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六章 - 撕裂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10:39:49pm

其他·同人


2016年10月14日

在辛月面前的是貼了黑紙隔熱的玻璃門,隱隱約約也聞到了從縫隙中逃出的那種奇怪香味。

手裡拿著的一疊紙張,是祿明風給他的相關資料。他不確定自己應該以什麼身份、用什麼表情去和他們攤牌。

這是最後一步了吧?

跨過這一步的話,莫雨死亡的真相就會浮出水面,連同四年前以及十八年前的事情一起。

他做了一次深呼吸,才把門推開。

偵探和那個女孩都在:殷臨央坐在沙發上,一身白裙的羅文奇就乖乖地依偎在他身邊。

殷臨央見著他之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馬上就戴上了那副微笑面具,略帶歉意地說:「我這邊還沒有什麼進展。」

辛月也客氣地回以笑容,「我倒是查到一些東西,所以來和你說說。」

「是嗎?」偵探並沒有對辛月說的話太上心,「那小奇拜託你去沏一杯茶……」

「不用了,我很快就會說完。」

殷臨央又笑了笑,然後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殷臨央先生……呃,或許該叫你殷子洋才對。」

殷臨央的表情馬上變了。

「殷子洋,十二區詩巫人,大概三年前,開了一家偵探社。父母在1996年離異,之後13歲的殷子洋就和父親一起生活。母親則帶著年幼女改嫁了一個羅姓商人。兩年後,父親因為肺癌過世。」辛月把那疊紙張丟在桌上,最上面的是一張照片。

一個滿臉痘痘的肥胖男子的照片。

當初看見這照片的時候辛月嚇了好一大跳,一個人居然可以有這麼大的變化。

「你在七年前整容過,也進行過抽脂手術,這是你整容前的樣子。」

「什麼啊……」羅文奇大概是好奇,伸手就要去拿那份資料,但她的手還沒碰到,整個人就往後傾!

殷臨央攔住羅文奇的脖子,閃著鋒利銀光的小刀對準了她的頸項,「別動,全部別動!」

幾乎就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殷臨央挾持住羅文奇,原本待機中的警隊破門而入,紛紛舉槍對準了暴徒。

「把槍放下!」殷臨央揮著刀子,大喊:「不然我就殺了她!」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時,一道細細的笑聲傳來……先是銀鈴般的笑聲,之後卻變成瘋狂的大笑,而這聲音的主人正是被當作人質的羅文奇。

殷臨央明顯的錯愕不已。

「你去死啊啊!」

「妳——」殷臨央顯然對此時此刻發生的事情始料未及,持刀子的手在微微地發抖,看得出來他並沒有要傷害羅文奇的意思,但羅文奇激烈的反應卻使得刀刃在她脖子上拉出淺淺的血口。

「啊哈哈哈,就是因為你,媽媽才會死掉的!」

在其他軍警的示意下,辛月退到後方待著。他並不是沒有預料到這種發展,但也沒有出手阻止和解決……他沒有辦法,而且他只不過是個外人而已。

他弄懂了羅文奇的那句警告。

別妨礙、別礙事。

這是他們的「家務事」。

「你這個殺人犯!」羅文奇發出尖叫,整個人看起來已經失控,一味地大聲大叫著,「我一想到我體內流著和你一樣的血我就覺得惡心!是你奪走了我的一切!我那個時候才九歲,你他媽的就把媽媽弄死了!你要把我的一切都弄爛了才甘願嗎!我才不會讓你得逞的!」

「閉嘴!」

「這樣,你就坐實了殺人犯之名了!」羅文奇露出笑容,不顧脖子上拉開的血痕和飛濺的緋色,她扭動腰肢、掙扎著抱住拿她當人質的男人。即使痛到快要死掉了一樣,她還是硬撐著抬頭仰望對方。

她要讓這個人永遠記住此時此刻的這一幕,記在腦裡、刻在心上。

扭曲的面目讓見者感到無比震撼,殷臨央沒有掙脫羅文奇的懷抱,只是瞪大眼睛看著對方湊過來、用那張滿是血的臉微笑。

自己送給對方的白色連身裙已經染上了赤色,一點一點地暈染開來,像朵朵艷麗的花兒。

她忍著痛苦勾起嘴角,在殷臨央唇上印下一吻,眼帶笑意,開口:「我親愛的哥哥(去死)。」

殷臨央不知是什麼時候放的手,少女失去支撐就這樣摔倒在地上,現場混亂了起來,幫忙給「無辜」受到牽連的少女急救。

辛月看著殷臨央那茫然無措的神情,心裡有些不忍:「殷子洋的母親於2000年因為多起隨機傷人事件而被送入神經病院,同年十一月自殺而亡。留下一女由丈夫照顧……」他頓了一下,才繼續說下去:「那女孩的名字,就叫羅文奇。」

很多時候、很多令人摸不著頭腦的事情都是這樣,在繞了很大的一圈後回到最初的那一點。

如果更早一點請求祿明風的幫助……又或者用其他管道找到殷臨央的資料,事情是不是就不會發展到這種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