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XXXIX - LXXXI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8-02-10 7:27:25pm

其他·同人


我和乐寅两人用完餐以后便站在餐厅门口,等待老师过来载送。当然,在此之前我已经跟乐寅解释好为什么了。

一开始先生就预想到我会想出这个办法,所以才会说我知道应该怎么做而非常碰巧的,这就是先生想要我做的事。他想要我今天就到第三个被害者的住家里住几天,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可疑人物过来回收电子产品。

当然,我把这个方法说出来的时候乐寅是万般的不愿意。但是,除了这个方法以外,我们还有另一条路走吗?

没有,所以这是一定要做的事。

“娜资。”

听见乐寅叫我,原本盯着地面沉思的我抬起头,转过去看着他。他背后倚着柱子,双眼望向多云的天空,似乎是在烦恼着什么一样。

“什么事?”我问。

“为什么妳会这么执着于这份工作?”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只是稍微的把头往这里转过来然后斜视着我。

就算你这么问我,我一时之间也给不出答案啊……毕竟,不久之前的我也在烦恼着这个问题。

因为好玩、刺激的话,我会不会太过于没有人性了?因为某人对某人的不满,所以他起了杀机然后实行计划把人杀害。而我在这里却依赖着这样子的事件来寻求快感,这和打心底祈祷着每天都会有凶杀事件有差别吗?

没有。

“妳自己也给不出答案,不是吗?”他就这样盯着我看,让我感觉有点不自在。

‘事出必有因’这五个大字,是否又没有作用了?

有好几次,我都认为这些案子有着什么动机,但几乎每一次都被否定了。第一起杀人事件,凶手的动机原本只是帮其他人杀掉第一个死者而已,但却因为闹大了所以就玩了起来。第二起杀人事件,凶手完全没有什么动机,他就只是单纯的骇进其他人的心脏起伏器然后让机器故障导致死亡而已。原本以为是他想要报复之前被开除或者帮其他品牌的厂商除掉对手,但就在开庭审问的那一天,凶手只是说了自己想要这么做所以就做了,仅此而已。

一个人把另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就这样杀了,什么原因都没有,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们一时起兴所以就演变成这种地步。

那我执着于这份工作,是否也和这些杀人犯一样,什么理由都没有呢?

“不知道。”我闭上眼,思考着这个问题的同时向乐寅说:“我一开始会加入事务所工作是因为小依一时兴起把我带到那里。现在想起来,我有不少可以退出的机会,但我并没有。或许我只是想要和朋友待在一起,仅此而已。但真正的理由我并不知道,或许我什么理由都没有。”

说完,我把眼睛睁开,深吸一口气以后便把肺里的二氧化碳一并呼出。往乐寅那里看去时才发现他脸上那讶异的表情。

我……说错了什么吗?

突然间,他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随妳的便,但要小心。”

这么说来,他是同意了啊?

等等,为什么我需要征求他的同意?为什么我会就这基础上和他聊了这么久?

我不知道。

话说回来,我知道什么?

原本想要就这个方向发呆,消磨一下当前的时间但被街上的车的鸣笛声轻微的吓到了。回过神来,往车子看去才发现那是老师的车子。

我和乐寅两人打开车门上了后座(副驾驶的位子被可证占了),但我却从车后镜那里看见老师那憔悴的脸。是出了什么事吗?

或许是因为老师察觉到了我的视线的关系,她也往车后镜看去,间接与我四目交接。

“我妹妹出事了,是这一件案子的被害者之一。”老师担心地说:“她现在还昏迷不醒,但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就是了。”

怎,怎么那么突然?

现在就连老师的家人也惨遭毒手……幸亏老师的妹妹没事……

“你们家里有买新的喇叭?”乐寅问。

“没,但她是买了新的耳机。”老师说:“媒介是一样的……对了,他应该还没跟你们说凶手的干案手法。”

凶手的干案手法?先生已经推测出来了?但那会是什么手法?知道了手法就应该会比较容易抓到人了,对吧?

“次声波,频率小于二十赫兹的声音。”老师接着说:“一般来说,次声波无论声量多大我们都听不到,但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这么危险。昨天灵珑会晕倒、妳会感觉头昏脑涨就是因为长时间曝露在次声波下的关系。再久一点的话可能会照成心律不整、内脏损坏等等的问题,最坏的情况当然就是和那三位死者一样。”

“也就是说……”

“对,我妹差点就死了。”老师的表情从悲伤瞬间转换成愤怒:“那混蛋敢动我妹,抓到他就往他头上打几枪……”

……

就,就这样动用私刑真的没问题吗?

等等,这好像不是重点啊……

“老师,接下来是回我家收拾换洗的衣物吗?”我问。

虽然我是说我想的方法和先生要的是一样的,但还是有些不确定因素存在,应该先问清楚比较好。

“都知道了啊?”老师透过车后镜看着我,说:“那就不用解释了。简单来说,妳想的跟明治想的一样,所以就按照妳的意思去做就行。”

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老师。”

我话刚说完,乐寅就马上瞪着我看。

“妳想干嘛?”他的语气听起来有点害怕,但我很清楚他并不是为了自己害怕。

“这一次我不会是计划的一部分。”我看着乐寅说:“这一次只要老师和她妹妹答应就行。”

“什么意思?”老师疑惑地问。

“诈死。”

“喂,妳认真的啊。”乐寅板着脸看着我,说:“这什么东西啊?”

他并不了解我的意思,但这也不能怪他,毕竟我就只说了两个字。

“什么嘛……”老师恍然大悟,说:“如果过来回收耳机的——”

“不会有人会过去回收耳机的。”我打断老师的话:“这几天如果他真的会过来回收喇叭的话就会看到我,多少会有点警戒心的。加上报纸和网络新闻的曝光,就算是特制的他也必须放弃。”

“那为何——”

“一致性。”我继续打断老师的话:“如果他发现这种方法杀不了人了的话……”

“换个方法来。”乐寅接着说:“然后我们就得重新整理所有线索。”

就是如此。当然,如果他会去回收耳机的话肯定是最好的,不过那应该不太可能会发生。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他的警戒心可能不会允许他这么做。

突然间,老师的电话响了起来,因为她还在开车的关系所以托乐寅把电话接通然后打开扩音模式。

“计划变更。”

电话一接通,传来的就是先生的声音说着这句话。

“诶?”

“千夏,把他们送到这个地址,不会很远。”先生自顾自地说:“然后马上赶过来医院,家灵醒了。”

家灵……是老师的妹妹吧?

“我现在就过——”

“喂,没听到我说的吗?”

看样子是这样没错,会让老师这么紧张的应该也只有她的家人而已吧。

人没事就好,但凶手动手的时机好像有点……不对,刚才老师就说了,长时间曝露在次声波下才会照成严重性伤害。也就是说被害者出现生理反应的时间完全是随机……

事情又回到了原点啊……

“娜资!”

乐寅突然大喊一声,吓了我一跳结果我的头撞到了车顶……我不记得老师的车子有这么矮啊……

“什,什么事……”我摸着头问。

“娜资,那家店是卖出喇叭的商家,妳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先生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对我有期待一样:“事情办完以后就和嘉盛回合然后一起过来这里。”

“嘉盛送依去医院,她想要过去那家店的时候病发,倒在了面包架上不小心扭到自己的脚。”老师说。

诶?怎么那么突然?

“混蛋,让他跟着依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啊。”

诶?怎么突然就骂起班长来了?

不过小依她没事吧?虽说病发只是小事(嗯,真的只是小事)但她扭到脚了啊,明天没办法上学了吧?

“计划再次变更,千夏妳送他们到那家店,规矩妳清楚,等他们把事情处理完以后才一起过来。”

“喂!”

“就这样。”

——嘟

先生没有给予老师反对的机会,把话说完以后就把电话挂了。先生大概是知道自己吵不过老师所以才这么做的吧……但这也不能怪他啊。在老师必须做出完成委托工作以及家人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老师肯定会不顾一切选择后者的。但现况不允许老师这么做,所以只能采取比较强硬的方式了。

老师用力地拍了拍方向盘,宣泄了自己的怒气以后见交通灯转绿,于是猛地往油门踩一脚。结局可想而知……不,老师没撞到什么人,是坐在后座的我和乐寅差点吐了出来……

“你们两个给我快点解决掉,我赶时间。”老师把我们两人叫到车窗前吩咐完以后便车窗卷起。车窗上大概是粘了什么东西,黑漆漆的,只是隐约看见老师摇了摇手,催促我们赶快完成工作。

“我们应该做什么?”乐寅看着我疑惑地问。

“买东西。”

虽然说距离不远,但我在车子抵达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想好应该怎么做了。我并没有因为在这么短时间内想到办法而感到高兴,而是因为自己在头昏脑涨的情况下还想得出方法……幸运啊……

“呃……”乐寅呆站在那里,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才好。

“假装自己是普通顾客,进去买些东西就行。”我解释说:“如果知道了我们的来意的话别说是嫌疑人了,就算只是普通店家也应该不会让我们恣意妄为吧。”

“哦……”乐寅恍然大悟,指着我说:“妳去?”

呃……

一定要我去吗?

可以的话我不想去啊……我一定会非常紧张然后露陷的……

“不然一起去,我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啊。”乐寅苦笑着说。

“啊……哦……”他说的也没错。这是他的第一项委托,没人跟在他旁边他大概就什么都不做了吧……当然不是因为他懒,是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跟在他后面走进这一家店铺,一股寒风向我吹来,要不是现在穿着外套的话我可能会冷得一直发抖。

这一家店铺就和其他一些售卖电子产品的店一样:店面都是落地玻璃窗,入口大门是两扇玻璃门所以我们可以从外面清楚看到里面的装饰以及商品。玻璃门左边放着的是一堆箱子,从箱子外面的图片来看的话里面装的应该是打印机。玻璃门右边则是放着一个小架子,里边放着一些各式各类的商品。

等等。

我们这一次来不是真的想要买东西的啊!

“你们在找什么?”一把老成的声音从店铺深处传来。

听到了声音,我和乐寅同时往那里看去。

身高一米七八,身材不胖不瘦,大鼻子小耳朵嘴角一颗痣,看来施敏姐说的就是他了。可是他看起来并不像二十多三十岁啊……

“我们先看一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再麻烦你。”乐寅回答说。

他点了点头,回到了柜台后边以后却一直在观察着我们。

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是会认为他这么做是正常的,毕竟我们不认识彼此,他难免会提高一些警戒来提防小偷。但我知道他是把喇叭从案发现场带走的人,那么他会一直看着我们的意义就不只是为了提防小偷那么简单了。

“要的是这个款式,对吧?”乐寅把手机推了过来。

我困惑地低下头,看着手机屏幕。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手机上就只有这一行字,但这一行字代表的不只是他毫无头绪,也代表了他的慌张。把手机推过来的那一刻他的手是冒着汗的,由此可见他是多么的紧张。但就算如此,他依然是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把刚才那一句话说出来了。

“不,不是啦。”我夺过手机,说:“之前就找给你看了的……”

豁,豁出去啦!

先是把原本的句子删掉,打上‘待会叫他过来,问有没有这一个,但不管他推荐什么都行。’我边打边说着:“诶,怎么不见了?”来掩饰。没办法,那句子有点长,只能这么做了。句子打完以后我才打开浏览器,随便找了个耳机。

“哦找到了!”这是什么?我不知道。就是打了个‘奇怪的耳机’进去而已就有这个检索结果了。

“这个……”乐寅显然是有点吃惊,他看着我,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跟着我的话照做。

“欸?说好给我买生日礼物的,现在就要反悔了吗?”我面无表情地瞪着他看。

“这……店家不可能会有这种东西的吧?”

“什么东西?”那人站在柜台后面问。

没得回头了,乐寅,对不起。

“这,这个。”

那人看了一眼,显然的,没少吃惊。

“这个我真的没有……”他清了清嗓子,说:“不过我有其它款式,要不要看一看?”

上钩。

“好啊。”我笑着说。

听我这么说,他马上就弯下腰去,往柜台下面的橱柜拿东西。他再一次站起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非常花俏的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什么可想而知。

他就这样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推销这耳机,我们也只是‘嗯,哦,啊’地随便应付,就和一般长辈应付不请自来的推销员一样。

“这个多少钱?”乐寅问。

“一百五。”

……

“呐,耳机就算了,虽然想要个生日礼物但这——”

“我算一百卖给你们!你们一定要买!”

就这么着急吗?

“要不?”乐寅转过头来问了一句。

当然,他突然会这么说话换作是一般人的话肯定会吓一跳,但我们是做好准备来的。

“要。”

乐寅掏出钱包付钱以后便把耳机和收据带走。为了不让他怀疑,我和乐寅出去的时候是手牵着手的,但一旦确认自己身在他的视觉范围内以后就再也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