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七章 - 秘密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10:46:15pm

其他·同人


2016年10月15日

羅文奇送院後不治身亡。

在被收押後的二十三個小時裡,殷臨央閉口不說一字。

從小黑門後面出來的兩人倚著牆,穿著警服的朝日深深地嘆氣,率先開口,「殷臨央還是什麼都不說。」

沒轍了。

「我想單獨和他溝通試試。」祿明風提議道。

「祿檢,這樣很危險,他可是殺人犯。」

「我們遇過的殺人犯還少嗎?」祿明風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緩解頭疼,隨後不等他人肯許便再度進入審訊室。他讓裡面的紀錄官退出去室外並命令:「關掉錄影。」

眾人實在拿殷臨央沒辦法,今非昔比,就算是犯人也有人權,他們做官的沒法嚴刑逼供。山窮水盡之際,什麼都好說了,而且獨留檢察官一人和犯人談判也不是什麼稀罕事,所以對於祿明風的話沒人有異議。

幾分鐘之後,門被打開,祿明風臉色凝重地朝他們點點頭。

不知道是和祿明風說了什麼,接下來的審訊殷臨央非常地配合。

他說,「那個女人死得活該。」

負責盤問的警官甚至還沒開口問,殷臨央就將一切都說了出來。

「羅文奇也好,那個女人也好,都是下賤的母狗。」殷臨央在笑,笑得正常又無比燦爛,「你知道我是怎麼逼死那個女人的嗎?」

他說,他父親那時候得了肺癌。對於當時在工廠替人打工的人來說,每天都要吸入廢氣,他父親就是其中的一員,得了肺癌也是平常事兒。

只不過,讓人始料未及的是,他的母親居然選擇丟下重病的父親不管!

他知道母親在外頭已經有了相好,五歲的妹妹說不定還是母親和相好生下的雜種。

母親強迫父親簽下離離婚協議,帶著還小的女孩離開家裡。

再沒過多久,父親死了。

父親死後,他就有更多的時間去騷擾母親。原本他只是想要知道母親和妹妹過得怎麼樣,但是一見他們和那個陌生男人生活得如此幸福,他就憤怒、他恨……或許只是妒忌吧?

為什麼他們就可以無憂無慮地生活著,而自己必須出來工作,一天三餐都很難,房東也一直想辦法把他趕出來,就因為他沒辦法賺到足夠的錢準時交房租!

他甚至不得已輟學,一天打三份零工!

母親不知何時起察覺到了他的存在,於是他變本加厲,最後母親瘋了、被關進了精神病院。

再之後,他幾乎每天不間斷跑去那裡當義工,然後假借父親的名義,寫了一堆信,接著一封又一封地念給她聽。

「我愛你。」

「你為什麼要離開我?」

「賤女人!」

「你怎麼不去死?」

「你為什麼要把妹妹帶走?」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受不了沒日沒夜的精神攻擊,母親在自己身上刮出一個接著一個的血痕、去撞牆、從天台上跳下去——去死了。

只不過是攻擊她最脆弱的那一處而已。

只不過是用純粹的惡意詛咒對方而已。

如果不是因為自覺對不起他和父親,那個女人怎麼會動搖呢?

這是她應得的報應。

為什麼要離開他和父親呢?

父親不過只是生病了而已啊……為什麼要離開呢?

殷臨央臉上勾著笑容,淡淡地說:「她活該。」

全是那個女人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誰讓她那麼自私?誰讓她拋棄了他們?

這是那個女人應得的。

祿明風雙手握拳,用力之大就連關節都泛起了白色,他顫抖著聲音問:「那為什麼殺死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