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XVII - LXXXV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8-02-06 7:28:56am

其他·同人


为了避免被其他房客的朋友意外遇上,施敏(女学生的名字,问了)硬是要我们跟着她和她的男友一起到房间里谈。

“前天的消息刚传出去昨天就来了一大群人聚在门口那里,今天到学校参加活动也被一些认识的或者知道我住哪的人围着问,烦死了。”施敏连背包也没放下就一屁股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抱怨:“要是在大厅里谈这件事被其他谁谁谁看到又会传到食堂大婶那里的啦。”

呃……这……

好像太过于夸张了点。食堂的大婶真的有那个时间与学生聊天吗?但排除掉这一点的话,她的抱怨其实也没什么错。

因为自己倒霉、同屋的人遇上这种事情就被其他人围着然后拼了命一样一直在问这件事,是我也会觉得烦人啊。但我比起她来说还要幸运许多,毕竟班上没人知道我在侦探社打工。倒是小依,明天上学她可能会落得和施敏一样的地步吧……应该不会,她只要倒下来装睡就行。

“你们怎么还站着?”施敏看着我们说:“在床上坐着啊。”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我都这么说了难道还有什么无礼的地方吗?还是你们要这样站着到我们聊完为止?”

说的也没错……

没经过主人同意就坐在对方的床上是有点失礼,但她都同意了,而且还是以命令的语气要求我们坐下的所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况且我们也不能一直这样站着,之后还得走回去啊……

听从她的指示,我和乐寅两人坐了下来。但当我们想要开始话题的时候却被她制止了,说是先等展宏(她男友)去厕所回来才开始。

这段期间,她一直在问为什么调查进度这么慢?都过了几天了为什么还没给出解答?为什么报纸没有刊登本•瓦特的死因?是不是连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会不会这不是什么凶杀案而是传染病等等的问题。

我们能做的事就只是照实回答而已。但也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所以就干脆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去……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吧?

“啊,还在啊?”展宏推开房门,看见我和乐寅还在这里,略显不快。他没说出来,但脸上的表情写的一清二楚。他从外边拉了一张椅子进来以后坐下,问:“不是来跟施敏报告进度的咩?为什么还在这里?”

“报告什么进度啦!”施敏笑着说:“我哪来的钱请私家侦探啊?就算有也不会为了一个不怎么认识的请私家侦探啊!”

“说到这个,他们真的是侦探吗?”展宏瞪着我们说:“这两个一看就知道连中学都没毕业,这小妹妹不会是个小学生吧?”

因为年龄关系经常在办案的时候被其他人调侃这种事我已经习惯了,但从没遇到过因为外貌而评级我的人……

我是瘦了点,是矮了点,但也不至于被认为是小学生吧?

“喂,这样打击人家的自信心真的没问题吗?”施敏浅笑着说。

“那个,如果我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的话你是否愿意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板着脸问。

生气了。现在心情有点不爽。

我从来就没有想到会有在其他人面前生气的一天,但不管我的脾气再怎么好也是有底限的啊,而我眼前这个在厕所里待了半个小时、疑似极度便秘的男子就正踩在底限上。

“当然。”

他话才刚说完我就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证件,包括身份证一并递到他眼前。除了证明自己的身份以外也必须要证明自己的年龄。不为什么,就只为了证明他眼睛瞎了。但因为瞎子看不见,所以就证明他眼睛有问题就行。

“不会是假——”

“报警啊。”

“……”

量他也不敢。

“你惹人家生气了啊……”施敏在展宏耳边小声说道。乐寅有没有听见我不知道,我是听得一清二楚。但这件事就先暂且罢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首先,昨天有没有人过来这里说是帮某某人拿东西?”

“蛮多的,最近学校办活动,这里也有人是主办方所以会托一些人过来拿需要用到的物品。”

“有没有什么比较特别的?”

“嘶……”

施敏闭上眼,努力地回想着,但给出答案的不是她,而是展宏。

“有,说是警察,要拿点东西所以——”

“所以你就让他进来把他要的东西带走了,对不对?”

被我这么问,他也只能点一点头表示正确。

“你这么说我倒是有点印象了啊。”施敏点了点头,说:“好像是个中年来着。”

“江先生,听到了吧?”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沉默的乐寅突然开口说话,我转过头去看才发现他手上拿着的手机正拨通着电话,而联络人就是先生。

“听到,让他们把那个人的样貌描述出来,能画出来的话是最好但没办法的话也没关系。”先生说:“娜资,妳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吧?”

“啊,嗯。”

“那么你们两个今晚加班,时薪双倍。”

原本想要推辞掉的,结果我还没能来得及开口先生就把电话挂了。加班的话我是无所谓啦,反正回到家里也没什么事情做。虽然明天还需要上学,今天早点睡会比较好但有工作的话也没什么大问题的。只是时薪双倍……这真的有那个必要吗?

“你们听到了吧?”乐寅问了问眼前两人,说:“能画出来的话就画吧,没办法就——”

“没办法,这个真的没办法。”施敏苦笑着说:“我们还是把特征写出来就行。”

她拿出一张纸,转过身面对书桌然后和展宏一起回想那个人的长相,花了好一段时间他们才把特征写好。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施敏她一开始也不是记得很清楚,而另外一个就只是眼睛有问题罢了。

“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这样。”施敏转过来把纸张递给我们。

身高于一米七至一米八之间,身材中等,样貌看起来像是个二三十岁的男子。大鼻子、小耳朵,嘴角一颗痣。

拥有这些特征的人似乎不少啊,虽然最后一点是蛮少见的。

“还有什么吗?”展宏不耐烦地问。

知道了长相,还有什么必须知道的吗?可以的话我还想要知道那人的姓名地址,对方还说了自己是警察想要拿东西那应该也有警员证件吧?

当然,我不能要求太多。他们能够给出长相就已经很好了,毕竟这种事情也不是谁都能记得一清二楚的啊。

啊,差点忘了。

“人是什么时候来的?”我问。

“大概是晚上八点多吧。”

晚上八点之后有个身高一米七以上的男子过来这里,自称警察然后上到楼上把喇叭带走……

“你们有看着他离开吗?”

“有。”

“他带着什么东西离开?”

施敏举起双手,在胸前比划出一个长度将近她肩宽、高度将近她肩膀到手肘长度的正方形,说:“大概是这么大的箱子,里面装些什么就不知道了。今早其他人出门前也没听说有人丢了什么东西。”

就只是为了装个喇叭而已,有必要用到那么大的箱子吗?还是说他还有什么东西需要一起带走?亦或是这只是为了令我们觉得犯人已经来把一切收拾干净,这里已经没有其它证物了?

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只有犯人自己知道而已。

“应该就只是这样而已吧?”乐寅看着我问。

我点一点头回应以后我们同时站了起来。

“目前为止就是这样。”乐寅笑着说:“以后还有什么事的话会再过来一趟的。”

我不想要再过来这里了……除非有什么新线索,那另当别论。

“没事,有什么事再来找我。”施敏笑着朝我们挥了挥手:“得空没事做的时候也可以过来找我。”

哦……诶?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离开了。”乐寅苦笑着说。

“再见。”

为什么说得好像我们一定会再见面一样?当然,能的话肯定是希望可以继续见面的,但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希望不会是这种情况。

道别以后,乐寅把我往房间外推,像是特别赶时间一样但我还有一件事没办。

“那个……”我把头往房间里探去,看着房间内的两个人说:“在厕所便秘三十分钟很辛苦吧?最近还是少吃点油炸的食物比较好,不然生痔垫发炎变痔疮然后入院的话还得麻烦施敏姐照顾你,名副其实的 cover your axx了。”

听我说完,施敏直接放声大笑。

“妳——”

我没让他把话说出来就直接把门关上了。他被我这么羞辱一番肯定是气得血压狂飙,我一度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但到最后门并没有打开,大概是被施敏阻止了吧。

让你取笑我的身形。

“妳生气了啊……”乐寅讶异地看着我。

“没有。”

“不,妳绝对是生气了。”他板着脸说。

所以说我才不擅长说谎啊……

自己的心情全都写在了脸上,自以为自己已经表现得非常冷静了的说,结果还是一眼就被人家看穿。

“就这么介意自己的身高吗?”乐寅好奇地问。

“也不是啦……”我回应道:“就,就都快中学毕业了还被人家当成小学生,有点不开心而已……”

如果顺利的话今年毕业以后就要上大学了,结果还被人家误认为是个小学生,对于我来说是有点丢人。虽然这是基因序列所决定的事,但也有一小部分是自己没怎么运动的责任不是吗?

“不聊这事了。”乐寅叹了口气,说:“接下来妳要怎么做?”

“先看一看其他人回来了没。”我打了个哈欠,说:“虽然施敏姐并不像是在胡说但如果有其他人的证词的话会更好。说不定其他人看到的会更加详细一点。”

“但施敏姐她的房间是最靠近房子大门的啊。”乐寅疑惑地问:“看得最清楚的不应该是他们吗?”

“他们只是把人放进来然后看着人搬东西出去罢了。”我说:“楼上的房客看到一个陌生人进来并且尝试带走属于这里的东西肯定会上前阻止的吧?”

“原来如此……”乐寅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这其实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我不知道其他房客会不会阻止一个陌生人堂而皇之走进案发现场然后把东西带走。或许他们会觉得这不关自己的事所以就没理会那么多也说不定。

这些事在遇到其他的房客以后就会知道了,但问题就在于这个时候除了施敏以外没有人在,所以只能打消那个念头了。不过现在时间还早,就这么回去的话或许不太适合但现在又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呢?

如果是先生的话,他到底会怎么做?

“接下来就没什么事了啊……”

从宿舍里出来以后乐寅提议说先吃点东西再回去,正好我也有点饿了所以就同意了。跟着他去到附近的餐厅,点了餐以后脑子里想的却是工作的事。

我不认为自己是个工作狂,能够偷懒的时候我也是会偷懒一下下的,只是不知为何我会特别在意这一件案子。在事务所工作了这么久,真正接触过杀人案件的时候才只有三次,而且这就是第三次我难免会有些在意。但是,我在意的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继续调查这件事的原因是什么。当,当然,我们接受委托的目的就是为了将罪犯绳之于法,但我真的是这么想的吗?难道不是因为这看起来好玩才继续的吗?

会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我在接到了偷窃案之类的一些比较普通的案件的时候似乎没有现在那么有干劲,而且现在也没和之前一样、听到有人遇害会有一种讶异的感觉。

“娜资!”

“啊!是!”

乐寅突然大声地喊了我的名字,吓了我一大跳,差点就从椅子上跌下来。

“妳在烦着什么啊?”乐寅看着我,似乎早就已经看穿我心里在想什么一样,说:“柯依那家伙情商负数可能看不出但我不是,有什么事就说出来。”

“没,没什么啦。”我强迫着自己笑着把这句话说出来。

或许只是我想多了吧……或许我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一样糟糕。如果就这样把我所想的告诉给乐寅知道的话他肯定会觉得我很奇怪的。

他就只是像刚才一样,用担心我的眼光盯着我看。

“真,真的没事啦……”

“真的是这样的话就好。”

怎么说得好像我在说谎似的……虽然我这次真的是在说谎。他大概也是察觉到了吧,只不过是怕硬逼着我说会很尴尬才会放弃的……

“所以东西吃完以后妳想要干嘛?”

“诶?你不是说要回去吗?”

“反正回去以后妳也没办法好好坐下来休息的不是吗?”他浅笑着说:“那还不如趁这个时候想一想自己要做什么,把要做的事做完以后才回去。”

说的也是……反正回去以后听先生分析完就算没想到什么也会想办法找些事做,那还不如先把能做的事都做完以后才回去。

不过,我真的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吗?如果是先生的话肯定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才好的……但刚才的电话他说我知道应该做些什么,还说今晚加班,那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做的事是需要过夜的吗?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应该就是在先生家里过夜了吧。但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也没必要在电话里说啊……

我应该做些什么——

不对,这个时候就不要用自己的角度来思考这种事情了,应该站在先生以及老师的角度来思考这件事。如果我是他们且自己有一个下属的话,我会要他做些什么?他们平时做的事情就是守株待兔,现在自己没那个时间干这回事就……

“打电话给——”

“嘘。”

我正想要开口叫乐寅打电话给先生或者老师的时候他却正接听着电话。

“因为那里没其他人所以就先去吃饭了……”

“诶?有人在啊……”

“是,待会见。”乐寅说完以后便把电话挂了。

原本还想要跟老师说一说话的……

“娜资,待会老师会过来接我们,说是会见面的时候才解释有什么工作……”乐寅看着我,疑惑地说:“不过这到底是什么工作啊,不能再电话里说吗?”

“我大概已经知道了……”

“哦,说来听听。”乐寅好奇地看着我。

这一切(除了犯人)都在先生的掌握之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