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十四黑章 黑之苦痛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6-12-10 11:03:35pm

奇幻·玄幻


人妖叔叔二話不說將我帶到他的房間去。

看起來非常生氣。一定非常生氣吧?畢竟我無視警告進入了那禁止進入的房間。

到底接下來會有什麼事情等著我?光是想象就覺得可怕。

「滅。」

「是!」

「你活著真是太好了,媽媽好高興。」

這句話的意思難道是說【我活到現在真是太好了,馬上就要讓我生不如死?!】到底人妖叔叔會對我做什麼事情?!

「滅,你怎麼哭了?」

「來吧,我不會抵抗的。至少讓我死得舒服些。」

「雖然媽媽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我知道你肯定誤會了什麼。」

等我冷靜下來后,人妖叔叔開始講起了來龍去脈。原來剛剛我見到的那膽小怕生的女孩,她也和亞晴他們一樣是黑魔使。但卻沒有進行過任何一次消滅幻魔的行動。

原因就在她的能力上,而且還是非常可怕又無法控制的能力。

一般來說黑魔使要發動能力必須依靠【殺意】,可她只要負面情緒特別是【恐懼】到達極限,她的能力【虛空星夜】就會自動發動。

周圍的一切都會因她無法控制的能力化為虛無的【黑粒子】消失。

這樣說起來豈不是剛剛的我非常危險?!我能活下來真是奇跡。真不敢相信我竟然做出了許多刺激她的事情還能活到現在。

「這就是為什麼她會被關在哪裡嗎?」

「這個嘛……因為還發生了許多事情,可以的話媽媽我真不願意提起呢~。但如果你想聽的話說給你聽也可以~只要你保證不要說出去就可以了。畢竟不是什麼好事。」人妖叔叔的神情好難看,看來的確真的不是什麼好事

雖然我不想繼續牽扯進關於黑魔使事情里,可是我又想幫那孩子,就算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也好。

考慮了一會,最後還是忍不住和人妖叔叔打聽了那些過去的事情。

原來,她小時候就因幻魔的關係失去了她的媽媽,就在她三年前和她的爸媽出門的時候意外遭遇到了幻魔。

她的媽媽在她的面前被幻魔殘忍殺害,也因此在當時覺醒了能力在一瞬間就解決了幻魔。雖然得救了但當時候的場面實在是太過淒慘,四周因為她的能力遭到了風災般的破壞,死傷無數。這一切,都被她的爸爸看在眼裡。

也因此遇到了這事情后,她的爸爸對她這可怕的能力感到無比畏懼。精神上完全無法忍受女兒的失控。

終於某一天忍無可忍,出錢在外聘請小混混來殺了她以終結自己無時無刻的驚心膽跳。

他的爸爸將她和幾個流氓關在一起。她在被混混們了解性命前被他們無情欺負、被施暴、被虐待,甚至差點被強暴。

但這些並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她的爸爸全程在一旁觀看。無論她怎麼向他爸爸求救都好,她的爸爸都毫無回應,不過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兒被這些流氓玩弄。

因為現在在他的眼裡,她的女兒已經不是他的孩子了。

而是怪物。

「所以有著強大監控能力的你們就在袖手旁觀嗎?」我憤怒地問

「我們當然不會袖手旁觀,但上面的人一直不批准我們去拯救她。直到一切已經結束之後……」

「結束了?結束了是什麼意思?」

「全死光了。被她的能力【虛空星夜】給殺光了。連同他的爸爸一起……」

「……」

「我們那時趁著她昏迷之後將她關進那個房間。也就是滅你進去的那個地方。也因為這些事情讓她留下了些陰影,特別是她的爸爸對她做過的事情。所以她會對大人會有些懼怕與戒心。不過看起來好像對滅你并沒有那種戒心呢,應該是滅你絲毫沒有大人樣的關係吧?」

這樣說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不過,聽了那個孩子的身世之後我明白了我完全無法為她做什麼。因為那個孩子缺少的……是親情。作為局外人的我無法為她做什麼。

這事情無論是對誰來說都好實在是太沉重了,所以才會直接禁止他人進入那間房間以免讓她再次失控。

「滅,你不需要放在心上。」

「…………哦。」

雖然嘴上這麼說,這之後我又偷偷摸摸回到了那房間。未免嚇到她,我靜悄悄地潛入房間。說是靜悄悄,但也發出了些微小的聲響提醒一聲我進來了這樣一個心理準備給他以免嚇著她。

果然,她好奇地從另一個房間露出了半張臉偷窺著我這邊。我懷著笑容靠近她,可是她卻立刻縮回去了。

難道僅僅只是我靠過去都會讓她害怕嗎,明明剛剛都沒事的?大概那時候因為好奇接近我而又因為我醒過來而怕得無法拔腿逃跑的關係吧?

看來人妖叔叔說的【那時候的】陰影對她影響真的很大。不過畢竟都見第二次面了,所以應該不會有什麼戒心才對。

果然過了些時間,她終於有動靜了。她將那圓滾滾的小雞玩偶捂著自己的臉,慢慢走出并向這靠過來。但由於沒看路走,所以很快就走歪了。我馬上移動至她的前進路徑等待著她到來。

直到撞到了我的身體后她才停下腳步。

我會再來這裡的原因,是我無法欺騙自己。我果然還是想要幫助她。

讓她走出那時候的陰影。

「你叫什麼名字?」

「……」

「我的名字叫滅,幻神•滅。如果可以的話把我當【哥哥】也不要緊哦。」希望這樣能讓她感覺到些許的親情

「………【御那】」她回答了我她的名字之後,立刻將自己的臉埋在小雞玩偶上

很快,她戰戰兢兢地將小雞玩偶移開,用水汪汪的眼睛和我對視。

為了讓她能以肢體接觸代替語言回答我。我將手伸向了她,如果她肯把手放在我的手上的話,就是答應了。

她望向我伸出的手,好像是因為太過突然的關係她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她頭低向自己的玩偶,退了幾步。感覺她對他人的戒心好像在剛剛提高了。是我說錯了什麼嗎?

「不用立刻回答我也行。下一次…不……直到妳想的時候隨時都可以告訴我!」

我立刻不停追擊,不想讓她跑了!

她猛烈搖頭。更加地用力抱緊她的玩偶。

「等等御那!」

在我伸手正想要抓她的時候,有個人將我的身體壓低。并拉著我打算強制帶我離開這房間!

「是誰啊?!快點放開我!」

「煩死了,給我閉嘴看看她現在的情況,了解了解你做了什麼好事!」聽聲音,那是旋契

聽旋契這麼一說,我立刻看向御那的方向。她周邊的花草被從她腳下出現的一道紋路劃過之後逐漸化成了黑粒子。

而從她腳下開始延伸的紋路也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越來越遠。證明她的能力範圍還在擴大中。

要是剛剛我隨隨便便接近的話現在已經被這紋路化成黑粒子了!

所以她,是在保護我嗎?

「雖然我不清楚滅你怎麼知道這裡的,不過我很肯定你現在幹了件蠢事。」

「是我的錯……嗎?」

我看著御那痛苦哭泣的樣子指責自以為是的自己

「當然,你知道你一直勾起她那不堪回首的回憶嗎?!你……等等滅,你要做什麼?!快回來!」

我不聽旋契的話,推開了旋契立刻衝向了御那!

我能感覺到紋路從我的腳下延伸上來!好痛…真的好痛……但這些痛比起她這三年來不斷回想自己親手殺死她爸爸這件事根本不算什麼!

我衝進了對她觸手可及的範圍后,立刻衝向前緊緊抱著她的身體!

「對不起,我沒有多想就向你提出一些自以為是的問題……真的是對不起。但已經沒事了。這裡沒有人會傷害妳的,這裡的大家都是好人。所以盡管放心吧已經沒事了,已經沒事了,御那。」我不停用語言安撫她。還輕輕拍拍她的背後增加安撫的效果。

我知道就算我說的這些話沒有起到任何效果,但我至少要傳達給她知道讓她恢復一些信心能相信其他人。

求求妳,請試著相信其他人吧,御那!不要再將自己變成一個人了!

她的能力隨著她的哭聲變得越來越弱,輕輕埋進我的懷中昏了過去。

而我的身體卻逐漸化成了黑粒子。儘管她的能力已經停止了但身上因她能力而開始不停的身體一刻都沒停止過。

我的意識也跟著我的身體逐漸消失。

「真是的,這時候也不讓人休息一會只會給人找麻煩,不過你在這裡消失也只會給人添麻煩。這次就幫幫你吧。」

在意識下沉之前,突然聽見了某道聲音在對我說話

可是就是想不起來是誰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