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十二 季府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2-10 1:28:16pm

其他·同人


隔天一早,季晨光又来到南宫蝶的家。但这一次他选择孤身一人前往,并没有随身携带吴皓宇。

原因很简单:吴叔有事出门去了,而可怜的吴皓宇需要在这美好的假期留在茶馆里当看门犬。

忽然,季晨光在南宫府外不远处的一条街,看到顾雯敏鬼鬼祟祟地把身体附在别人家的墙壁上偷窥南宫府。她一下靠在墙壁上,一下站直身体口咬着手指,好像在烦恼着要不要走前去。

可每当顾雯敏想勇敢踏前一步时,就被戴着墨镜充满凶恶气场的保镖吓着,只好无奈地把脚步缩回去。

季晨光原本想要直接走过去问她到底想干嘛,但下一秒,又有另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海,霎时阻止了他的冲动。

季晨光把自己的身体藏在不远处的草丛堆里,眼睛则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的顾雯敏,同时,他也不忘地方四周围的情况,以免自己也陷入了圈套。

季家人的处事规矩就是特别的小心,总是会不停地地方身边的事物。不过这种态度也是因为曾经造人陷害导致家道一度没落的关系,所以事后他们都会显得格外小心,防止再次遭人陷害。

过了十分钟后,顾雯敏皱着眉头离开了南宫家。等她走远后,季晨光才放心地从草丛堆里走出来。

他看着顾雯敏离开的背影,觉得事态有些可疑。为何她来到南宫家后,又不找南宫蝶就离开了?

难道她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另有目的?

季晨光到南宫蝶家门前,再次与保镖队的组长核实身份后才被准许走入府内。这次的保镖队组长是个生面孔,可能还没轮到上次见到的保镖的值班时间。

穿过花园来到玄关处,那里站着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女佣准备迎接他。

这是他第二次来到南宫蝶的家里。但第二次的经历,还是让季晨光觉得很不可思议。这间屋子实在是美艳得不行,不管来多少次,每次走进屋里的感觉都很不一样。

再次站在二楼书房的粉黄色门前,季晨光推开门走进去,习惯性地把目光投向窗边的电脑前。

果然,南宫蝶就坐在那里。

季晨光走上前去凑近南宫蝶,发现她开着两个电脑,其中一个电脑播放着闭路电视的影像,里面有好几个小小的画面,当中就有一个是她家的大门外,另一个则是大门对面的草丛里,也就是季晨光刚才藏身的地方。

原来南宫蝶都看见了!原本季晨光还想告诉她刚才顾雯敏来过的事,看来也没什么必要了。

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笨,虽然家里不比南宫家富裕,但家里也装着不少的闭路电视,更何况是南宫家,闭路电视一定比季家还要多。

“昨天,我去了爸爸的坟墓前,坐了三个小时。我在想,如果他遇到这件事,他会怎么处理。”

南宫蝶眼睛看着电脑,声音却在对着季晨光说话。她的语气里没有一点情绪,冷冷的。

季晨光一时没反应过来,迟疑了三秒才给于回应。“啊……怪不得你昨天的语气听起来那么多不好。”

南宫蝶不理会季晨光的回应,继续说道:“我在想,或许我们应该换个角度来想这件事。如果录像机早就放在那里藏着,这也证明了对方早就预算到会有这种事发生,所以事先做好的准备。那这个录像机会是谁放的?”

季晨光专心地听着南宫蝶解释。

“假设你是A,而这个录像机是你放的,你杀了人后,你会发视频给我们吗?虽然没拍到人影,不过通过声音,这也算是一个杀人证据,他不怕自己被抓吗?假设是B或C放的,那他又如何得到消息会有A去闹场,然后预先把录像机放在那里?再假设,如果是其他小弟放的,那解释又更微妙了。”

“你怎么那么肯定是那帮人里的其中一个放的?”季晨光问道。

南宫蝶坚定地回答:“直觉。”其实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这么觉得的,她也相信自己的直觉一向都很准,绝对不会错的。

季晨光点头。“嗯。”

之后,他发现南宫蝶的眼神里竟流露出一丝的焦虑,好像她在故意对他隐瞒什么似的,但那种焦虑只维持了半秒的时间。南宫蝶的素养很好,很快就打起了精神,要是没留意的话,很难察觉到她的异样。

“有事?”季晨光担心地问道。

南宫蝶苦笑摇头,她不想说出来。

“一定有事。昨晚我就觉得你不对劲了,真的不要说吗?现在我们可是一个小分队,要一起合作完成调查的,所以不能有任何的隐瞒。”季晨光善用季晨风曾教过他的正当诱导的手法来哄南宫蝶。

如果他不继承季家的家业,他也可以像哥哥一样成为一个出色的心理医生。

南宫蝶先是怔了怔,之后大笑了两声,放下手头的事,含笑喊着季晨光:“果然瞒不过你吗?”她一直都在等着这样一个人的出现,这个可可以让她在故装坚强的时候,拆穿她的面具的人。

以前有个算命师告诉过南宫蝶,在她十七岁时会有一场大劫难,如果她顺利通过了劫难,之后的一切都会慢慢地渐入佳境。而如果她失败了,她将变得一无所有,包括亲情、友情和爱情。虽然财富依旧在,但她最后也只会变成一个犹如行尸走肉般的空壳,一世都会过得浑浑噩噩的,在现实与梦境中徘徊着。

算命师还告诉过她,在这一年里,她还会遇到一个在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人物。就算他们今后不会成为情侣,他们也将会是这一辈子最好的知心伙伴。当南宫蝶问算命师怎么会知道对方到底出现了没,算命师只告诉她一句“凭直觉”。

现在,南宫蝶就凭直觉断定,季晨光就是她生命注定的那个有缘人。

季晨光不明白南宫蝶的笑意,狐疑地皱了皱眉头。

南宫蝶继续装神秘,把食指放在嘴边。“嘿嘿。这是个秘密。”

季晨光更不解了,就随她去吧。他问:“发生了什么事,我希望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南宫蝶已经对季晨光渐渐地放下戒心并且产生了说不清的好感。虽然龙叔警告过她不要随意相信身边的人,但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

现阶段,季晨光还处于被考察的阶段。如果考察通过了,南宫蝶就暗地里向自己承诺,之后不管她有什么事,都会找季晨光帮忙,她相信他是值得被依靠的。

“嗯。”南宫蝶的脸色顿时阴下来,心事重重的样子。“今早有个人打电话给我,对方用的是经过改造的声音,所以听不出是谁。他告诉我,叫我别再查此事,这件事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如果执意要插手的话,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

南宫蝶嘴角微翘,像是在冷笑,又像是在鄙视自己的无能。她是第一次接到这种恐吓电话,难免会有些害怕,毕竟如果没这些事情环绕着她,她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17岁少女。换做是其他跟她同龄的女孩,早就被吓得不敢出门了。

“查到是哪里打来的吗?”

季晨光显得格外的冷静,好像早就习惯了这种恐吓。他比南宫蝶早出来道上混,什么场面都见过了,更何况他现在还有爸爸撑腰,就算有人恐吓他,他也不怕。

“给颖姐查了,不过查不到任何线索。他用的是公共电话,还是一次性清理记录的那种,所以没有任何线索。”南宫蝶失望地摇头。找不到拨电话的源头,就等于什么线索都没有。

季晨光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走吧,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

“让你见个人,是我今世最崇拜的对象。”

“谁?”

“我哥。”

来到季家,南宫蝶看着眼前的季府,算不上眼前一亮,不过整个季府给人有种严肃中带着温暖的感觉。

南宫蝶喜欢这种感觉,比起她那庞大辽阔的家,这里更像是给人住的小窝,而她的家,就像是饲养人类的地方,高贵而又冷漠。

南宫蝶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季晨光,忽然,有个小女孩跑到客厅,手里还拿着最新款的芭比娃娃,一脸兴趣地看着南宫蝶。

南宫蝶被小女孩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知如何是好,只希望季晨光赶快回来帮她解围。

女孩狡黠地笑了。“姐姐,你是二哥带你回来的吗?你是他的女朋友吗?这还是二哥第一次带女孩子回来我们家呢!等爸爸回来我一定要告诉爸爸!”

小女孩看起来还在上小学,怎么就懂得男女朋友之类的话题了?

她的二哥是谁,季晨光吗?

原来她就是季晨光的妹妹——季晨曦。之前在谈话的时候,他曾提起过她。

“你好啊,你是季晨光的妹妹季晨曦吧?我叫南宫蝶,是你二哥的朋友。”南宫蝶笑着对季晨曦说道。

南宫蝶第一次见到季晨曦就喜欢上她了。也顾不上第一次登门的礼仪,看到她那古灵精怪的样子,忍不住捏了她的脸颊。

“痛!怎么二哥的女朋友那么暴力啊,他真是变态,有自虐倾向吗!”

季晨曦摸摸可怜的脸颊,一脸委屈地看着南宫蝶。她被初次见面的人那么不客气地捏了一把,赶快退后几步,与南宫蝶保持距离。她怕等下南宫蝶又再失控,再捏她。

这时,季晨光不知从哪个方向走了出来,回到客厅。他转头问季晨曦:“大哥呢,今天不是他的假日吗,怎么不见他的踪影?”

季晨曦依旧感到委屈,见二哥都不可怜她,她觉得自己被冷落了,没好气地回答:“你今天出去后他就出去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去哪里,可能跟你一样去会情人了吧!你们都重色轻妹,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都快闷死我了!你看,我刚才还被小蝶姐姐捏了一下,你都不安慰我……”

季晨光抚摸着季晨曦的头发,安慰她道:“乖,现在我们有重要的事要做,你就先自己玩去。等下你不是还要去钢琴班吗?赶快去准备吧,二哥回来时会买你最爱吃的麦芽糖给你的。”

“好!”

季晨曦就这么容易地被收买了,蹦蹦跳跳地跳开客厅回到楼上去。

在她这个年纪时,南宫蝶也总是这么充满活力地在爸爸身边围绕着。她记得那时的她还不了解关于爸爸的事业,只知道爸爸总是很忙,就算是最亲的宝贝女儿想要找他,都必须预约时间。

南宫府这么雄伟,小小的南宫蝶一个人跟其他的佣人一起守在家里,每日彻夜等待父亲的晚归,只为能见上爸爸一眼,期待爸爸每晚在她睡着后的good night kiss。南宫蝶每次在家里,都莫名地感到孤独与寂寥。

“来见你哥干嘛?”南宫蝶不解。

季晨光解释:“嘿。我哥是一流的心理医生,他很聪明,上次血墙的事他也介入了,所以我想找他帮忙。如果你把你掌握的资料告诉他,他一定可以为你分析点东西出来。”

“信得过吗?”南宫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她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

虽然她还没见过季晨光的大哥,但她一听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感觉对方是个不可信任的人物。南宫蝶从小就有对人的预感能力,比如说一个人值不值得信任,她都可以很明确的感觉到。因为这个能力,她还曾帮助过爸爸避开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他是我大哥,绝对信得过。”季晨光拍胸向南宫蝶保证。

就算季晨光对南宫蝶保证了,但她的心里依旧不踏实。这是为什么呢?他明明就只是季晨光的大哥,之前听他提起过关于他大哥的事。

季晨光总是夸自己的大哥就像是电视里那些典型的暖男大哥哥,可以在他和妹妹遇到任何困难时,第一时间站出来为他行侠仗义,也可以在他伤心时哄他开心。可是为什么南宫蝶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妥的呢?

尽管从小季老爷就不怎么重视大哥,但大哥在他的心里却有着厚重的地位,不管是谁都无法取代的。

南宫蝶尽量催眠自己,告诉自己季晨光的大哥是个好人。过了好久,那种不安的心情总算稍微缓和了。

等到中午,季晨光的大哥都还没回来,南宫蝶约了唐颖讨论事情,就先告辞了。

季晨光原本想要跟去的,但被南宫蝶婉拒,因为她知道唐颖酷爱像他这种小鲜肉,如果他跟去了,估计今晚就要留在她那里被迫陪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