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69."蓝"式革命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2-05 2:51:29pm

奇幻·玄幻


平静的日子,平静的时间,平静的生活,持续了多久?

一通播报,一句话,安宁的校园生活,划上句号。

一如既往的休息时间,天台、课室、庭院、教务处、游戏社课室等处却不存在黎空的身影。

那令人厌恶的地方,今天以后,黎空将不再立足于其中。黎空怀抱如此觉悟,推开了圆桌骑士会议室的大门。视线中,有些老面孔和一些新面孔。人员稍有变动,骑士内部还是如此腐朽,黎空不得不叹息。

“游戏社主席,不,称你为‘社长’,你应该会比较喜欢。社长蓝黎空,欢迎你再次来到圆桌骑士的会议室。”

谢夏的笑脸,在黎空眼中是多么地虚伪。透过这脸庞,黎空仿佛看见了詹主任那副得逞、嚣张的嘴脸。但黎空必须忍耐,直到可以将怒气一口气宣泄出来的那刻来临。

沉重的脚步渐次迈向圆桌。唯独英季感觉到,脚步下的怒气,正飘散在大气中。

“今天叫我来,是要我退学,还是其他事呢?”黎空明知故问道。

“承接今早全校师生特别集会的话题,那就是圆桌骑士会把一部分无法为学校排名作出贡献的社团给废除,只为了娱乐而存在的游戏社是其中之一。为了银阳的未来,这些牺牲是值得的。你应该为此感到光荣。”

“竟然一脸正经地说出一派胡言,我还真佩服你。如果我坚决不让你们废除呢?”

“你的选项只有一个,那就是接受我们的决定。”

“在这个民主的时代里搞独裁主义,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愤怒、憎恨、诡异、亢奋,四种元素结合而生的,是如此混沌的表情。和以往那奸诈的表情比起来截然不同。若那奸诈的神情相似邪神的笑容,将此刻的表情形容为破坏神的笑意并无不当。

黎空这张脸,英季还是第一次看见。能把黎空逼入如此愤懑的境地,英季非常想称赞詹主任一番。

无形的力量捂住谢夏的嘴巴,使她说不出任何话语。

空调所显示的温度无变化,十二位骑士却感觉到寒意不断。没有人愿意相信,这寒意是黎空泛起的笑意所引起的。除了了解黎空的人们外。

“谢夏,难不成就没有商讨的余地吗?”

第二任卯之席——妍霞求情道。

混沌的表情不再浮现,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挥发了。妍霞的发言,无论是圆桌骑士,还是黎空,皆为之一惊。

谢夏仍旧说不出一句话。她犹豫了。

坚持立场,那压迫感极有可能二度袭来,情况似乎没有变化;改变主意,计划未必能顺利进行,稍后还可能会被詹主任斥责一番,甚至受到惩罚。

然而,谢夏只有一条路,即使无法呼吸,还是得走下去。

“这是你们投票一致通过的议案,任谁也无法改变。再说,没有贡献的社团,即使给了机会也不会有任何太大的改变,必须肃清!”谢夏以着最坚定的心智,做好觉悟道。

“不能给他们时间吗?如果他们在一段时间后依旧无法对学校作出贡献,才废除社团还不算迟啊!”

“如果是正规社团,那倒没问题。只会自娱自乐的社团,有什么贡献可言?”

“你这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见啊。”黎空打岔。

那灼热又阴暗的眼神,谢夏仿佛看见了自己被怒火烧成灰烬的景色,右脚无意识地往后挪去。恐惧化为冷汗,划过谢夏的脸颊。

这比詹主任发怒时来得恐怖。谢夏第一次觉得,眼神是具有杀伤力与破坏力的。

然而,谢夏不能败给内心的恐惧。唯有奋力抗争到底,才能达至他们的最终目的。

“说起自娱自乐,你们圆桌骑士不也是一样吗?”

“那你就错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银阳的未来。和你们是不一样的!”

“好一句‘为了银阳的未来’啊。那好,我也可以说,不让你废除游戏社,是为了银阳的未来。”

“胡扯!区区一群只会玩游戏的家伙,能对银阳作出什么贡献?”

“我们的贡献不大,就只是掀起革命而已。”

孟曏嘴角微微上升,所等待的话语,终于出现了。

詹主任的心腹们想要把惊愕的神情隐藏起来,但办不到。那副疑惑又惊愕的表情,正是黎空想看见的。

在圆桌骑士掌控了绝大部分的权力之下,黎空到底还能搞什么花样?心腹们十分关注此问题。

只要在脑海中把圆桌骑士赋予理科生的特权浏览一遍,众人一定能找到答案。最快与答案接触的人,就是诧异神情率先升级的那位。曼棋脸部表情的变化,逃不过黎空的双目。

“我真要感谢你们赋予理科生特权,这样我就能许下一个愿望了。”

詹主任所设下的规则,反而给黎空制造了如此的机会,是她们万万没有料到的。这一轮裁决的走势,完全被黎空的“魔掌”给掌控。绝望覆盖心腹们的内心与脸庞。

明明处于劣势中的劣势,谢夏反而凭着冷静的思维找到了破绽,反将黎空一军。

“那个特权,只有满足任务才能使用,但我们还未发布任务,你要如何完成呢?”

谢夏的话扭转乾坤,驱散同伴们内心与眼前的绝望,使他们重新看见希望。

然而,黎空冷笑了。

“我可没有说要用这个月的特权。我要使用的,是上个月的特权。”

圆桌骑士的议案中,其中一条正是阐述了“特权可以累积起来,但最多只能累积三次”这一点。事实是黎空在上一个月完成了所赋予的任务,而那特权并未被使用,意味着在此刻使用是被允许的。

这下,即便谢夏是多么的不愿意,都得接受这个事实。

“把你的愿望说出来。能力范围内的,我们都能接受。”谢夏心不甘情不愿道。

黎空早已知道谢夏会这样说。按照这情势,直接说出“永久性解散圆桌骑士”这个愿望是无法被实现的。为此而准备的“蓝”式革命,是时候登场了。

“我们来一场生存游戏吧!”

又一个爆炸性的发言。一众人完全无法理解黎空有何盘算。

“请对此游戏作出具体的解释。”

“很简单,这是一场持续四十小时的守护灵大混战。直到缃蕾或夕雨被打败为止,否则将持续不断,直到四十小时过去。如果夕雨落败或四十小时过去,游戏社就解散,属于我方阵营的人马都会退学;如果缃蕾输了,圆桌骑士永久性解散。这个赌注,你们能接受吗?”

只要打败夕雨,黎空一行人将永远从银阳消失。如此诱人的赌注,谢夏十分愿意背负风险来接受这个游戏。在那之前,她得了解风险有多大,才能下决定。

“你刚提起阵营,那要如何区分阵营?”

“现在开始的一个小时可招揽人手,招到的人就自动加入各自的阵营。”

谢夏在内心嘲笑黎空那错误的判断。

“那好。还有其他规则吗?”

“还有两个。第一,战败的守护灵在四十小时结束之前无法重新召唤。第二,没有加入任何阵营的,可以自由活动。对战的场地由你决定。你意下如何?”

两个规则都不会对詹主任的目的不利。综合所有条件,谢夏认为这是值得应许的愿望。在那之前,得问过作为顾问的校长、詹主任和王老师三人的意见,当然也少不了其他骑士。

审核的结果,不到五分钟就出炉了。

*****

过去至今,给某个时代带来变革的,往往只有一句话。银阳也迎来了如此的时期。

“接下来会进行一场持续四十小时的生存游戏。凡是加入圆桌骑士阵营的人,都有机会成为骑士候补,条件就是打败蓝黎空的守护灵——夕雨。”

一句话,就招揽了大量想要加入圆桌骑士,或想要击溃黎空的学生。

银阳各处,充斥着讨论的声浪。

喧闹的银阳,真是久违了。嘉年华、庆典以外的日子,只有师生组织而成的人潮,难以制造此等氛围。少年并没有想到,自己掀起的一场革命竟能带来如此效应。然而,热腾的环境,却有一处与此格格不入,如与世隔绝的荒岛那般宁静。

任谁也没有料到,把气氛炒得如此火热的主谋,正在静谧的教务处里悠哉地品茶。

“今天的茶,有些淡。”

“你差不多每天都过来,茶叶都用光了。话说回来,你这么悠闲行吗?你别忘了,你的对手,几乎是全校的学生。”王老师吐槽后,用严肃地语气道出此话。

“说实在的,这悬殊的人数,我也不清楚是否有胜算。”

黎空缓缓放下茶杯。嘴上的话和脸上的表情完全是两码子的事。这值得王老师吐槽一番。

“瞧你这副自信的模样,完全不像是没有胜算啊!”

“反正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和那么多敌人交锋。每一次都有办法活下来,这一次应该也不成问题。而且,我们的数据库里,可是有许多‘秘密武器’啊!”

阴险的笑脸,自信的语气,得以看出那不是简单的秘密武器。

既然当事人秉持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态度,王老师没有必要加以评论。

“看你压抑了那么久,今天就把所有不满释放出来,给点颜色老太婆看,把她的手下们全部打垮!”

“这是当然的。我不大闹银阳,还有谁敢来?”

黎空摩拳擦掌,亢奋的嘴脸盖过了阴险的笑意,按捺不住那沸腾的血液,准备放夕雨出来大闹一番。

时间将黎空的想象带来现实。

黎空的视线落在时钟上,身体自动离开沙发。将茶水饮尽、伸懒腰、舒展筋骨这一连串的行动,预示着黎空即将踏出教务处,前往沙场。

“这是你在银阳的最后一战了,全力以赴,不留遗憾地大干一场吧!”

“那当然!”

王老师举起右拳,待黎空经过时和他的拳头对碰,作为饯别。

门关上了。这群人的身影,说不定好一段时间不会在教务处里出现了。想到这里,王老师内心萌生了萧瑟的感觉。

雷灾发生至今,黎空参与了不少战役,这是王老师第一次亲自目送黎空前往战场。王老师此刻才发现,黎空的背影和过去比起来,宽大了许多。不单是黎空,大龙和宙扬等人皆是如此。

“成长了呢。为师者,父母心。原来看见这群毛孩成长起来,是这样开心的。”

正因为雷灾,才会激起他们那为了守护重要的人、事、物而献上自己一切的心,他们方能在短短一个月取得如此成长。王老师开始认为,雷灾不完全是坏事。

“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们一定是有担当的男子汉了。”

*****

走廊两侧,被大龙和宙扬占领。

黎空越过他们后,停下、回首、点头。三人的表情是如此严肃,却不失如同当初闯进入霄山时那热血的表情。

“‘蓝’式革命,开始了。”

话音落下,景色瞬变。三人的身影,奔驰于战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