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拨云雾见青天 - 31 跳轨自杀

锐雨≪窥≫  - 发布于2018-02-13 9:28:46pm

其他·同人


《窥》 第31章 – 跳轨自杀 | 有看见托马斯列车猥琐的表情吗?

早晨,没有阳光明媚,反倒是乌云密布。不少刚睡醒的人以为天还没亮,又倒头大睡,一直到屋外传来一声响亮的雷声。紧接下来的,是频密的雨滴声。

倾盆大雨的一天,大部分人的心情随着失去了阳光的照耀下变得黯然。地下铁的车站中人潮拥挤,有的为了乘搭轻快铁,有的则纯粹为了避雨。

一位萎靡不振的中年男子从长长的楼梯一路走下来,来到了等候亭。

轻快铁穿过隧道渐渐逼近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却没有一人发现中年男子此时正站在平台边缘,稍有不慎就会掉到轨道上。

“轰隆隆隆…轰隆隆隆…”对面轨道的轻快铁出现在月台,让原本站起身的人再次坐下来,依然没有人发现中年男子此时正闭上眼睛,露出微笑。

“轰隆隆隆…轰隆隆隆…”对面的轻快铁离开之后,隧道再次传来轻快铁行驶的声音,这次人们几乎都确认了这一趟轻快铁不会出现在对面那条轨道上了。

人们站起身凑到平台边缘等待轻快铁的到来,此时一名女子发现中年男子站在危险区域,于是想要上前去提醒一下。谁知道手伸了出去,却没碰到对方……

“噗!”所有人都被一闪而过的身影吸引了注意力。转头看去,只见停留在半空中的女性手臂,还有掉到轨道上的中年男子。

“轰隆隆隆…咔嚓!”轻快铁就在此时来到了车站。趁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轻快铁辗过中年男子的身体,让中年男子当场毙命。

随后传来尖叫声不断,更有部分人以惊讶的表情看着那名伸出手的女子,而那女子则是吓得双手放到身前,似乎是在告诉别人不是她将中年男子推下轨道的。

来到了被封锁的现场,我将徽章出示给警员过目。警员看了一眼之后便放行了。我只身一人穿过人群,来到了克莱恩警探面前。

“死者叫郑托,今年43岁,是一名上班族。”克莱恩警探说道:“旁边那名女子是嫌犯。不少目击证人提到,死者是因为被那名女子推了一把因此才掉到火车轨道上的。不过那名女子辩称道她是为了抓住死者才伸出手,却没能来得及拉住死者,因而酿成不幸。”

“死者是自杀的。”我透过读心术观察那名女子道:“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没有看清楚就一直诬赖无辜的人,再不然就冷眼旁观。已经快要见不到像那女子这样的人了。”

“为什么说…死者是自杀的?”克莱恩不解地问道。

“死者死前站在平台边缘已有好一段时间了。不止那名女子看到,其余的目击证人也有察觉到,不过却没有人敢上前阻止。因为没有人想要多生事端。”我说着,眼神同时快速扫视四周道:“至于那女子,她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借助要准备上车这个理由走到平台边缘去。原本想拉死者一把,却发现来不及了。自己心中甚至责怪自己为什么当时不早点走过去。”

“这是…怎么看出来的?”克莱恩警探好奇地问。

“你看那女子的表情。”我指着那女子说道:“遇到这种情况还要遭受到无谓的人各种冷嘲热讽,很可能会造成心理阴影,让她不敢再面对这样的社会。所以待会儿帮个忙,现场调查完毕之后将她送到耶律医生那里一趟吧!”

我说完之后开始环绕现场,最终视线停留在尸体上。尸体被列车碾过之后,可谓血肉模糊,看上去是挺恶心的,不过我却早已习惯了这种场面。

让我困扰的并不是尸体的模样,而是死者自杀的原因。我的脑海中不自觉地产生了一种想法,一种‘死者实际上并不是自杀’的想法。可是…如何?如何才能诱导目标自杀?

又来了,这种想法。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就一直干扰着我,让我的思路很难保持逻辑性。我这时候应该思考的是,要是有人要杀死目标的话,动机是什么?可是自从那件事情以后,所有凶杀案的动机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以往那么清晰了。

难道这就是若良前辈的思维?处于灰色地带太久,已经很难再分得清黑白是非了?

“姿芸,若这案件真的是自杀的话,那并不需要劳烦你了。这件案子,就交由我来处理好了。”克莱恩警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说道。

“啊?”我应声,回过头去,对克莱恩警探说道:“我相信,你若是深入调查这起案件的话,很快就会需要到我的协助的了。”

“为什么那么说呢?”克莱恩警探不解地问道。

“凭直觉。”我回答,给了克莱恩警探一个微笑,然后便离开了。

离开之后,我并没有立即回到家中,而是回到办公室去。此时嗣杰和小林都在办公室里。嗣杰正在将分析报告输入到电脑里,而小林则一边咬着手指一边在网络上闲逛。

“有工作了。”我轻轻抚摸小林的头,完全没有把她当成长辈的自觉。小林抬起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这特性从我认识小林的那天起就一直没变过。让我不禁怀疑,这些年都只是我自己一个人在长大而已吗?

“什么工作?”小林问道:“克莱恩没有发案件过来啊!”

“克莱恩警探没有发案件过来是因为这是一起自杀事件。”我解释道:“不过我可不想一直这样闲着。所以今天的工作内容是,探讨这起案件把谋杀伪装成自杀的可能性。”

“我刚刚向克莱恩要了死者的身份资料。从这里下手的话比较容易判断这是不是一起凶杀案。不过克莱恩的附录中提到,判定死者自杀的人是你呢,姿芸!” 嗣杰望着荧幕道。

“那是因为死者确实是自杀的。可是不排除诱导性自杀的可能性。像是凶手给了死者一笔钱还债或者威胁其妻儿等等。”

“好,等等。我写一份报告给你。”嗣杰听完便马上动工,小林也“喵~”的一声,开始趴在桌上,以奇怪的姿势敲打着键盘。

我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整理桌上的文件,忽然掉了下来的文件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翻开来一看,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眼前,心中全是酸溜溜的感觉。

“若良前辈…”

我轻抚文件上个人资料那一页的照片。接着,我将文件合上,放到一旁去。因为目前手头上还有更重要的案件要处理。

坐在自己的座位,手上忙着的却是对面那个座位的主人原本的工作。我轻托下巴,看着前方那原本凌乱,此时却整洁干净的座位,摇摇头,接着埋头苦干,开始分析案情。

经过一番调查,从嗣杰、小林、克莱恩警探那里整合过来的资料,稍作整理之后发现郑托完全没有诱导性自杀的理由,甚至连自杀的理由都没有。

是因为工作压力吗?不像是。他在公司表现不错,也没有职场纠纷。家庭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除非郑托的妻儿早已串通好。可是自杀的是郑托,他的家人没必要隐瞒才对啊!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真的是那个女人把郑托推下去的吗?不是的,唯有这个我能够十分确定。这样一来唯有等候现场调查报告还有法医部和鉴证科的调查结果了。

存档之后,我伸了个懒腰。见没什么别的事情忙了,我便让小林和嗣杰先下班。

走出大厦,我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发现早已过了晚餐时间。看样子是我太专注于工作,导致身体忘了提醒我肚子饿该吃东西了。

我环绕四周,最后视线停留在不远处那家餐厅。依稀记得两年半以前,我在那里遇见正在用餐的小林和若良前辈,还有在街道上徘徊的嗣杰。

犹豫了一阵子,我最后还是走进了那家气氛熟悉的餐厅里。

点餐之后,我闲来无事,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与此同时也习惯性地用读心术开始窥探周围人群的想法,最后我的视线停留在一名戴着帽子身穿大衣的男子身上。

通常进来用餐的人都会把帽子摘下,把风衣解开。因为那些服饰在用餐时会带来不少麻烦,尤其是帽子,低头用餐的时候总会落下来。然而眼前这名男子在用餐是还不忘按着自己的帽子,一直低着头吃东西,深怕被别人给认出来似的。

最后,我与这名男子四目交接。视线只停留两秒,眼前立即被一道身影挡住。

我抬头望去,发现眼前是一名女子。对方身穿白色连身裙,一头乌黑的直长发,还有那平刘海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只是我一时说不上是哪里熟悉了。

对方没有询问我的意见直接坐在我对面。这时候我才能够仔细打量眼前这人的容貌。一身雪白的肌肤,就连脸蛋也白白嫩嫩的。卵圆形的脸蛋、薄而微微翘起的樱唇、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弯曲的秋波眉,综合成一张狐媚诱人的容貌。

那名女子见我一直打量她,于是用手轻托右边脸颊。看着我,面露微笑问道:“怎么了?我脸上不小心沾上什么了吗?还是说…你已经认不出我了?”

“晨曦·理利普。”我道。见对方没有因为被我认出而感到惊讶,我便问道:“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

“来帮你破案。这案件单凭你们的力量,是无法破解的。”晨曦依旧面带微笑道:“虽然我不是故意偷听,但我很赞同你的想法。死者确实是诱导性自杀没错,但…如何?”

对啊!如何?

“失踪了五、六年,一出现就说这个吗?”我问,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对方道:“你知不知道,你失踪的那三年期间发生在若良前辈身上的事?”

“我知道,不过那不重要。若良跟宋瑞乔,还有其他人一样,只是一场实验中重要的元素。”晨曦耸耸肩说道:“就和你现在调查的这宗案件一样,不过是一场实验。”

“你这是在告诉我说,你是这宗案件的幕后指使人吗?”我问。

“算是吧?不过这有意义吗?杀人的不是我,我只是蝴蝶效应中一个微不足道的环节而已。”晨曦笑了笑,接着说道:“他们又不是我的谁,实验的付出得到了应有的成果之后,他们已经没有价值了。我把他们推去自杀,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你说…你把他们推去自杀?”我不敢相信,晨曦竟然能够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这是要到了多冷血的地步才能做出的事?

“呵呵,看来你似乎领悟到其中的意思了。”晨曦又再一次笑道:“那么,提示就给到这里。接下来…就得靠你自己破案了。”

晨曦说完之后,便自个儿站起身,走出餐厅。原本坐在远处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结帐离开了。但让我纠结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晨曦和若良一样,让读心术失效了!

等等…我想起我在哪里见过晨曦了!两年前,海神弥森混入警局杀死犯人郑杰铭的那一次!我与海神擦身而过的时候,跟在弥森身后的人,正是晨曦!

“若良前辈…我替你找到晨曦了,可是接下来,我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