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 - 林奕尧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04 10:58:57pm

其他·同人


法院判決,獄刑二十年。

女人在昏暗的房間……不,把這個空間稱作箱子或許會比較恰當,水泥製成的大箱子,黑色的鐵一根又一根地形成一道阻礙人進出唯一入口的屏障。

在那裡面,簡陋的雙層床架的下鋪上,那個女人身穿監獄的橙色服裝,面無表情地玩著自己從牆上掛著的日曆上撕下來的紙張。

「果然不能相信……誰都不能相信。」女人一邊把紙張折成飛機的形狀,一邊喃喃自語,「辛月,擺出一副高尚的樣子,他媽的以為自己是誰,以為自己真的是偵探嗎?是柯南哦?」

女人的名字叫林奕堯,她至今仍不能理解自己為何會被當作共犯。

沒錯,她是被冤枉的。

她做夢都沒想到自己一心一意想為好姐妹揪出兇手,卻連自己都搭進去了,更沒想到那個主動提出幫助的男法醫居然把自己當作另一位兇手——四年前姦殺案現場另一枚腳印的主人。

但無奈檢方的態度很堅定,而且搜查到的證據都對她不利,再加上她的確有那麽做的動機……

所以說她沒那麽做反而不合理。

說得再多也沒人相信她是無辜的。

她只能認命接受。

「去死!」林奕堯發泄一般地捏皺手上的紙張。

好在法官念她當時還年輕不懂事,加上律師硬是把她從涉及殺人案中排除,只是教唆和擄人的罪名。

可是那樣居然也要二十年的刑罰!

她今年二十八歲了,被關上二十年,出獄時都四十八歲了!他媽的怎麼判她個終生監禁啊!

這讓她出去之後要怎麽重新開始生活?

林奕堯心情煩躁,伸手想要抓抓頭髪,卻發現到原本的長髪已經被剪短了,讓她非常不適應。

她嘖了一聲,躺在床鋪上,雙眼盯著上鋪。

這是她入獄後的第五個星期。

監獄的條件比她想像中還要好那麽一點點,至少吃喝拉撒睡都不會很糟糕。而且大概是因為她是殺人共犯的關係,她住的雖然是雙人監獄,但是只有她一個人。

這些天來,她一直反覆思考同樣問題:為什麼是她?

她應該怎樣活下去?

父母親在外面聽見她坐牢的消息,肯定會很失望吧?

「為什麽是我?」

她一手握緊紙張,另一手蓋住眼睛,悲哀地勾起嘴角。

劉可欣和吳筱晨,四年前姦殺案的被害者,被傷害的時候大概也是想著同樣的事情吧?

為什麽是她們?

她在心裏安慰自己:和她們比起來,自己的遭遇算是好的了,只是委屈了一點點,所以要感恩。

反倒是她可憐的兩位好朋友,好姐妹……林奕堯搖搖頭。好朋友?好姐妹?這大概要是過去式才會成立。

胡思亂想之際,她聽見有人走近的聲音。

她本以為沒什麽,但是突然聽見自己的牢門被打開的動靜。

她坐起身,看見獄警把一個生面孔的年輕女人粗暴地推進來,一語不發,之後就把門關上了。

「哎呀,大哥哥對人家溫柔一點嘛!」不認識的女人對著男獄警的背影扮了一個鬼臉,獄警則是理都不理她一下。

林奕堯瞇起眼,打量對方。

女人還蠻高大的,她的頭髪剪得就跟男孩一樣的短,臉孔也比較中性,要不是有那傲人的胸部,林奕堯覺得自己大概會認不出這人的性別。

女人發覺到了林奕堯的存在,馬上很親密地湊近她,整個人爬上她的床,近似男性的大身軀壓上她,雙眼眨巴眨巴地望著她,不掩飾眼底的好奇,「啊咦?」

近距離一看,林奕堯發現對方有一雙非常漂亮的湖水綠色的眼睛。

「你好,我叫蘇藝,認識的都叫我小花,你也可以那樣叫我哦!」自先報上名號的女人露出討好般的燦爛笑容,「你呢?」

小花?

這昵稱怎樣看都和這家伙的外貌不協調。

「林奕堯。」她不耐地說出自己的名字,皺著眉頭,嫌棄似的瞪著對方,「從我床上滾下去。」

「咦,不要那麽冷淡嘛,人家可是為了你才進來的哦!」蘇藝用與身形完全搭不上的撒嬌語氣說。

「什麽東西啊?」林奕堯伸手想要推開對方,卻察覺到蘇藝力氣可能很大,因為她居然推不動!

這種時候她就超想要動腳的,狠狠地用膝蓋頂他的胯下!

……抱歉,這是對付男性的必殺技,對女性似乎不適用。

「下去,坐著說話。」

「可是我比較喜歡這樣!」

「我不喜歡。」信不信再不下去她就給這家伙臉上來一巴掌。

「好吧……」蘇藝不甘不願地離開,盤腳端坐在地上,她只是失落了一會兒,笑容馬上又攀上那張可以稱之為帥氣的臉蛋,「我希望我們以後可以好好相處!」

林奕堯哦了一聲,把手上的紙張揉成球狀,丟進垃圾桶裏。

「啊,差點忘了海蛇交代的事情了!」

被對方這一聲喊叫吸引,林奕堯下意識望過去,正好見到蘇藝正在拉起自己的衣服……靠!

「你做什——?」

蘇藝的衣服下藏著一個折成對半的牛皮紙袋。

「吶,給你的,來自我等『娃娃兵』的賀禮!」

「等下,你為什麽可以把外面的東西帶進來?」雖然嘴上這麽說著,但是林奕堯還是伸手接下牛皮紙袋。她有預感,這裏面的東西會讓她對自己坐冤牢的委屈釋解。

蘇藝露出自豪的表情,「嘿嘿,想帶進來就帶進來了啊,這個世界上沒有我去不了的地方,沒有帶不走的東西!」

林奕堯沒有對蘇藝的話作出回覆,她毫不猶豫地打開那個牛皮紙袋,拉出裏面的東西。

一張照片,一份影印的文件。

那張照片是劉可欣和祿明風的結婚照,劉可欣披著白色的婚紗,臉上漾著幸福的笑容,這對新人令人羨慕不已,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新娘子曾經的遭遇呢?

林奕堯不自覺地也跟著笑了。

至少,可欣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從今往後可以過上安穩美滿的生活,她相信那位檢察官一定會給可欣那樣一個未來。

然後,文件是用英文和俄文寫的,一看就看得出來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字體;一種是給人感覺很壓抑的端正字體,另一種卻是非常的自由隨性,所以讓人可以輕松斷定那份文件是出自兩個人之手。

重點是她完全看不懂。

翻到最後一頁,那上頭有兩張照片。因為影印的關係照片幾乎是全黑的,但是勉強可以看出來人物。

「這個是那個檢察官?」林奕堯倍感驚訝地看著祿明風年輕時候的照片,照片裏的人大概是大學生的年齡,可是他十分地瘦,就像有厭食的人一樣,整個人小小的,手跟腳都很細,就連腳上穿著的鞋子都比一般男生的小一號。

另外一張是比較近期照的,祿明風西裝筆挺,開始長肉了。可是林奕堯不能理解為什麽蘇藝要帶這種東西給她看……

她突然想起了把自己判刑的最致命的證據。

「呵呵……哈哈哈哈!」

「咦咦,你怎麽了?」

「這真的是因果,是報應……」林奕堯低下頭,看見眼淚滴在眼鏡上,模糊了視線。她幹脆閉上眼,抱住自己,盡力不像孩子一樣大哭。

原來是這樣啊……

蘇藝一愣,笨手笨腳地抱住林奕堯,右手放在對方背後拍了又拍,安慰道,「不哭不哭……」

「我認了,我會守護好可欣的幸福。」

後記

實在不知道後記應該寫一些什麼。

首先我向所有讀者道謝。

在寫文的時候,我經常覺得像我這種新人,我挑戰這類型的文根本是作死。

在收集相關資料時候也費了好一番工夫,畢竟不是相關人士,甚至也不認識任何相關人士。尤其是序章,我真的是很用心,為了寫好屍體去翻了好多網頁趴了好多牆,一直想著該怎麼寫出讓人會做夢的屍體(笑)

序章中也得到了不少人的指教真的很感謝他們,還有從序章追到現在的讀者們。

結局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吧哈哈。

當初會選擇姦殺案主要是因為人設——祿明風。我不太懂警察啊、法醫啊這些事情,所以搞不好寫出來的這些變成了奇幻風。倒數的這幾篇都是很趕地寫出來的,所以我自己也覺得品質不怎麼好,可能會拿去修改吧,不過也沒什麼時間。

目前沒有什麼,但這篇出現的蘇藝會帶給林奕堯的人生一個很大的變化,沒有錯,就是要越獄了!娃娃兵將成為「反派」,但是不知道《諾言》會不會正式進入高潮線(?)因為我還沒有動筆。

預告主要角色:林荷茉!

《因果》里大部分人物的份量應該會減少,畢竟死的死、傷的傷、還有一個越獄了!不過還是原班人馬(笑)還有就是和玫亞打鬧的那位上司會攜家眷出現哦!

是說都寫完一部了,莫阡諾的老婆兒子都沒出場誒……

【時間線】

1996-殷臨央(殷子洋)父母離異,殷臨央13歲,羅文奇5歲。洛易斯妻子遭綁,後遭撕票。同年,吳曉晨被吳立強收養。

1997-殷臨央母親帶羅文奇改嫁羅姓商人。

1998-祿家滅門。祿明風11歲

1999-無

2000-殷臨央母親發瘋,入療養院。十一月,殷臨央母親自殺。

2001-2008

2009-殷臨央整容

2010-2011

2012-姦殺案

2013-2015

2016-現在

【兇手】

我定的是祿明風和殷臨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上。

2017.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