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八章 - 太阳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10:47:45pm

其他·同人


祿明風雙手握拳,用力之大就連關節都泛起了白色,他顫抖著聲音問:「那為什麼殺死我的家人?」

「誰讓你媽不好好管住自己老公?」殷臨央輕笑兩聲,好像聽見了什麼滑稽的笑話,「還有那個女的,一臉賤樣,就是個生來被操的貨。」

朝日趕緊安撫住祿明風、讓他克制住自己,轉頭又問:「吳筱晨和劉可欣呢?」

「啊,真可惜呢,被那個賤貨逃掉了。」殷臨央換上一副很遺憾的語氣,「沒辦法了,只好拿另一個來開刀了,反正我也懶得去找她。」

「不愧是年輕的女孩子,上過的滋味真是讓人懷念。」

朝日忍不住罵了一句:「死變態……」

「那個死法,原本是為逃掉的那個準備的。」殷臨央不知是怎麼聽到還是裝作沒聽見朝日那句話,依然保持著溫和的笑容。他的樣子溫柔儒雅,說實在的真的讓人很難和那殘暴的殺人兇手想在一塊,「跟你姐姐一樣的臉,那就只能跟你姐姐一樣死了。」

「你這傢伙!」就因為這麼荒唐的理由!

看著祿明風的暴怒,殷臨央面不改色,「這是她的命。」

審訊到此為止。

同日,殷臨央的律師要求心理醫生,證明殷臨央自身患有心理疾病。

林奕堯若有所思地看著手上的卡片,直到發現自己約的人已經來到後才緩緩地將卡片收進皮包裡。

那是塔羅中的太陽牌。

「我看新聞了。」林奕堯說話的時候帶著嘖的一聲,「居然是殷臨央本人。」

辛月無所表示,只是點點頭當作答覆。他定定地看著眼前約見自己的女人,一時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他不希望是這個人,但是……他嘆了一口氣,隨口問了句:「妳怎麼會約我在這裡見面?」

這是一處骨灰堂。現在接近年末,不是清明也不是七月半,所以現場沒幾個人,除了他自己和林奕堯以外,就只有另外一對平凡的中年男女。

「那邊。」林奕堯抬了抬下巴,示意辛月看向就站在不遠處的那一對男女,「他們是筱晨的養父母。」

辛月免不了一陣吃驚,但馬上就想起自己的確知道那姦殺案中的死者是被領養的。

「你是不是懷疑我是共犯?」

對方突如其來的話語害辛月嚇了一跳,他趕忙移開視線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原來自己表現得這麼明顯嗎?

見辛月沒有正面回答,林奕堯極度不屑地冷哼了一聲。她把視線重新放在擁在一起哭的男女,「其實追根究底還是要感謝你,如果不是你,這個案子也不會完結。」

「……我以前在戲劇社待過,所以對演技很上手。」

「你什麼意思?」女人嗤笑了聲,「所以你真的認為我是那個共犯?」

既然對方都開啓了話題,辛月也不再客氣,「那你為什麼要說謊?」為什麼要謊報不在場證明,如果不是因為心虛的話那為什麼不直接和他坦白海外交換學生的事情?

「看吧!就是因為知道你會這麼想所以我才不說出來的!」

「你有動機……」

「這他媽的算什麼狗屁動機啊!」

女人這麼一吼後,現場安靜了下來,就連那一對男女也察覺到異狀頻頻往他們這裡看。

「我的老師告訴我,有時候你認為很微小的事情,也會成為荒謬的殺人動機。」他頓了一下,「殺人根本不需要理由。」

「真是無語!你懂這是什麼嗎?」林奕堯扯出難看的扭曲笑容,她把收在包裡的卡片丟到辛月身上,「太陽!」

「除了你以外沒有其他人了。」他不懂對方想要表達什麼,也許是他自己不想去理解。他退開一步,「我已經通知了警方,自首吧……」

遠遠的,就已經可以聽見警笛聲了。

「你會後悔的。」

女人透過眼鏡鏡片看著他的眼神充滿了絕望。

她自己也是明白的吧,自己的處境是多麼的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