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CI - XC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8-02-11 4:36:36pm

其他·同人


嘉盛跟姐姐要了家灵姐姐住的医院的地址,说是过来这里处理扭伤然后顺便过来这里会合所以就直接把我载送到这里来了。不过实际上过了多久嘛……不知道!

听嘉盛说我才上车不久就睡着了,所以我是不可能知道我们花了多少时间才抵达这里的。只知道醒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在照 X 光了,然后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但还是得包扎一下,然后伤口避免碰到水啦什么的,之前就已经听了无数次了,腻啦!

在那之后嘉盛的电话就响了,是哥哥打过来的,聊了一小会儿以后嘉盛便把我扶到了家灵姐姐现在住着的病房那里。去到那里的时候她并没有醒着,所以没能跟她说上话。家岭哥哥说她在我们来之前还醒着的,不过哥哥硬是要她休息,等姐姐来到这里以后才慢慢聊。

问了哥哥在哪以后便和嘉盛一起到医院楼下的大门口那里找他。

“哥哥,家灵姐姐她真的没事吗?”我担心地问。

就算家岭哥哥说她现在好许多了,但刚才看的那一眼实在是令人担心……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家灵姐姐的脸色那么苍白啊……虽然说最近一次见面时去年农历新年的时候啦。

“心律不整,不尽早治疗会有中风的危险。”哥哥靠在柱子上,说:“当然,一开始急救的时候他们就用除颤器 (Defibrillator) 解决了不过还是必须继续观察。耳膜轻微损坏,医生说可以自愈。呼吸困难,但心脏功能恢复正常以后应该可以痊愈,不过现在还必须依靠仪器呼吸。”

怎么这样……

“难怪老师看起来那么糟糕。”嘉盛叹了口气。

我还以为这只是和灵珑的程度一样而已,却没想过她会这么严重……

“昨天晚上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就漏液赶了过来,大概一整个晚上都没睡吧。”

“你怎么让她一个人过来了?”我嘟着嘴问。

“妳以为我想啊?”他不满地说:“我也跟过来了的话谁来照顾妳和可证?”

也对,如果今天起来结果谁都看不到的话肯定会把我吓得半死的。

“话说回来,妳的脚还好吗?”他问:“第几次扭到了?”

“呃……第五次了?没在算。”我摊开手,说:“没什么啦,走路一拐一拐而已,之前也是这样的不是吗?”

听我这么说哥哥也只是叹了口气,并没有多做回应。

他一直这样看着医院围墙那里的大门口,是个傻子都知道他正在等姐姐过来。刚才遇到姐姐的时候她只是稍微告诉了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就说必须先去找娜资他们处理事务然后就抱着可证走了,也没说是处理什么。

反正就是把我搞砸了的事交给他们去办不是吗?虽然说我并没有搞砸什么,但原本是想要到那家店看一看的结果被自己伤势搞砸了所以就想要把工作交给他们吧。

也不会知道等了多久,我站得有点累了所以就到一旁的椅子那里坐着,一方面是让自己休息,另一方面嘛……如果又和早上一样、这一次扭伤自己另外一只脚的话我不就是个废人了吗?

“老师到了。”坐在一旁的嘉盛看着门口说。

往那里看去,那的确是姐姐的车子没错,但为什么两边的方向灯都在闪着?还有,那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姐姐无视一切,就好像是个赛车手一样直接把车子飙到急诊室入口那里。

出了什么事吗?

在这里坐着等也不是办法。

“哥——”

“嘉盛,带着她跟我来。”哥哥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许多。

嘉盛扶着我,勉强地跟在了哥哥后面,去到急诊室入口处的时候正巧看到乐寅背着娜资紧张地往急诊室里跑去,然后是姐姐一脸非常担忧的样子站在门外,似乎是在犹豫着应不应该进去。

“千夏。”哥哥冲向前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娜资在那家店买了一个耳机,听乐寅说那家店的老板跟证词里说的长得一样,然后……然后她说要知道犯人和店家有没有关系的话就必须要知道那耳机是不是……”

“是不是有问题,然后就拿来用了,对不对?”哥哥接下去说。

“嗯……原本是想要好好看着她但是我在开车,没办法所以……不知道过了多久,是乐寅看到娜资失去意识以后告诉我我才知道的……”姐姐说着说着都快哭出来了:“我明知道这东西这么危险,为什么还要让她这么做……”

娜……那个笨蛋!明知道前面有火还偏偏要冲进去的笨蛋!

“我要过去看看……”

“不。”

我也要求马上就被哥哥拒绝了。

“嘉盛,把车子停好以后把可证抱上去。依,带妳姐到家灵那里。千夏……”哥哥拍了拍姐姐的头:“冷静一点,她在要求这么做之前肯定是分析过了的,相信她,不会有事的。”

哥哥把话说完,并没有让我们回话的机会,直接走进急诊室内。

“那么……我先去把车停好,待会见。”嘉盛说。

既然如此,我不按照哥哥的话去做的话也不行的吧……虽然说我现在非常担心娜资但总不能留下姐姐一个人吧?她这个样子也挺让人担心的啊……

“姐姐,走咯。”我拉了她的衣摆一下,说:“妳不扶着我到家灵姐姐那里我就只能单脚跳过去了啊。”

“呃,啊……都忘了……”姐姐蹲下来看着我的脚踝,问:“医生说什么?会很严重吗?还是骨折了?”

“没事啦。”我笑着说。

有在听话,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