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37、38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09 8:24:53pm

奇幻·玄幻


2-37

但景于沒有那個膽子,只能無奈的嘆氣,別奢望這些貴人們懂這種小人物的悲哀,還是乖乖等外面打完,好好的伺候這幾位的想法比較實在。

厄臨終於還劍入鞘,瑞斯見狀也收起了手中的劍,沒有這兩把明晃晃的兵器在一旁,傲炎似乎關上了名為忍耐的開關,ㄧ手拉著厄臨一手拉著瑞斯,張大小嘴開始大聲的哭,已足以驚動全城的氣勢用力的哭,厄臨、瑞斯第一時間蹲下要安撫傲炎,不可避免的碰在一起,厄臨立刻一個眼神瞪過去,敢跟我搶,找死啊!

瑞斯摸摸鼻子退開,厄臨小心的輕拍傲炎,哄著他開心,順手拉過瑞斯的衣服來擦傲炎的小臉,當然也免不了擤鼻涕了,看的瑞斯是哭笑不得,罷了!當奴才的就是這樣的命,還能說什麼?直到傲炎哭累了睡著了,瑞斯的衣服才被放過一馬,厄臨脫下自己的外袍給傲炎蓋上,誰叫瑞斯的已經被傲炎折騰到不能看的地步了呢?

在厄臨忙著安撫的時候,瑞斯也盡職的開始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厄臨這才明白外面到底是怎麼了,旋靈國都中有四所學校,以貴族與平民做分別,然後再以學科分類,之前銘泌提過,最後被厄臨躲過的那間學校也在這四所之中,而現在在外面胡鬧的則是平民戰士學院的學生,景于也是這所學校其中一員,所以景于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學院的制度是這樣的,上學期全部授課,期末考試筆試,至於下學期,學期只上半學期的課程,然後就由學生們各自組隊外出冒險或是執行任務,依照表現來決定分數,其中有很多詳細的規則瑞斯沒有細究,但這已經足以讓所有人之道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了,事關成績,也就與未來有關,成績好的人會被學校舉薦直接進入政府部門,成績不好的當然就是收拾行李各自回家,他們怎麼不急?

於是,小到治療藥水,大到厲害的隊友,他們什麼都能吵,什麼都能打,每當到了這個季節,就是一連串的吵鬧、打架,城衛軍們也都習以為常,對於這些加重他們工作的人也毫不客氣的加重他們的期末考難度:抓進牢裡讓他們進行任務的時間更加緊張,夠刺激了吧?

隨著外面的聲音逐漸轉小,景于再次開了條縫隙往外看,發現外面沒有人了,鼓起勇氣將門拉開,外面真的安靜了!

長長的吐了口氣,景于終於安心的打開門,發現隔壁的鄰居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相互笑笑給了個安心的眼神後,景于對著裡面大喊:「阿姨,學長姐他們打完了,你可以出門買菜了,我先走了喔!」聽見景于這樣大聲喊,厄臨立刻一眼瞪過去,他的小傲炎在睡覺,吵什麼吵?

「好!路上小心。」還來不及做什麼,屋子裡面傳來同樣大聲的聲響,厄臨臉色大變,但屋中那位女士剛才還收留他們,讓厄臨發作不得,只好再次惡狠狠的瞪過景于,轉身溫柔的抱起傲炎,但是以厄臨的身形傲炎是個略嫌太大的負擔,瑞斯想接手卻被厄臨的殺人目光瞪回去,躲起來的護衛們可沒那個膽子管主子的事情,就讓厄臨抱著傲炎走在路上,引起眾人側目。

2-38

景于見狀連忙跟上,拉拉瑞斯的衣服問:「你們要去哪裡?爲什麼不等他睡醒再走?還是叫醒他也可以啊?」

「你找死啊!」一聽到這,瑞斯連忙捂住景于的嘴,湊到他耳邊說:「大公子寵弟弟寵的很,怎麼可能捨得他睡到中途被吵醒?」往前看了一下,確定厄臨沒有聽到剛才景于說什麼,瑞斯這才鬆了口氣。「你要去哪裡?」

「還說呢,我是宮裡面照顧馬的,原本這時候是在吃午餐,現在被這一拖今天又得餓著肚子工作了。」一聽到這問題,景于立刻拋開詢問厄臨等人身分的想法,抱怨了起來,這樣子他中午沒得吃,晚餐要到晚上8點才能吃,還有整整8個小時要熬啊!

「宮裡阿!」瑞斯點點頭,這樣會認識厄臨就不那麼奇怪了,瑞斯想了想,往前走幾步湊到厄臨耳邊詢問:「殿下,接下來要去哪?是不是先回宮裡去?」低頭看了一下傲炎安祥的睡臉。

厄臨臉色不變,似乎負擔一個傲炎還不算什麼,只是看著瑞斯搖頭,然後停下腳步,示意景于走在前面,景于乖乖的往前走,卻發現厄臨他們一直跟在他身後,他們該不會要去皇宮吧?他可沒有那個資格帶人進去阿!

景于心中七上八下的,用最緩慢的腳步來到了宫門前,回頭一看厄臨他們還跟在後面。

「景于,你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晚?」門口的侍衛都認識他,接過他的腰牌之後隨口關心一下。「你後面的人是誰?不會是親戚之類的吧!不能帶進去喔!」侍衛們善意的提醒,很多人總以為他們在宮裡工作,就可以偷偷跟來一窺宫中的雄偉霸氣,但實際上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侍衛們頂多讓沒辦法照顧孩子的人把孩子帶進去,但絕對不可能讓已經這麼大的孩子進去。

「我也不知道,我說我要到宫裡來工作,他們就一直跟著。」景于苦笑。

「他們是誰?」侍衛一聽就知道他接下來要做什麼了,但是基於跟景于的熟識,侍衛還是問了一句。「景于,下次不要隨便告訴別人你在宮裡工作,很危險。」有多少人因為這樣隨便向人炫耀,而慘遭威脅或者是毒手,不得不防啊!

「我不認識的人,但是以前我在裡面有遇到過那個抱著另ㄧ個小孩的那位,他們身份好像很不一般。」景于指了一下厄臨。「他抱的是他的弟弟,另ㄧ個是他弟弟的侍讀。」

聽景于這樣說,侍衛也皺眉,他終於知道爲什麼景于會有這樣的表現,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情況,侍衛核過景于的腰牌,然後另ㄧ位走過來搜身,之前與景于交談的那位侍衛走向三人,瑞斯第一步往前走,掏出自己的腰牌。

一旁有另ㄧ個人走過來,按住瑞斯的手,瑞斯吃驚的看著她,那是個普通的市民,但他接下來做的事情一點也不普通,他掏出一面鍍金的令牌,走上前去低聲與侍衛交代,這當然是一直躲在後面的護衛人員,ㄧ看到這一幕,瑞斯終於鬆了口氣,原來他們後面一直跟著這些人,實在太好了,但轉頭一想,他闖的禍不就所有人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