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39、4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10 8:36:39pm

奇幻·玄幻


2-39

就在瑞斯抱頭無聲哀嚎的同時,那人已經下完命令,然後走到厄臨身邊,半跪下來伸手要接過傲炎,厄臨卻看也不看他一眼,繞過他走宫裡走去。

他僵硬了一下,有些詫異的回頭。看了看厄臨那不是很快,但很穩定的腳步,抱著ㄧ個小五歲的孩子的孩子,竟然還能夠保持這種體力,厄臨殿下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侍衛首領不由的皺眉,除了那些與自己小隊若即若離的、從未見過的同行以外,就連厄臨殿下本身也是個謎團啊。

厄臨抱著傲炎在景于面前走入宫中,景于能夠進入的區域當然就是上次格爾帶他來的區域,ㄧ到這裡厄臨就想起格爾曾經提過巨師在找他,厄臨腳步一抬,往巨師的小工坊走去。

瑞斯敲響了門,巨師打著呵欠出來開門,看到的就是這奇怪的情景,厄臨抱著傲炎在他家門前,見巨師開門,厄臨直接走進裡面,然後找個安穩舒適的椅子將傲炎放下,還加上了一件柔軟的薄被─隨手從巨師床上取來的,才向巨師行禮。

巨師還禮完就一直盯著厄臨不放,見厄臨還是沒有反應,搓著手開口問:「那個,厄臨殿下啊!你上次那把……」

厄臨皺眉,然後伸出右手,輕輕一握。

“冥吻!”亡者呼喊直接朝著自己的夜宫中呼喚,聖靈冥吻那樸拙的身影出現在厄臨的手中。

“闇夜聖者,找我什麼事情?”

在夜宫中睡覺的聖靈冥吻帶著濃濃睡意的聲音出現在厄臨的腦海中,厄臨對此不做回答,只是直接將聖靈冥吻交給巨師摧殘,自己則是拖來另ㄧ張椅子坐在傲炎身旁,休息一下。

“闇夜厄臨!我不會放過你的!”忍受著自己的身體被人家撫摸、輕彈,劍靈高傲的自尊全面爆發,對著厄臨發出劇烈的抗議,但厄臨不為所動,劍靈只能夠發出毫無威脅的抗議,而這一切在巨師將聖靈冥吻的劍身湊到臉頰旁磨蹭的時候徹底爆發。

瑞斯原本還好奇的看著,一把劍憑空出現已經很不得了了,沒想到還有一個老男人抱著這把劍像是在抱老婆一樣,但當聖靈冥吻怒氣累積到極限後,發出極度刺耳的嗡鳴聲,第一個遭殃的就是瑞斯。

當嗡鳴聲響起時,厄臨、巨師第一時間運起鬥氣保護自己,厄臨更是使盡了所有力氣,因為他身邊還有傲炎要保護,這對於剛覺醒鬥氣不超過一年的他來說是個沉重的負荷,但瑞斯在嗡鳴聲響起的瞬間就被震昏迷了!

巨師很快的就發現厄臨情況不妙,剛才抱著人什麼事情都沒有的厄臨現在滿頭大汗,額上豆大的汗珠不停順著臉頰留下,巨師連忙走過來築起鬥氣罩保護好兩個孩子,少了傲炎這負擔,厄臨自保無虞,所以他離開巨師的保護,走到聖靈冥吻旁邊,一腳用力踩下去,嗡鳴聲嘎然而止,剩下的只有從亡者呼喊才能聽到的痛苦吸氣聲。

2-40

“是你闖下的禍,忍著點。”厄臨是一點同情也奉欠,誰叫聖靈冥吻害自己穿幫了。

「殿、殿下,腳下留情啊!」巨師第一時間衝回來,自厄臨腳下將聖靈冥吻搶救下來,巨師心疼的看著光亮潔淨的劍身上的鞋印,厄臨殿下對待自己的武器實在太粗暴了,隨手扯過一條乾淨的絲綢,巨師開始擦拭劍身,聖靈冥吻現在也知道誰是真的對他好了,老老實實的呆在巨師手中不動。

他上次的事情惹火了厄臨,那怒火竟然燒到現在還沒燒完,這種苦日子他還要過多久?他已經好久沒有跟在厄臨身邊到處走,而是被掛在夜宫裡面當裝飾,這次好不容易被招喚出來,結果竟然又被一個老男人調戲,這種日子誰過的下去?冥神大人,求求您將我收回去吧!

巨師擦完劍,發現雖然被這樣粗暴的對待,聖靈冥吻還是沒有半點傷痕,沒有凹洞、裂開,甚至連微小的傾斜也沒有,還是鋒利如往常,真不愧是神器的級別,原本拿出來的磨石就沒有了用武之地。

「殿下,請問您今天來有什麼事情嗎?」巨師戀戀不捨的放下聖靈冥吻,他知到厄臨不是專程拿聖靈冥吻給他看的,肯定是另有要事,厄臨點點頭,自懷中掏出紙筆。

「開鋒?」見厄臨解下腰間那把自己親手打造的劍,巨師苦惱的說。「但是格爾那小子說這把是給您練習劍技時使用的劍,若只是練習開鋒似乎太危險了。」厄臨撇了一眼聖靈冥吻,還是堅持的將手中的劍遞出去,刷刷的在紙上接著寫。

「確實,普通時候帶普通的劍就好了。」巨師點點頭,老是帶著聖靈冥吻這麼高級的劍,若是遇到哪個人認出這把劍的來歷,那可就不妙,巨師接過劍,開始叮叮咚咚的工作,爲這把劍開鋒。

「好了。」一段時間過後,天已經黑了,傲炎在這叮叮咚咚的環境下還是睡得很沉。巨師滿意的舉起手中邊緣發出閃閃亮光的寶劍,臉上掛著驕傲的笑容,將劍入鞘交還給厄臨,厄臨將劍配回腰間後,接著繼續詢問。

「保養?」巨師看了一眼後,笑著問:「殿下,小的屋裡還有一些宮廷的侍衛們的寶劍需要我保養,請往裡面走。」對於厄臨想學如何保養劍這件事情,巨師是高舉雙手贊同,厄臨老是當著他的面虐待劍,而巨師的身分讓他只能在心中淌血而不能說什麼。

若是這樣能夠讓厄臨對他的劍好一點,那就太好了,事實上巨師ㄧ直堅持所有的戰士都應該學會如何保養自己的武器,這樣他們才會珍惜武器,除非武器已經嚴重損毀,但是宫裡的人老是拿他這個鐵匠當保養師,讓他很不滿。

確定厄臨都學會了以後,兩人才回到外面的房間,傲炎還在睡覺,口水長長的落到了厄臨的外袍上,瑞斯已經爬起來,但不知道消失到哪去。其實瑞斯在屋外蹲著,誰讓屋內太可怕了,他沒有那膽子與ㄧ把隨時能震昏他的劍呆在同一個空間中,所以只能在屋外不停的轉著,一面探頭往裡面看,確認傲炎的安全,對他來說,巨師的屋子,嚴格來說是有聖靈冥吻存在的地方就像是夜宫一樣,只能在外面呆著,等傲炎自己從裡面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