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49:肉盾和输出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2-07 12:55:59am

奇幻·玄幻


凯特面无表情,晓雪刚刚那一巴掌看上去倒是没什么效果,虽然他的脸上烙下了一道泛红的掌影,身体缠附上的黑色甲虫才是他现在最该注意的,再继续下去,剩下的魔力迟早都会被它们榨干,可这群黑色甲虫的的颚钳是牢牢镶入了凯特的皮肉,普通的蛮力拨弄是无法把它们甩下的。

无可奈何之际,凯特唯有运起现在珍稀如宝石的魔力充斥全身,经过全身的汗孔瞬间爆发出来,强行把身上死缠烂打的黑色甲虫给震脱了。尽管如此,这也无法给黑色甲虫实际伤害,最多是暂时把它们逼退而已。在它们卷土重来之前,凯特抓紧时间领着晓雪逃亡。由于形势危急,晓雪也顾不上凯特刚刚的荒谬问题,整个人是处于一个被动状态,只能乖乖配合凯特的步伐行动,她可不想再被身后追来的那群虫子咬上一口,那是非常疼的。

最终,两人好不容易才拐进了一个小房间,凯特利用自己带着的灵符如法炮制,再度利用符纸制造出遮掩房间存在的幻觉,瞒过了没有智慧的虫潮,直到它们全都从外头的走廊略过,两人才总算争取到了一些喘息时间,但还不敢松懈,大厦外头的亚巴顿可不是蠢货,必然会用同样的方法把两人逼出来。

匆忙奔跑之际,凯特还没等晓雪开口提出疑问,就率先拔下了她一根头发,甚至也不做半点考量。

“你幹什么!?”即使头发被冷不防拔起的刺痛只有一瞬间,但晓雪还是下意识用手去抚了抚泛疼的头皮,但眼下的情形也只能让她发发牢骚,因为后头的虫潮还没放弃追捕两人。

“不想死就别废话。”凯特显然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或者该说是紧要关头所致?他自顾自地从大衣内掏出了张道家符纸,并把晓雪的长发置入其中,折叠了起来。

晓雪也不再多问,虽然不清楚凯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晓雪很清楚他的实力,眼下这种随时把命搭上的局面,她也只能选择静静观望凯特的一举一动。

凯特用剑指钳住折成小片的符纸,凭空比划了几下后,就直接把符纸给吃了下去,这让晓雪看得傻眼,毕竟那符纸里头可是包着自己的头发,怎么看都不卫生!

咦?

冷不防,凯特突然化作一道黑影,窜入了晓雪奔跑不停的影子中,是黑魔法的中阶技能————潜影;晓雪之前就已经见识过了。

晓雪登时还不以为意,但她的反应很快就有了起伏。

等等!?

“喂!你太赖了吧?!就这样躲进去影子里?!”晓雪这才意识到哪儿不对头,此刻的她表情瞬间爬满了坑爹二字,但后有追兵的情形又容不得她就此停下脚步,只能继续死命往前跑。

“妳应该知道rpg即时对战游戏吧?”凯特在影子中提问道。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说些有的没的!堂堂男子汉就给我出来面对啊!”晓雪现在除了满嘴的抱怨,丝毫拿凯特没辙,身后那咄咄逼人的虫潮都要她急哭了。

“输出角色通常都缺乏防御力,总需要耐打的肉盾掩护,妳本身的战斗力没我强,不过妳体内的白魔法力量正是这些黑色甲虫的克星,所以只能由妳当肉盾的角色了,我就委屈点做个幕后的输出,彼此加油吧。”凯特没理晓雪的抱怨,在影子中自顾自地解说道。

“委屈你妹啊!加油你个鬼!别开玩笑了!我是肉也不带这么卖的!!!”晓雪总算明白了凯特之前所提的‘卖肉’二字之意;这卖得还真是华丽。

她心中那只突然浮现的草泥马正露出相当呆萌的表情,悠哉哉地啃着青草,放了个屁......

“妳只要把我带到那只大独角仙的附近,剩下我会处理。”凯特继续在影子里自说自话,晓雪险些没被气得呕出血来。

凯特倒好,躲在安全的地方乐得轻松,自己却不得不在外头面对虫潮的来袭,甚至必须连着他的份加油跑,她是恨不得要把凯特从影子里揪出来海扁。

“你说得轻松!在跑的可是我!能不能甩掉它们还难说!”晓雪所指的它们自然是后方死缠不休的黑色甲虫。

“被虫子咬几口死不了人的,稍后涂涂口水不就好了?”凯特回答。

被咬几口?!后面那密密麻麻的虫潮怎么看都至少有数千只的黑色甲虫,被追上岂是被咬几口这么简单?!分分钟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自个儿躲在安全地带却说出这般风凉话!

此时,晓雪脑海中莫名浮出了人生的走马灯,她从中看见了一个荒芜而美丽的地方,这里千百只成群生活的草泥马们正用着丧心病狂的笑声嘲讽她,这想必就是传说中的圣地——————马勒戈壁!

“少拿你这个怪物跟我这个淑女做比较!老娘可是人类!”晓雪激动得破口大骂,尽管疲劳已经快占据了她的双腿,可她的脚步却丝毫不敢缓下

纵然她很不爽凯特将自己当做便车,但稍微回头观望一下那来势汹汹的虫潮,无奈的她只能含泪埋怨自己的命苦。

可恶啊!!!下次打死也绝对不和这个卖肉的坑货组团了!

“别担心,我本身还不指望妳的身手。”凯特冷嘲道。

“有种你就出来啊!只会躲在影子里说话!”晓雪很不耐烦地回呛道。

随后,凯特沉默不语,似乎是无法反驳了。

咦?

这时候,晓雪发现到自己的手好似系上了傀儡线般,不由自主地举起。她的手之后更是握为拳形再张开,重复了好几次,若非她现在疲于逃命,她恐怕早已吓得胆寒。

我的手?怎么回事......

“拿去吧。”只闻影子中的凯特道。

在晓雪彷徨之际,她的影子中也飞出了一叠绑好的灵符,晓雪的手却不受控制地灵巧地接下。

“你到底对我身体做了什么?!”晓雪这才意识到是凯特动的手脚,她的双脚仍在持续奔跑,她却无法从双腿上感觉到操控感,她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凯特给支配了。

“别担心,我刚刚借了妳一根头发施展道家的【纵合术】,妳的身体之后会造着我所想的方式活动,毕竟妳那蹩脚的身上要接近亚巴顿是很困难的,而我又忌惮那些黑色甲虫,所以只能在影子里支援妳的行动,这跟机动战士是一样的概念。”凯特解释道。

“别擅自对别人的身体动手脚!”晓雪虽然身体失去了主控权,但思考还是很清晰的。

“妳手上拿着的是道家灵符,上头写着的字体就有类似言灵的力量,只要懂得使用方法就能以最小限度的魔力释放出灵符的能力,我待会儿会通过纵合术来指挥妳施展,这样能大大确保妳的生存率。”凯特完全无视了晓雪的牢骚,再度解释了起来。

“你丫听人说话啊!”晓雪是真的快哭了,亚巴顿的强悍她还是心有余悸的,这般充满危险和刺激的突击行动说穿了就是在虐待菜鸟。她无论心脏、思考或者胆子都快无法负荷了,甚至开始有了逃避现实的趋向。

如果这是梦的话就给我快点醒来!!

“咬紧牙关咯。”凯特一声警惕后,晓雪的身体就从一旁破掉的玻璃窗户跳了出去。

妈妈咪呀!

那可是有足足十几楼的高度,正常人光是看着,双脚都会禁不住打起寒颤,晓雪也不例外,但肉体的主控权不在于她是很无奈的。她也唯有随着地心引力而高速下坠,过程中拉出的气流更是刮得她五官乱舞、寒凉刺骨;

她此刻的心是崩溃的,思考已然清空,就差没吓得口吐白沫,昏死过去。

凯特这样的队友简直堪称极品!专业坑人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