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四章 - 盲点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10:36:20pm

其他·同人


***

從離開靈堂開始,尹皓宇的臉色就很不對勁,與他認識了超過三十年,就算帶著口罩莫阡諾也知道對方的表情臉色。

「你……」

他話還沒說出口,一根手指就伸過來戳著他的臉頰,逼著他把視線放在前面的交通和路線上,「小心駕駛。」

「你!」要不是因為他在駕車中,不然就直接咬掉那根手指!

「我的命,就掌握在你手上。」

「……」

「你捨得讓我死掉嗎?」

「閉嘴啦!」莫阡諾翻了個白眼,從後視鏡上觀察對方的狀況,臉色凝重,「我很擔心你。」

「我沒事。」尹皓宇笑了笑,不過戴著口罩莫阡諾看不見,「你才是,回去之後不要再繼續工作了,好好睡覺,小心過勞死。」

「……嘖。」莫阡諾收回視線。

一路上兩個人都很安靜,只有電台主持人自認風趣地說著笑話自己大笑的聲音。

車子行駛的速度不快也不慢,車向前路邊的風景往後、不斷更變。

夜晚、安靜。

忽然,尹皓宇靠在莫阡諾的手臂上,眯著眼睛像是要睡著的樣子,「阡諾……」

被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莫阡諾握著方向盤的手抖了一下,車輪打滑,差點和另一條車道上行駛的車撞上,「幹嘛,要睡覺就爬去後面,有毯子和枕頭。我在駕車,別來煩我。」

「不是……停車!」

莫阡諾反射性地踩滿剎車。

然後,有一團黑影非常快速地從上而下砸在車蓋上而且發出了非常響亮的撞擊聲。

他呆了好幾秒。

聲音之後眼前什麼都沒有,要說自己真的撞到了什麼東西……也只能是狂奔的小動物或者車子不然就是人。

但這種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連來往的車都沒幾個,哪有可能有人給他撞!

還從天上掉下來!

烏鴉嗎靠!

「……我下車去看看。」他解開安全帶,下車。車蓋上沒有凹陷,連一條刮痕都沒有,更別說有什麼東西砸在那上面,「什麼嘛……」

撞鬼哦?

他這麼想著的時候,車燈突然就滅掉了。

有沒有這麼神?

他抱著疑惑返回車上。借著微弱的月光,他看見副座上的人已經昏昏沈沈地睡去了。

莫阡諾嘆氣,伸手把那個人臉上的口罩摘下來。原本他是想把人抱到後座去讓他好好睡的,但想想有點麻煩,所以還是算了。

遲疑了一下,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紅色的小布袋塞到對方手裡。

「咦?」他坐回駕駛座上,嘗試啓動引擎,但是汽車沒有什麼反應,就連雜聲都沒有發出。就算是故障了,也會有所反應吧,這是他買到假貨的節奏嗎?

斜眼看了身邊人一眼,那傢伙還在睡。

服了他了……莫阡諾拿出手機,正想要撥電話找人來幫忙的時候,發現居然不在服務範圍內!

他想罵髒話、摔手機的心都有了。

抬頭,他又察覺到另一件詭異的事——他不認識眼前的路。

敢情他剛剛是被鬼遮眼嗎!

他的車停在路中間,沒有路燈,再加上車子罷工了,所以車燈也沒亮,四周都是黑壓壓的一片,能依賴的燈源就只有月光和他的手機。

到底什麼時候走錯路的?

而且居然連一輛路過的車都沒有!

莫阡諾很想錘心肝……x的,他今晚要在荒郊野外過夜了嗎?無所謂,反正他又不是沒在車上睡過!大學時期也常常出去嗨到整夜不回家!

只不過一想到他都快四十歲的一個大叔了,居然還拿這種事情沒辦法,要和另外一個大叔睡車上……x的,他就不信了,他莫阡諾會沒辦法解決這種事情!

他下車,雙手叉腰,看著眼前的一片黑暗。隱約好像有看見建築物的形狀,但不是很清楚。

他搖搖頭。眼睛是個好東西,可是車裡那個人視力很差,真不懂在他那裡看到的會是怎樣的一個世界。

煩死了!

「我x你他x的祖宗十八代,誰敢擋老子的路!」越想越來氣,莫阡諾下意識就往前踢了一下腿。這是他少年時的慣性動作,煩躁和不安的時候都會這樣做,而且平時都在踹牆跟踹人。

咚——

他忽然意識到,自己似乎真的有踢到什麼東西,有那種實感……一團、有點軟軟的,體積可能還不小。

青蛙?

他還在錯愕中,車燈卻瞬間亮了起來。

「嘖……」他揉了揉眼睛,掐了自己一下,確認不是幻覺。

所以這是什麼情況?

他進入車內,發現連引擎都幫他開好了。

是說他剛剛踹了什麼東西?

「嘖。」他把無人能解的疑問拋開,將車子駛上車道。

把人送到家門前差不多是五十分鐘後的事情。

莫阡諾叫醒睡得很香得某人,後者頂著一張冰山臉睜開眼睛,愣愣地看了眼手中的某某宮護身符,又看著充當司機的友人。

經歷了不久前的事情,莫阡諾看著這個剛剛睡得很爽的傢伙,語氣不是很好,「看我做什麼?做夢啊?給我下車。」

尹皓宇點了一下頭,聽話順從地下車,莫阡諾就這樣盯著那抹身影步伐不穩地走到家門前、掏鑰匙。

他扶額。白痴,不是都上了電子鎖可以識別掌紋嗎?乾嘛要用那麼原始的……

「叮」——一直被他丟在一邊的手機發出收到信息的提示音。

外面那個人已經把鐵門打開了,正搖搖晃晃地走進院子里。

他收回視線,拿起手機點開。

收到的是個彩信。

沒有任何一句話,只有一張照片。

是張從下往上拍的照片,那是一個身穿黑色運動服的身影。看身形,是個男的,而那背景,是在他眼熟不過的地方。

雖然看那照片,他就對那個地點就有了個底,但還是以防萬一和眼前的景色做個對比。

一模一樣。

莫阡諾深吸一口氣,後視鏡上映出他猙獰的微笑表情。

嗯,好樣的。

他開功能回撥過去,在接通的那一秒、他完全沒給對方說句話的時間,道:「你他媽的最好給我快點找出這個混賬是誰!」居然敢私闖尹皓宇的民宅!

說完,莫阡諾就直接講電話掛斷。下了車門朝正在開電子鎖的人喊——

「皓宇,我今天在你這裡睡!」

***

從尹皓宇家中回來之後,辛月睡得很沈。

他在夢裡見到了莫雨,他們說了很多話。

地點是在一個沒去過的咖啡店內的包廂裡,兩個人就像平常一樣,開著玩笑、互相打趣。

後來辛月才發覺,自己其實是在旁觀那一切的發生。

那個人已經死了。

兇手近距離朝他的頭部連開了三槍,火力不低,莫雨當場死亡。

那邊那兩個人還在說笑著。

下一秒,四周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他所見的夢境就到此為止。

然後,這個夢就這樣清醒了。

他濕了,眼眶。

心裡頭有種異常悲傷的感覺,散不去。

接獲莫雨的死訊之後他一直不敢去見他最後一面,他怕,怕自己會情緒失控。

他突然很佩服……或者說,可憐尹皓宇。

正面目擊認識的人的屍體,親自確認莫雨的死亡,頭部中槍的莫雨被救回來的可能性連0.00001%都沒有。

那種無助和悲傷,肯定比他所感受的更深。

如果是他自己的話,他能像尹皓宇那樣堅持做好自己的本分嗎?

以前的他,也許會很自信的回答這沒什麼難的,但是現在卻發覺,真的遇上這種事的時候,心境動搖得厲害。

在確認莫雨死亡的消息不是玩笑的一瞬間,他感覺到世界像玻璃一樣摔碎掉了。

人,說死就死了。

完全不給活著的人一點心理準備。

朝日也是,做著那麼危險的工作,隨時都有可能丟了性命吧……

辛月抹了一把臉,伸手正想去拿手機,猛地發現自己手腕上有個紫黑色的大斑,湊近一看,是個手印。

奇怪了……他都被人掐了怎麼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甩甩頭,撐著身體走到浴室洗一把臉,同時沒有忽視掉鏡子里倒映出自己脖子上留有的手印。

「怎麼回事?」

是說別人家的脖子是種草莓,最多也就是個齒痕,怎麼他的脖子卻是個掐痕?

抓著散亂的頭髮出浴室的時候,正好看見剛回來的同居人在玄關脫鞋子。

「哇,辛月你還沒睡了?」

辛月打了個哈欠,「你下班咯?歡迎回家。」

「真奇怪,你居然沒睡……不是說要良好的作息,規律的睡眠時間嗎?」朝日傻笑著說。

「沒,稍微整理了一下案件的事情。」辛月聳聳肩,「我啊,認真覺得林奕堯那個女人好可悲,只是去交了一下論文,怎麼她朋友就被人擄走然後被傷害了呢?」

換個方向看她好幸運。

他按了按胸口。林奕堯接獲友人的失蹤消息和死訊的時候,是不是也和他一樣這麼痛呢?

朝日不解地反問,「什麼論文?」

「就是劉可欣和吳筱晨被擄走當天林奕堯的不在場理由啊。」辛月笑了笑,「你不是有幫忙跟進嗎?怎麼還不懂?」

朝日歪著頭,眉毛擰在一起,「咦,可是我知道的是林奕堯當天之所以沒和被害者們在一起是因為教授叫她去討論交換學生的事情啊!」

「哈?」

「而且據他們三人的同學說,那時候她們為了爭取海外交換學生的名額而差點鬧翻哦。」

辛月打斷友人的話,「等下,那林奕堯乾嘛騙我?」

朝日想了想,俏皮地轉動偏金色的黃色眼珠子,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呵呵,一定是辛月你太惡心太猥瑣了,所以人家女孩子才會留一手的。」

沒錯,就是這樣!

「拜託,我這麼玉樹臨風……」

「嘿嘿,我要去洗澡咯,你慢慢想哦。」

辛月叫住對方,提出自己的疑問,「朝日,有沒有可能……呃,案件其實和林奕堯有關係?」

「啊?」

「算了,沒事。」還是再去調查一番再說好了。

看著友人在房間裡換上常服拖著毛巾出來,他突然想起另一件事——「對了朝日,你最近是不是有來掐我?」辛月拉下衣領,露出脖子上還沒消去的手印。

這個手印害他每天都只能穿高領的,熱得要死!

沈默。

「啊啊啊啊啊啊———」某人尖叫出聲!

辛月掩住耳朵。

朝日倒退兩步,背貼在牆上,一臉驚恐,竪起食指指著辛月,「辛月你一定是惹到不乾淨的東西了!」

「啊?」

「不要靠近我!快離我一米遠,走開!」朝日大叫,「惡靈退散!」

「……」

幾秒之後,朝日語重心長地又說,「兄弟啊,你聽小弟的一句勸,快點去找間靈驗的廟拜拜。」

辛月暗地裡勾起邪笑,心裡燃起想要調戲對方的心情。

他低下頭,然後吐舌、翻白眼緩緩抬頭,伸手,很慢很慢地招了招,自帶冤死鬼的台詞:「這位小兄弟,我好怨啊……」

「啊啊啊啊,你別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