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C - XC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8-02-11 4:36:30pm

其他·同人


我坐在车子的后座上,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到由手臂和膝盖形成的圆圈内。

“喂,想睡觉的话也不能这个样子的吧?”老师说:“不不不像妳这样子的人根本不可能睡得了,说,有什么烦心的事?”

我微微地抬起头,望向车后镜,却发现正在开车的老师并没有望着正前方,而是透过车后镜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开车不看着前方很危险哦……”

“还轮到妳来说?”老师无奈地说:“上车以后就这样,能不担心吗?”

“我没事啦……只是……”

只是刚才那事的后劲还没退……要我上前在陌生人面前演这一套本来就没办法啊……上一次跟灵珑出门的时候闹的那一次就已经够丢脸了,这一次还跟乐寅……

“为了工作,没办法啊。”老师说:“事情过了就忘了吧,把值得记下来的事情记下就好。”

也是……

我总不能一直想着这些事情过活的,如果之后还有什么情况需要我这么做的话不就糟糕了吗?

把任务里的负面情绪、想法全部忘掉,只留下值得记下来的事情,比如说……有吗?

“真的没办法的话就想想办法如何把犯人定罪。”我头过车后镜,看到老师嘴角微微扬起:“虽然说卖家不一定和犯人有关但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啊。”

说到这个,我倒是有一件事可以做的。不过这会有点危险……用自己的身体来做实验这会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呢?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又应该怎么确认这耳机真的有问题呢?或许先生会有办法,但我真的能等到那个时候吗?

不,就算是我,耐性也不会那么好。

“老师,能借妳的手机来用吗?”我问。

“诶?”

我突然这么问让老师吃了一惊,但很快的,老师恢复平静,说:“可以,在我的包里面,拿去用吧。不过妳想要干嘛?”

我并没有回答老师的问题,从老师的包里拿出了她的手机以后详细的检查了手机里的文件。虽然这么做算是侵犯隐私,但不这么做的话我并无法排除所有不确定因素。

“乐,乐寅……”不知为何,我叫起他的名字的时候会口吃一下:“刚买的耳机拿来。”

“啊,哦。”他把装着耳机的盒子从他外套内的口袋拿出来,拆封以后想要递给我但却被老师大声的命令挡了下来。

“别给她!”老师大喊:“娜资妳疯了吗?妳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啊?”

我很清楚。

“不过除了这种方法以外我想不到其它方法来确认——”

“就算如此妳也不能这么做。”老师生气地说:“妳也知道我妹妹出了什么事的吧?”

“那是因为妳不在她身边,没办法及时给出告诉她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说到这里,我才察觉到自己到底有多么的愚蠢。

老师她因为自己的两份工作,一直没办法回去自己的家。这一次老师的妹妹发生了这种事情,事件起因还跟我们正在调查的事情有关,老师肯定已经在为自己没能尽快把犯人找出来进而导致自己的妹妹遇害而自责了,我还……

我还因为自己的任性,跟老师吵了起来,然后还把她妹妹出事的事情怪罪到她头上……

当然,那句话听起来可能并不带有这个意思。但这在老师耳里听起来肯定是这个意思。

“对,对不起……”我主动向老师道歉。

我不知道老师会不会接受我的道歉。我的双眼定格在老师的手机屏幕上,看着时钟慢慢地走。就这样过了几分钟,觉得自己的要求不可能被实现了所以便把老师的手机归还到原处。

“娜资。”

“啊……嗯。”

突然被点名我还是会有点害怕……

“如果真的出事了,我们应该怎么做?”

问,问我吗……

在这之前老师说长时间曝露在次声波下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但‘长时间’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对于某些人来说,一个小时就已经算是长时间了,但对于其他某些人来说的话可能会是相反的。

“应该不会出多大事情才对……”我战战兢兢地说:“昨天和灵珑在那房间里待了几个小时也只是有点头晕而已……”

“这一次是耳机不是喇叭,声波会更加集中。”我从车后镜上可以看到老师担忧的表情:“我不是很明白这种东西如何运作,或许会更加严重也说不定。”

“三十分钟,如果三十分钟以后我没有把耳机取下来的话就……”

应该怎么说……这一个话题的基础就是围绕着如果我出事了的话他们需要做些什么,但如果我说‘麻烦你们’的话不就代表是把这个问题丢回给他们了吗?

“就确保妳还活着?”乐寅把我的话接了下去。

“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吧……”

之后应该做些什么就之后再说吧……人还活着是最重要的啊……

“给她耳机。”老师叹了口气,说:“我们现在在高速公路上,距离医院大概还有四十分钟车程。在我后悔以前快点执行。”

听老师这么说,乐寅马上就把手上拿着的耳机连着老师的手机一起交到我手上。

“那么,麻烦你们了。”说完,我把耳机接到耳机孔里,然后把耳塞塞到了自己的耳朵里面。

没有播放任何音乐,手机模式已经设定为飞行模式,应该没有什么其他不确定因素了。

要说耳机质量的话,排除掉这耳机可能会杀人这一点的话还是挺好的。隔音效果很好,除了车子引擎的声音、偶尔在车子旁飞逝而过的机车声音还有极其小声的谈话声以外就只剩下不明的声音了。

应该怎么说呢……那声音大概就像是物理课做电流实验的时候用蜂鸣器的声音,但却非常的小声,如果不是耳机隔音性能好的话我根本就听不见。

……

有点无聊呢……

老师正专心地驾车,乐寅在旁边陪可证玩耍,只剩下我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坐在这里,听着犹如蜂鸣器的声音。但就算他们两人什么都没做对于我来说也是没有差别的,因为我会这么做的原因是我自己提议的,所以……哈哈。

我一直像这样看着在窗外的飞逝而过的树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总觉得视线似乎开始模糊起来。

开始起作用了吗?还是这只是单纯的有点累想要睡觉而已?

右手拿着手机,想要拿到自己面前时却发现没怎么能使力。

看样子……事实是如此没错了……

耳朵有点痛……

头有点痛……

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