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70.三人对千人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2-12 5:57:25pm

奇幻·玄幻


泥砖拼凑的石屋,在炽热的烈阳照耀下泛起了一丝古代的风味。干旱的大地,仿似沙漠地带的炎热感,若不是身穿现代的校服,实在会让黎空误以为自己穿越时空,闯入了古埃及。

能阻止黎空奔驰的不是炎热,而是挡在前方的守护灵们。

两个站在地上,两个在屋顶上,一个则在树上,各持的武器是铁爪子、巨斧、双截棍、三叉戟和皮鞭。没有头衔,但他们都曾闯入多个组别的八强赛事,实力不凡。

单挑,夕雨看似不可能落败;同时对付五个,那可很难说。虽说有数目过两千的体力值回复药,那也不能随意浪费。明智之举,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四个守护灵追了上来,只有持鞭守护灵的主人保持冷静的判断,静观其变。

小巷的宽度,只相等于一个手臂完全伸展的长度。如此狭隘的地方,许多武器的发挥受到限制,特别是三叉戟。反之,手枪要发射何种子弹,何时要发射子弹,完全不受地形影响。黎空就是看准这点,才故意往小巷里跑。

一发白银弹打中跑在最前方的守护灵脚踝,夺走其平衡。后方的追兵来不及刹车,造成连环撞,大家齐齐跌倒。如此狼狈的模样,引来日冕加农把一切燃烧成灰。

“将对手引入不利的地形,趁着无法使用‘归无’的期间发大招,失去了智力,却还是如此狡猾。我应该说‘真不愧是曾经的天才’吗?”

皮鞭伴随声音的传出,如蛇般袭击夕雨。

白银弹将皮鞭弹开。不到片刻,皮鞭在空中拐弯,二度来袭。如此重复数次,夕雨忍无可忍,待皮鞭进入双手可及的范围后,奋力一抓,尔后一拉,借此把该守护灵——西尔本给拉扯下来地面。

夕雨使劲拉,对方也使劲抗衡到底,如同在单挑拔河比赛那般。

单手填装子弹确实有难度,花一些时间仍能做到。

余炜纹将注意力集中在指示西尔本闪避追影风牙一事上,没有理会在晴朗天气中响起的雷鸣,西尔本成功避开子弹却遭到凭空降下的强力雷电斩击“重雷之翼”。

映入炜纹眼中的,是一身纯白和服的守护灵阿紫。

西尔本触电,全身麻痹,可说是毫无防备。夕雨顺势使劲,把西尔本从屋檐拉下来后,送他数枚子弹。阿紫乘人之危,一跃而起,划出电光的抛物线,进一步削减西尔本的体力值。

“竟然有埋伏?难不成知秋也在附近吗?”炜纹脸色泛白,不愿所思之事成事实。

屋顶离地面顶多两层楼的高度,不太高,视线往下移就能把地上的一切尽收眼中。若是想象的好事化为现实,嘴角必然自动扬起;反之,脸色会更糟糕。炜纹实属后者。

当初是受到夕雨单独行动的情报,炜纹才带着同党出击,没想到被算计了。

两位前锋出列,夕雨重返后卫的位置,支援他们。

人数处于劣势,但左右战况的因素还包括配合度、出招的时机、场地利用等。

知秋背后仿佛长了眼睛,能知晓夕雨的子弹何时会飞向他,更知道那是何种子弹。

首发的子弹击中了知秋,让对方误以为是夕雨的失误,实际上那是开窍弹。随着第二发子弹脱离枪口,知秋迅速将敌方四位守护灵打往夕雨瞄准之处。

全员定格。手机传出咏唱文,招来冰河陨星,把守护灵连同炎热的大地一并冻结。

知秋披上橙色的铠甲,右拳拉往身后,打出撼动大气的咆哮崩拳。

碎裂的冰山,摇曳的大地,从冰封中解放的守护灵,半数退场了。至于残党,看似只需三招,就会遭遇同样的命运。

阿紫和知秋同时使用翔步,交换了位置。配合上夕雨的追击,敌方仅剩守护灵只有“半条命”的西尔本而已。

无论是主人,还是守护灵,皆没有进行太多的沟通。那种配合度,宛如从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就铭刻在数据里头。炜纹无法想象,即使事先拟定策略,甚至模拟对战,那是花上两、三周就能达至的程度。

“这群家伙不好惹,还是先撤退为妙。西尔本,要逃了!”

这指令来得恰好。西尔本利用翔步,逃过被咆哮拳殴打,带着炜纹逃离此地。

“要追吗?”宙扬从建筑物的后门走出来,与黎空会面。

“不了。使用了日冕加农和冰河陨星,我们的位置早就暴露了。我们可不能把英季的建议给忘了,这个时候还是先转移阵地,和大龙汇合后才进行下一步的作战。”

正如黎空所言,脚步声渐次逼近。无需伏在地面聆听,已经知道对方人数不少。此地不宜久留,夕雨和知秋各别背着他们的主人,跟着阿紫的脚步转移阵地,和视察完毕的大龙汇合。

*****

这里是黎空一行人身处的小镇外围。

眼睛无论往何方观望,都是一望无垠的沙地。若是沙滩,那感觉倒还不错;一座又一座的沙丘,仿真程度让人无法否认,这里是相似沙漠的场地。

穿戴校服站立在仿沙漠的场地,是疯狂的行为。正常人不会这样做,偏偏就有两位少年不照常理行事。

黑发少年的眼神在沙地的衬托下显得异常冰冷。把沙漠比喻为灼热地狱的话,少年本身就是冰冷地狱的化身。相较之下,褐发少年冷静却热血的双眸,犹如在宣告,他要征服这两种地狱。

插在沙地中的黑剑,放在肩上的收音机,守护灵们只有视线在对战,身体并没有采取任何战斗的姿势。

“等待这一天的来临,实在是太漫长了。”

那副浅笑,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英季感觉全身在起鸡皮疙瘩。

“看样子,你应该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计划。”

“答对一半。我只要纠正一点:我准备的计划不是一些,而是一大堆。”

太深了。无论是城府,还是孟曏心底的黑暗,实在是深不见底。自孟曏离开黎空一伙后,英季已看不清、摸不透、猜不出孟曏最真实的想法。雷灾之后,孟曏的神秘度更是升华到另一个阶段,达至英季不得不警惕的层次。

“一切都是为了向‘他们’报复吗?”

孟曏的表情没有任何起伏,可想而知会被英季猜到是预料之内的事。

“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我就老实地回答‘是’吧。话说回来,你知道我的计划后,有何打算?要来阻止我吗?”

“那倒要看你会做到什么程度了。太过火的话,我还是要出手阻止的。”

“还真是你的风格的答案。所以你现在就要来阻止我吗?”

“我现在只是来盯着你罢了。这场革命,黎空说无论如何都要成功。兰斯洛特有任何要阻扰革命的行动,桂马就会全力阻止;兰斯洛特静静站着,桂马也会静静站着。”

孟曏淡淡地冷笑,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这倒不会。革命是我的计划之关键,我没有让它失败的理由。”

这说通了为何孟曏会以第三方势力的立场,而不是站在圆桌骑士一方参与战斗,但英季暂时无法把孟曏过去的行动、现在的话语和未来的阴谋连接起来。

交织的谜团,比起解方程式还要难。

此刻不应被这些问题困扰,至少英季知道这点,故仍能专注盯着孟曏。

风萧萧,沙尘滚滚,迎面而来的热风混有一些湿气。沙漠多处被黑影占据,完全是甘露要降临于大地的征兆。黑影渐次侵入整片沙漠,明明是中午时分却如同夜幕降临,推测这会是一场暴风雨。

喧闹声混入呼啸声,从不远处的小镇进入孟曏和英季的耳中。

“开始了吗?三人小组对付千人大军,结果会如何呢?这还真让人期待。” 孟曏的语气,透露出一丝期待的心情。

“别担心。三十五小时过去后,就会有结果了。”

瞧英季这副坏笑的脸,孟曏多半猜得出英季就是协助黎空策划“蓝”式革命的幕后黑手。生存游戏中的一些规则所隐藏的目的,孟曏借此得以知晓。

你的城府,不比我浅。孟曏内心暗道。

静静地,时间带来细雨。无伞、无雨衣,两人依然四目对望,等待时机来到。

*****

“可恶!搞革命却躲躲藏藏,你们这群家伙算什么男人!滚出来一决胜负啊!”

“滚出来!滚出来!……”

一人的带动,如同连锁反应的发生,引起众人齐声吆喝。响彻天际的呐喊声,如雨点落尽为止不会停息那般,在夕雨现身之前也不会间断。

若是一人的怒气,也许不算什么;将近千人的怒气汇聚起来,落在身上的雨滴都有被蒸发的可能性。那种热量,连藏身于建筑物中的黎空一行人也能感受到。

透过墙上的四方形洞口,挤满街道的人潮之景象得以进入黎空的双眸。

黎空视线所到之处,不是一千人数目的守护灵所占据的街道,而是将这群守护灵全数打败后,战斗力到达另一个层次的夕雨、阿紫和知秋。令人绝望的景色,反而发出令人跃跃一试的冒险气息,还点燃了名为热血的火焰。

“这规模,和绝死望的人数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大龙略显紧张,但不至于慌张至手忙脚乱。

“招来千人就为了对付我们三个,我的血都燃烧起来了。真想现在就出去,让知秋和他们较量一番!”宙扬热血的笑意愈发升级。摩拳擦掌的举动,证明他随时可以闯出去开战了。

“别太着急,把数据库里的东西交换一下,就能行动了。”

黎空的手指好似在指挥,守护灵视窗遵循其动作不断跳转,跳至黎空所要的页面。作战关键到达宙扬手中之际,就是作战开始的时刻。

知秋踏上窗框,奋力一跃,空降到地面,给对手一个措手不及。知秋得以取得先机,凡是距离不超过攻击范围的守护灵,皆成为“咆哮连拳”的沙包。

守护灵陆续被打趴在地,站在后头的守护灵方才反应过来,齐来围攻知秋。纵使知秋的防御力比一般守护灵高出许多,接二连三挨下强力攻击还是会吃不消。假若不取得恢复药,预计五分钟之内会退场。

两分钟的时间过去了,战场中仅只有知秋孤身作战,没有其他支援。如今知秋的体力值只剩下一半之多,不由得对方怀疑知秋是用来协助夕雨逃跑的弃子。

“蓝黎空,过去至今,你都只是一个胆小鬼啊!”

话音落下之际,知秋前方不远处掀起狂风,把一群守护灵给吹飞。

自然现象是不可能削减守护灵的体力值。再说,旋风不可能凭空出现。唯一能说通的,就是那是夕雨的秘技——星云银风。

众人方才意识到知秋不是弃子,而是幌子。他们过于警惕《坑人秘笈》的技能,亦过于专注在对付知秋,没有留意周遭的情况,导致战场出现空洞,知秋得以突破守护灵的包围网,与宙扬汇合,取得恢复药。

这原来是要一举将弱小的守护灵消灭的策略。对方意识到这点,已经迟了。

黎空站在屋顶俯视大地的身姿,在闪电的照耀下,异常霸气。

“说我胆小,还是什么都无妨。为了革命成功,我扮演什么角色都无所谓。管你们千人还是万人,放马过来!我们三个人的守护灵,会把你们打败的!”

雷电再度划破黑色天空。落下的雨点越来越多,越来越频密。现实的暴风雨,为乱战的暴风雨掀开序幕。

离革命结束为止,还有三十九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