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五章 - 缄默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10:38:04pm

其他·同人


弦斷,宣紙毀,花開花落,今與佳人別。

2016年10月10日

辛月主動約了祿明風見面。

大概是因為之前劉可欣的事情,兩個人單獨見面還是會很尷尬。

他特地比祿明風早到,等了十幾分鐘後看著對方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走進這間小卻溫馨的早餐店。

「請問這次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既然對方都這麼直白了,辛月也不保留,決定打開天窗說亮話之前準備的開場白全部丟掉:「十八年前十二區的詩巫發生了一起滅門案,死者為祿姓單親家庭的母親和姐姐,那起滅門案中有一個活口,是你嗎?」

祿明風喝了一口咖啡,平靜的表情毫無波瀾漣漪,就在辛月都以為是自己搞錯了的時候,他注意到對方握著杯子的柄的手正使著勁,因為那隻手有青筋凸起。

說中了。

「你是怎麼知道的……算了,那是我沒有錯。」祿明風鬆開手,兩隻手交握在一起,「十八年了,兇手還沒落網。」

「那個,我不是要挑起你的傷心事……」

「無所謂。」他搖搖頭,雖然口頭上那麼說,但是眼神卻充滿了惡意瞪著辛月,「我原本還以為你是要說什麼有關於案件的事情,結果只是太無聊了想挪揄我嗎?」

「我沒有那個意思。」辛月趕緊澄清,「你知不知道,你姐姐的死狀和吳筱晨一樣?」

祿明風皺起了眉頭,露出意外的表情,但是很快就收斂起來。

辛月只好繼續說:「我懷疑殺死你姐姐和媽媽的兇手,和四年前擄走吳筱晨及劉可欣的人是同一人。」

「為什麼……」

辛月搶先打斷對方的話:「你姐姐是不是長得很像劉可欣。」

他之後想了很多,為什麼他會覺得祿明微很眼熟,之後才想起劉可欣和祿明微其實長相相似。

並不能說是照著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那樣相似,但是氣質和給人的感覺是一樣的,臉部輪廓和五官也有幾處非常相像。

不過這樣就能解釋吳筱晨的屍體為何會被「佈置」成那個樣子,就連動機都有了。

可是那位叫玫亞的鑒識人員說過,幹案者是兩個人,一男一女。

難道真的是林奕堯嗎?

還是說是羅文奇?

但是林奕堯的傷心並不像是裝出來的啊……如果真的是裝的,他都想跪了,為對方的演技。

「另外我想請祿檢幫一個忙。」

祿明風沒有拒絕,可是冷淡的眼神暴露了其實他不是很情願。但是辛月不管,繼續,「可以幫我查一下殷臨央這個人嗎?」

他想知道那個偵探的問題出在哪裡。

他一直覺得那人有種莫名的違和感,卻又沒辦法準確地說出來……

祿明風承諾會幫忙後,便離開了。獨留辛月一個人在早餐店裡。

辛月在發呆,沒有在思考。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還害得莫雨喪命了……這件事情覺得不可以就這麼算了,一定要給被害者一個交代!

他暗自下了決心。突然,他的眼角捕捉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玫亞!」

這家早餐店離警局不遠,但居然能遇到對方……他想,這一定上天賜給他的緣分!

與玫亞同行的還有另一位陌生男人。他看起來很年輕,大概是個大學生,身材中等,有點痞子氣。身上穿的格子襯衫的紐扣也沒扣全,露出了底下的黑色背心和十字架項鍊。男人笑了笑,問了玫亞一句:「你馬子?」

玫亞給了他一記白眼,「你幹嘛死纏爛打,要不要臉啊!」

「玫亞,我想我們需要好好談一下。」

「不好意思哦,我沒時間陪你聊!」

辛月正想回對方幾句,但不想那位陌生人居然開口:「不,其實我們接下來也沒有什麼事要做,你明明多的時間。」

「你!」眼見自己的台被拆,玫亞真是好氣,但是又不能做什麼,因為——

「我是上司哦、我是上司哦,你不能打你上司哦。」那個年輕人燦爛地笑著指著自己,「你難道想要加班嗎?」

玫亞還真想一腳踹翻這欠扁的傢伙。

先不說這傢伙是她的上司,打不打得過還是很大的一個問題,所以只能在對方走後朝不可及的背影踢一腳、打一拳宣洩。

玫亞嘖了一聲,有點不耐煩地看向辛月,「好啦,你要說什麼?」

「可以告訴我你所知道的所有事情嗎?」

聞言,玫亞沈默了好久,但一開口也沒正面回答問題:「……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所以我和舅舅才會安靜不說話。就算對被害者來說這太殘忍,但是保持原狀是最好的。」

計劃趕不上變化。

這句話說得還真有道理。

人永遠不會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

就像四年前的她和舅舅都沒有預料到會有辛月這種人出現。

事情都過了這麼久了,這件事情應該沈澱下去,而不是像現在被人從海底撈上來一樣。

是啊……

「你為什麼要出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