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41、4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11 9:56:40pm

奇幻·玄幻


2-41

厄臨手摩娑著那把依舊嶄新的劍,突然抬起頭看著巨師,臉上滿是疑問的提問,爲什麼這把劍沒有名字?

巨師愣了一下,誰會特地將幼年時使用的練習用劍取名字?這把劍只會短暫的陪著孩子成長,等到他長大了,這把劍也就不適用,這種過度期的替代品怎麼會有人替它取名字?事實上,雖然巨師很疼愛這些由他親手打造的武器,但由於他的身分使然,使的這些武器們都有著各自特殊的用途,除了少數給予高階貴族的精品以外,其他的都是沒有名字的。

曲指輕敲劍身,聽著那丁丁的悅耳聲響,巨師告訴厄臨:「這把劍的名字當然由殿下來取。」若是自己取了什麼讓殿下不滿的名字反而不好,所以還是由厄臨自己取最好,巨師輕嘆,連這爲自己打造的武器取名字的資格都沒有的鑄造者,又是何等的悲哀?

厄臨沉默的看著手中的劍後,在紙上輕輕寫下一串阿拉伯數字,對於巨師來說這是一串難解的圖形,不知道爲什麼厄臨會用這種神祕的文字替這把劍取名字,巨師問厄臨這是什麼意思,但厄臨只是輕輕的搖頭不語,當劍再次交回到他手中的時候,厄臨用指腹在劍身上輕輕的划過那串數字─1580,一個武器的編號。

一夜無話,只有稀疏的閃光閃動,那是揮舞著另ㄧ個自己的光芒,微小、一閃而逝的出現在房間中,除了沉默再無他語,今天的房間是禁地,所有的幽靈們只敢在外窺視,而不敢輕易的進入其中,也不敢大肆喧嘩吵鬧,進行著他們一如往常的活動,本日諸事不宜。

劍靈不滿的在外閑晃,雖然只是一把劍,但他的能力也不小,當然不可能永遠呆在那個小小的劍盒裡面發霉,偶爾出來溜搭一下,放放風也是他的樂趣,他也沒少做過唆使幽靈們去嚇人這種事情,但他今天不是悶了才出來,而是進不了家門,從巨師那回來以後厄臨就把他掛在夜宫中的一顆樹上,然後厄臨就一如往常的做事情,或者是處理日常事務,研究煉金術,全然忘了自己的存在,好歹他也是個人物好嗎?雖然嚴格說起來他稱不上是人,但絕對搆的上物,物也有物權,不是可以隨便忽視的!

但劍靈以往百試百靈囉唆這次沒用了,以前就算厄臨再忙,十句中也會挑個一兩句簡單的回應,出個聲讓他知到他還沒有變成人型機械,但這次說了上百句,說到頭都昏了,若不是現在的他沒有口水,肯定也口乾舌燥,但厄臨就是一個字也沒回應,甚至連個屁也沒分給他聞一下。

自己從樹上跳下來,劍靈只能無奈的在外面徘徊,他知道厄臨想問什麼,想要逼出什麼,但這是不可能的,冥神大人的事情不能隨便說,那自己該怎麼辦?劍靈在外徘徊良久,厄臨就在裡面練劍練多久,直到最後,劍靈偷偷的從窗戶偷溜進去,然後自己鑽進平時住的盒子裡面,厄臨撇了他一眼後收劍,也和衣上床歇息,算是放過他一馬,但實際上心中那一絲不快卻在心中不停發酵,但厄臨卻不能說什麼,能讓劍靈忌憚的東西不是他能夠觸碰的。

2-42

事情看似已經過去,所有人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但實際上是否如此,大概也只有扒開厄臨心中的盔甲才能夠知道。但沒人會去做這件事情。

過了幾天之後,厄臨終於找到機會偷溜出來,第一時間就往商店區而去,換上普通的衣服,直接到達煉金物品店,進去之後直接遞給櫃檯一張早已預備好的紙,有許多的煉金學徒都是如此,所以他們也不以為意,悠悠閒閒的準備著,然後厄臨提著一大袋的物品離開了煉金物品商店。

回程的路上,路經了景于所就讀的那座學校,也就是上次打到一半以上的高年級生去吃牢飯的那座學校,厄臨心中有些想法,今天特地出來看一下,有種難以理解的感覺油然而生,他從來沒有機會進入學校,但在他漫長的工作中,總是時常聽到這個辭彙,這是個不屬於他的地方。

這座學院規模巨大,這個世界雖然沒到寸土寸金,但土地也是很貴重的東西,而這裡處於皇城之中,更增加了價值,但即使如此,這座學院還是佔據了大量的位子,由他的們可以同時容納兩部馬車暢通的進出這點就可以看的出來,而站在這扇門前的厄臨顯得極度渺小,更增添了孤獨感,劍靈的事情讓他終於想起了那事實,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在這裡永遠是孤獨的。

原本只是路經這座學校,但現在厄臨卻眐眐的看著這裡,而無法離開,腦中思緒千迴百轉,總逃不出一個愁字,空洞而迷茫的眼神勾起附近的人的心思,到最後門口穿著制服的幾人終於過來查探,厄臨才狼狽的離開那個地方。

離開學院沒多久,後方就傳來一個腳步聲,在這人來人往的道路中聽到腳步聲原不可能引起厄臨的注意,但這腳步聲太規律,固定的頻率,固定的踩踏方式,相信也一定是用同樣的步伐距離在前進著,但最值得在意的是,這個人始終在厄臨身後固定的距離,就像是……瑞斯平日對傲炎的動作,不緊不慢的跟隨著,既不會造成壓迫感,需要的時候也可以立刻出現。

厄臨停下腳步,回頭看去,意外的看見那道身影,新年、雪夜,初次與他的相逢,在冰冷的小巷之中看見的那個人,還有他背後那把巨大的扇子。

厄臨警戒的看著來人,那人發現厄臨注意到她,連忙快步上前,友善的伸出手:「祈冷,這附近的住戶。」

厄臨皺眉,這裡離上次遇見他的地方好遠,所以眼前這個人在說謊,但是,爲什麼?腦中閃過許多選項,他的身分、價值,各個資料在腦中過濾,讓厄臨忘記了他應該聽過這個名字,而只單純的糾結在欺騙這一點上面。

對於厄臨久久沒有回應他的善意這點,祈冷似乎沒有什麼反應,而是保持著他原有的優雅笑容,伸長著手等待,厄臨短暫的判斷過後還是伸手,兩隻同樣冰冷的手輕輕碰觸過後立刻鬆開,互相察覺到對方手上的薄繭,兩雙不同風味但同樣細緻的眉輕簇,祈冷訝異的是厄臨的手並不是他想像中的那細緻,而厄臨訝異的是祈冷手中的繭的位置,這是使用怎樣的東西才會有這樣的繭?看見他背後的那把巨大的扇子,厄臨恍然,若是這種奇門兵器,或許真的有可能長出這樣的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