社對那次事件的報導以及當時現場的照片,不過這裡有的比檔案室裡的還要多,也有不少重複的畫面。

尹皓宇居然對這個案子這麼上心啊……反而讓人懷疑。

尹皓宇的表現,讓辛月很肯定對方絕對是知道一些內幕的,可是為什麼要隱瞞?只是如果兇手真的是尹皓宇,那他那麼做的動機是什麼?

翻看著的時候,他發現其中有一份是年代更加遠久的報導,是十八年前發生的事。

(詩巫14日訊)一家三口的單親家庭疑似遭人報復尋仇,母親與姐姐二人難逃死劫慘死家中,唯有家中幼子(11歲)僥倖逃過一劫。其中祿明微(14歲)更是被凶徒先奸後殺,屍體狀況慘不忍睹。警方不排除這次事件為熟人犯案……

祿?

辛月有種不好的預感。

因為祿姓很罕見,而他知道一個姓祿的人。

他繼續將報導看下去。

……唯一活口,祿明風(化名)今已受到警方保護,以免凶徒返回殺其滅口。

他突然感覺到背脊涼涼的,冷汗從皮膚底下滲出。

祿明風今年沒錯的話應該也是二十九歲,難道這個倖存者真的就是祿明風本人?

不會……那麼巧吧?

不過,為什麼尹皓宇會找出這麼久以前的案件?

和吳筱晨的案子有所關聯嗎?

想不通。

正因為有太多可能性了,才會想不通。

他憑著記憶把那些東西放回原處,然後拉開書桌唯一的抽屜。

第一眼看見的是裡頭躺著的一本筆記簿,是普通A4的大小,還蠻厚的。

就只有這樣一本筆記簿,其它的都是零食和糖果……巧克力口味居多,還有四袋海鹽檸檬糖。

辛月表示對那個人的口味不予置評,於是只是將筆記簿拿出,開始翻閱。

每一頁都標注了日期,整整齊齊的字體寫明瞭案發時間,屍體狀態等等的資料,有些地方還加了注明,詳細得很。

辛月沒那個時間去佩服對方整理得那麼好,匆匆地翻到吳筱晨的屍體被人發現的那一天,2012年7月16日。

標寫著那個日期的那一頁寫的內容排序就和之前那幾頁一模一樣,整頁寫得滿滿的。不過除了中文和英文以外還參雜著俄文,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寫……

但是他懂五國語言,其中就是包括了俄文,所以在閱讀上不會有問題。

辛月草草看過。

內容和報告上差不多,應該是為了寫驗屍報告而整理出來的重點,估計是尹皓宇的習慣之類的吧。

他翻開另一頁,同一時間,一張紙片從書內滑出,辛月眼明手快地一把接住。

「這是……?」

被折成等邊四方形的紙張被攤開之後大小是標準的A4大小。

辛月皺起眉頭。對比紙張上和筆記簿的字跡。

不一樣,完全是不同人的字。

最上面用略潦草的字體寫出一連串英文字體:Stockholm syndrome(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底下還有一堆各種語文參雜在一起的注釋,同樣是俄文、英文和中文,但還有一種是辛月完全看不懂的扭曲文字,估計是英文,但是字都寫在一塊兒了,實在看不出來到底是寫了什麼。

字跡很新,應該是最近寫的。

可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他記得那是一種人質情結。

再往下,他看見了祿明微和祿明風的名字,另外還有一個剛剛在報章中也出現過的名字,祿月音,那兩人的母親。

可想而知姐弟兩人是隨母姓。

紙張上寫了祿姓姐弟的學校名稱,還有祿月音的工作地點什麼的。雖然正確與否無從考察……但是時間隔了那麼久還能找到這麼多資料真的不容易。

不是有句話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嗎?沒想到尹皓宇居然有本事調查這麼多事情。

最後,有個「same(一樣)」字在最下方。

什麼東西一樣?

用手機拍下那幾頁和紙張之後,辛月把筆記簿塞回抽屜,接著把注意力放在擺放著文件夾的架子上。

書架收拾得很好,不見一點灰塵……也是啦,尹皓宇好像會過敏。

值得慶幸的是,文件夾是依據年份排放的,這就省了辛月要一個一個去翻的時間。

最前面的是2002年的,一、二、三……十,辛月數著去,到第十聲的時候停下,在那裡的文件夾果然標著2012年。

就和之前一樣,他無視其他時間的資料,直直往2012年7月16日翻去。

寫著那個日期的那一頁就只有單單一張照片。

有點泛黃的照片上的主角是個非常漂亮的少女。

只不過……

照片裡那個少女的胸部被人挖掉,兩個肉塊被擺放在頭腦的左右兩側,身上全是淤青和虐傷。唯有那張秀麗的臉孔是完好無瑕的,但是盯著她的臉,辛月覺得有些眼熟。

少女閉著眼睛,呈現了一張安詳的「睡顏」,好像頭部以下的傷害她並沒有經歷過。

一樣……

辛月曠然大悟。

和吳筱晨的屍體狀態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