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 諾言 - 序章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13 12:29:55am

其他·同人


可以忘得掉嗎?

那些喜歡的、討厭的、愛過的、恨過的……那些彼此許下的承諾。

-

她的後背抵著堅硬冰冷的水泥地面。

「你在做什麼?在睡覺嗎?可是在地板上睡覺的話衣服會髒髒的哦。」

她搖頭:不是。

她在這裡躺著,因為男孩子總愛作弄她、女孩們老是欺負她,只有待在這片小天地,她才能感覺到平靜。

「那以後我可以來這裡找你玩嗎?」

好。

「我們約好了哦!」

-

她躺在地上,如同那時候一樣。不同的是,這次不會再有個女孩過來詢問自己的狀況,不會再有人提醒她睡著了衣服會變臟。

她閉上眼,任由回憶像走馬燈一般在腦內不停上演。

她的心彷彿沈到了湖底,而身處深淵中。

看不見光、聽不見任何聲音。

她想起了不知道是誰說過的話,「生命由無機物演化而成。」

人從黑暗、溫暖而平靜的子宮而來。

睡眠與死亡的境界和人所來自的地方條件相似,所以生命一旦開始,一種意欲返回無機狀態的傾向隨之而生,這就是死亡本能的來源。

白話叫作死。

-

可以忘掉嗎?

那些懷念的、經歷過的、想要完成的……

如果可以,那她就能毫無牽掛地死去。

-

一點點細小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

一抹黑色的身影處於黑色的空間,他行走在木質地板上,不知是因為材料劣質還是因為已被白蟻蛀掉了,他每走一步腳下就傳來吱呀的聲音。

吵。

就算小心翼翼地放輕了動作,也收不了那煩人的聲音。

他停下腳步,憑著從窗口照進來的、路燈的微弱光芒勉強地打量整個空間。

這是個女孩子的房間,折疊整齊的被子、散髮著香氣的床鋪、收拾乾淨的書桌。設計單調,而且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可想而知房間主人的生活规规矩矩的也很节俭。

這裡的東西很少,他很快就把房間里的東西都翻了一遍。

是的,他在找某個東西。

可是明顯的,這裡並沒有他要的東西。

他並不急著走,慢條斯理地把這不大的房間翻了又翻,還把東西擺回原地……甚至連被子都幫忙折回去了。接著他才拿出手機,翻出通訊記錄,按下不久前接獲的號碼。等到接通之後,他報告道:「那女人住的地方找不到你說的東西。」

「怎麼可能!」電話那頭的人發出怒吼,「靠,那個婊子到底把東西放到哪裡去了啊?」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總之你要我做的我做了,這裡沒有你要的東西。」他的語氣平淡,一板一眼地說,「報酬像以往一樣打到我賬上……」

那人不讓他把話說完就搶先開口:「你他媽的沒找到東西還敢跟我要錢?」

「這是規矩。」對方的這個反應早就在他預料之內。他不慌不亂,依舊維持著那公式化的語調,「你派給我的工作是侵入這個房子找那個東西,就算東西不在這裡,你也有必要把錢交給我。」

「不過就是一隻任人使喚的狗!」那個人又怒罵了一句髒話,然後便掛掉了電話。

看來和對方的交易並不會繼續下去了。

老實說他不是很在意失去這麼一個顧客。

對方說的沒錯,他是條狗,只要有「骨頭」給他咬,那麼他什麼都願意做。

他沒得選擇,他活在這個世界的黑暗面,做的是很典型的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至今為止做過的髒事已經數不清了,棄屍、放火、投毒……甚至殺人。

有時候他還真想撒手不乾了。

不過人生總不會隨人願。就如同現在,他明明是想在回程的路邊隨意買個宵夜,然後回家一邊吃宵夜一邊看剛買的電影,可是一打開門正打算離開時卻發現有人在門口堵住了他的去路。

一、二、三、四……共十五人。

他突然就笑了出來。葉問也才一人打十個,這實在是太抬舉他了!

他突然又慶倖起來,自己曾經學過防身術,所以他能夠成功逃脫的機率還不到零,但也低得可憐就是了。

「可不可以高抬貴手放過我?」

「你說呢?」回應他的是個男人,大概有個二十多歲了吧。然後,對方的聲音與方才電話里的聲音很相似。

只見那人一舉手,然後揮下!

其餘十四人馬上有了反應,其中兩個人一左一右地架住了他的手,他掙扎了兩下,很悲哀地發現自己並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他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非死不可的事情。過去他也是那種口氣與這人說話的,但並沒有激怒過這人。而且眼前的人雖然看起來文質彬彬、年紀輕輕,但是暗地裡做過多少殘忍事了不少,單單是差遣他去處理屍體的次數就不下十次了。

而且依照對方在電話里的語氣,不難判斷出那個東西很重要,重要到這個總是在幕後操縱一切的人都現身了。

有人拿球棒之類的東西敲了他的膝蓋窩,害他瞬間腳軟想要跪下去,無奈身邊兩位大漢沒放手,所以他只能維持著要跪不能跪、要站站不了的姿勢。

「剛剛說話不是挺拽的嗎?」男人用槍頂住他的下巴,強迫他抬頭,「你跟『娃娃國』那伙人是什麼關係?」

陌生的名詞。

男人沒給他回答的時間,直接用那把槍敲了他的太陽穴。

躲不過,他挨了一擊,只感覺到一陣暈眩,然後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