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九章 - 盖章与花火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10:52:31pm

其他·同人


2016年11月07日

殷臨央,終身監禁,而林奕堯則是被判二十年監禁。

***

「尹先生今天不是去法院了嗎?」

面對後輩的提問,尹皓宇隨口回答:「做完該做的就趕回來了。」

反正結果肯定也只不過是終身監禁什麼的吧,不會死人的。畢竟已經有醫生證明殷臨央精神不正常。

尹皓宇進入自己的辦公室後便脫下口罩和手套。

只是他還是不明白,究竟是誰殺了莫雨?目的又是什麼?

所以他還是向祿明風討了當初失竊的四分資料。

祿明風、劉可欣、林奕堯、洛易斯。

這四人之中到底是誰和死者有什麼特殊關係不能被人知曉,導致發現秘密的莫雨死亡?

看著白紙黑字的資料所顯示的訊息,尹皓宇雙眼漸漸瞪大,錯愕和驚訝攀上他的臉,彷彿看見了什麼可怕的事物。

不會吧?

洛易斯的DNA條紋圖非常眼熟。

好像是……他猛地反應過來,拿著那份資料跑去檔案室,翻出四年前姦殺案死者的驗屍報告和資料。

不會吧?

他反復確認好多次,那兩張紙上的內容都沒有改變,他甚至將兩張紙疊在一起對比。無論檢查多少次,白紙上的條紋和文字還是那個樣子。

負責檢驗的人都是專業人士,所以不可能出錯。

但是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寧願相信是自己眼花……

偏偏那些紙張就是攤在自己面前,說:他是正確的。

他勸自己冷靜下來,情緒波動太大的話又會像莫雨那次那樣暈倒。

他做了好幾次伸呼吸的動作,待不再感到明顯頭暈之後馬上拉開檔案室的門。

***

他接到了來自尹皓宇的電話。

「祿檢,殷臨央在哪裡?」

就算奇怪尹皓宇為何會問這種問題,但祿明風還是老實交代,「在去監獄的路上。」

尹皓宇提出了第二個疑問,「負責護送的員警是洛易斯嗎?」

「是。」大概是察覺到尹皓宇語氣不對,祿明風詢問,「有什麼問題嗎?」

「請馬上讓人去攔住護送殷臨央的車輛!」

「原因?」

「莫雨身中的子彈是警隊發派的款式,驗屍的那個菜鳥,他媽的居然連警用的手槍子彈都不懂!」尹皓宇喘著氣,說話中夾帶著幾聲很重的咳嗽,非常困難地傳達話語,「開槍的人是洛易斯!」

「這不可能,警用的手槍不可能會有這種威力!」祿明風道:「何況洛易斯沒有殺人動機!」

「洛易斯他在警校的時候是機械方面的優等生,改裝根本難不倒他。而且,洛易斯他——嘟。」

尹皓宇的聲音斷在這裡。

正疑惑著的時候,手機再度響起,他以為是尹皓宇再度撥來了,但是手機上顯示的是另一個號碼。

接通後,電話那頭的人調笑著說:「祿檢,過了時辰,怎麼還沒把那個萬惡的強姦犯送過來啊?」

不安的情緒在他心中蔓延……

***

他醒來的時候……應該是說他迷迷糊糊轉醒的時候,他聞到了汽油的味道。

濃烈得像是油槽車漏了一樣。

他反射性地想要移動一下,卻發現到自己手腕上扣著冰冷的東西,連帶的限制住他的行動。

然後,是「噠」的一聲。

他睜開眼,茫然地看了看周圍的景色。

這是一個沒有生氣的地方,有好多很老舊的建築物,似乎是廢樓的樣子,給人感覺陰森森的,好像會有什麼不明東西從陰影處跳出來。

「你醒了?」洛易斯的聲音響起。

朝日往聲音源頭看去,頓時瞪大雙眼。

他看見火在燒。

火焰包圍了他剛剛乘搭的警車……更駭人的是,裡頭坐著一個人。

在那裡的殷臨央沒有反應,直到火勢蔓延到車上,他才清醒過來,然後發出可怕的尖叫。他掙扎著,但是手銬將他銬在車裡,無法逃脫。

火星像雨點一般飛騰。

景象十分淒厲,眼前這烈烈升騰的火焰是無法用任何話語形容恐怖。

朝日木然地張開大口,注視這恐怖的場面,更沒有辦法忽視耳邊傳來的是淒凌的叫喊聲。

可是洛易斯的臉色……

洛易斯那時的臉色,朝日大概永生都不能忘記。

那個人的眼睛好像要把當前的景象一下子吞進去一樣,認真注視着被裹在火之中的人。洛易斯全身映在紅紅的火光中,就連鬍渣都映得很清楚,還有那嘴角上揚著的扭曲笑容。

在警車裡的罪人仰起被火焰與濃煙親吻著的蒼白臉孔。他在火花中,拼命掙扎著,那是如同地獄一般的場景。

朝日感到全身的毫毛一條條豎立了起來。

「洛易斯你瘋啦!」

他被震撼住了。

「快點救人啊啊啊啊啊!」

那輛火燒著的車子發出嚇人的聲響,彷彿在警告。

「阿日,很多時候,法律回應不了我們這些家屬的希冀。」洛易斯難掩心中的喜悅,彷彿在他眼前的不是正在緩緩失去性命的人類,而是一幅最高級華麗的名畫。

  

朝日憋住呼吸,一眼不眨地望著這個一臉輕鬆的洛易斯。

他似乎十分享受見到殷臨央臨死的慘痛,嘴角勾出明顯的笑意,「所以我們只好,親手將他們送進地獄。」

這不是他所認識的洛大哥!

「我也,不可饒恕啊。」

在朝日的瞪視下,洛易斯緩緩地掏出警隊派發的手槍,接著插進自己的嘴裡。

「不——」

砰!

一切都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