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 諾言 - 第一章:被遺忘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8-02-18 7:48:13pm

其他·同人


她討厭現實中的一切。

即醜陋又骯髒得要命。

尤其是人心。

所以她喜歡在網絡上看那些由人的幻想衍生出來的文章。那裡的全部都是這麼美好,不會有變態的殺人犯、不會有內心扭曲的反社會者……

她用肩膀抵住放在耳邊的手機,腦袋也偏向一邊,擺出一個奇怪的姿勢來固定住手機好讓自己不用空出手去拿手機。

她右手握住滑鼠將頁面往下滑,雙眼仔細看著每一粒被網絡作家編制出來的字。那上面講述著男女主角的遭遇:被後媽趕出家門的女主角在雨中奔跑,男主角神乎其技地知道這件事情然後來到女主角身邊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無奈看不見的人透過手機正喋喋不休地說話,讓她沒有辦法好好投入感情感動一番。

「嘖。」

那是她的小學同學,私立梨小的八十七屆畢業生之一,離開小學之後她和正在講話的這傢伙也算有緣,中學大學都膩在同樣的地方,只是修的學科不同而已。

她一語不發,不管對方自言自語。

畢業之後她和梨小的同學都沒在聯絡了,也不知道這傢伙哪根神經又在抽,居然會突然想到要來辦一場同學會。

「荷茉小妹,別忘了週末的同學會哦!」

「別叫我小妹,我們同齡。」

「總之週末你一定要來!」

電話那頭的人還唧唧歪歪說個不停,林荷茉被唸得受不了,直接結束了通話。

同樣的內容是要交代幾次?

她看向掛在牆上的日曆,這個週末的日期被紅筆圈了起來。

她真不想去,可是不去的話她有預感那些參加同學會的傢伙們第二攤就會來她家裡來開趴。

為了守住自己的小天地,她只好乖乖赴約……距離約定時間還有很久,於是她重新把注意力放在電腦屏幕上。

好棒。

看著那上的文字,林荷茉雙手捧著臉露出羨慕崇拜愛的表情。快速瀏覽完一章的小說之後,她右手握住滑鼠,點下文章右下角作者很貼心附加的跳躍到下一章的功能鍵。

好巧不巧,就在此時,門外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請問有人在嗎?」

  

她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刺激到,腦子里嗡得一聲,立刻就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沒過多久,外面的人又敲了敲門,「林荷茉小姐在嗎?你的快遞到了。」

林荷茉暫停了閱讀,整理一下呼吸,這才走到玄關打開了門。

門外站著一個戴著棒球帽的青年,他一手抱著體積並不大的盒子,另一手將帽子壓得更低,他說:「我是快遞公司的,這是你的包裹,請簽收。」

「裡面是什麽東西,我不記得我有買。」林荷茉歪著頭,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伸手去接包裹。她的確經常網購東西,但是最近都沒看上啥啊,怎麼可能有東西寄過來?

詐騙哦?

根據她在法院翻滾幾年的經驗,這種東西還是不要亂收比較好。

「我也不曉得。」青年又壓低了帽子,重復道,「請簽收。」

她看了一下包裹上的標注,居然沒有寄件人的聯繫方式和名字,只有收件人那邊寫了她的名字。

「真的是我的?」她好懷疑。現在的詐騙公司很多花樣,她一個弱女子好危險,銀行裡的積蓄就是她的老公本,不可以被騙走!

「林荷茉是你?」

她點頭。

青年似乎沒耐心了,語氣變得很不耐煩,「請簽收。」

被對方強硬的口氣嚇到,林荷茉沒有那個膽子與對方周旋下去,只好默默地簽下自己的大名,抱著包裹呆愣著目送男人離開……錯愕了好久,才反應過來關上門回到自己的小空間。

林荷茉再次回到電腦前坐下。

她將盒子放在自己腿上,一動不動就這樣盯著看,彷彿她的肉眼可以通過透視看見裡面裝著的東西。

遲疑、糾結了不短的時間後,她還是決定把盒子拆開來。正好桌上就有美工刀可以利用,她割開層層膠帶,這才能將包裹打開。

盒子裡面塞了好多報紙。她把報紙清掉,看見了裡面應該是要送給她的東西。

「這是什麼啊?」

一隻手錶。

是小孩子會很喜歡的那種設計。米奇老鼠的造型,圓形的鐘上方有兩個半圓的耳朵,它做了個拋媚眼的表情。

她想過很多個可能性。死貓、死老鼠也不是沒有收過,她是院方的書記官,偶爾會因為案件而招惹一些奇怪的人。甚至有過家門被潑漆之類的情況。

可是她沒料到居然是只兒童手錶。

盯著手錶發呆了好久,林荷茉漸漸發現這玩意兒有點眼熟,好像……她突然想起了什麼,匆匆忙忙跑進房間內拉出她自己用來收藏、珍惜物品的小箱子。

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很多,其中好多的來歷她都忘了,畢竟已經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在翻找了好一會兒之後,她才看見自己要找的東西。

和寄給她的這只手錶是一對的——米妮老鼠手錶。

吶,我們說好了哦!

絕對不可以忘記哦!

她腦子里出現一張臉,是個小女孩。但她記不起來自己和那個女孩有什麼關係,更叫不出女孩的名字。

是誰?

她無論如何都想不起,她的記憶好像被誰偷掉了一樣,留下很大一個空洞。記不起來的感覺好痛苦,她抱住自己的腦袋縮成一團,像有根鎖鏈緊緊勒住了脖子一樣的窒息感朝她襲來。

是誰?

是個很重要的人。

既然重要那為什麼會忘記?

既然重要那為什麼會忘記?

梨小的同學會上出現了許多人,也不知道召集人怎麼辦到的,幾乎所有人都到場了。

林荷茉坐在角落,拒絕那些好久不見的同學喝酒的邀約,滑著手機追著自己喜歡的作家的最新節章。

為了讓林荷茉參加同學會而用手機騷擾了她好久的召集人坐到了她身邊,林荷茉努力不露出嫌棄的表情。她往更裡面挪了挪屁股,只想離這人遠一點。

而且那一身的酒氣讓她很厭惡。

「荷茉你還有沒有和OO聯絡啊,決定辦同學會的時候都找不到她誒。你說現在科技這麼發達人哪有可能人間蒸發、消失嘞?」

「你說誰?」

林荷茉下意識抓緊自己的包包,那裡面放著那兩只很幼稚的手錶。

小女孩的臉又再次出現,穿著她們梨小的制服,綁成兩個小辮子的髪在她動作的時候總是跟著動來晃去。

同學會的召集人發出個響嗝,「就張靜啊,你們小學時不是很熟嗎?」

来拉勾,拉勾之後契約就成效了,不遵守諾言的人就要下地獄!

那女孩的名字叫張靜。

她記起了一些事情,最清晰的就是對方朝自己伸出小指的畫面,她那時候還不懂那是什麼意思,只是依樣畫葫蘆地學著女孩的動作。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她突然覺得眼角濕潤,趕緊把湧出來眼淚擦掉。

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嗎?

「荷茉你幹嘛哭啊?」

「我哪有在哭!」她捂住自己的臉,眼淚掉得更凶。

「是不是張靜發生什麼事了啊?」

「我不知道啦,都這麼久沒聯絡了!」林荷茉拎起包包憤然起身,「不管啦,我要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