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寻找梦想的路途 - 15章

混沌小瞳≪寻梦人≫  - 发布于2018-02-15 11:52:40am

其他·同人


15章

“确认一下看有没有任何错误,毕竟这是很重要的东西,若是少什么我可担当不起。”凛将电脑的屏幕转向崩,让崩确认电脑上所记载的东西有没有一些错误或者是遗漏。崩则是摇摇头,将电脑移到原本的位置,示意自己不想检查。或许是因为懒惰,也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

“既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那我就先离开了。”看到凛和崩都完成各自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稍微和他们两个打过招呼后,轩就离开帐篷,留下凛和崩他们两个人。

“看来真的是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你打算继续留在这里吗?”轩的离开让崩开始觉得有点无聊。崩看着那依然在弄着他自己的手提电脑的凛问道。凛点点头,表示自己会继续戴着后,崩觉得很无聊所以离开帐篷。

就在他们都离开一段时间后,凛那敲打着键盘的双手才慢慢的停下。凛警戒的看着四周,仔细的听着帐篷外的动静。过了许久,确定没有任何人的气息,他才站起身,拿出放在帐篷里的医疗箱,从巷子里拿去一些医疗用品。

凛轻轻地拉开左边的袖子,左肩上被绷带缠绕着,绷带也因为一些缘故而显得有些肮脏。凛将缠绕在他左肩上的绷带缓慢的解开,随着绷带慢慢的跌落在地,血的腥味慢慢的散播到空气中,让他觉得有点恶心。

凛看到自己那已经开始腐烂的伤口,拿起一瓶消毒药水直接往自己的伤口倒去。就在消毒药水与伤口触碰的那一瞬间,难以言喻的疼痛感马上偏布全身,痛的让凛发出不小的声量,不过他咬着牙强忍着疼痛将整瓶的消毒药水倒在伤口上。

因为疼痛就连意思都开始有点变得恍惚,接着他将空瓶子放在桌子上,拿出新的绷带颤抖的将那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开始失去知觉的伤口包扎好。一切都坐好后,凛靠在椅背,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正在颤抖着。

我坐在床上,脑袋完全无法思考任何的东西,只能望着前方发呆。周围那摆满书籍的书架证明这不是我的房间。我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感觉这几天都特别的疲惫,就连在别人的房间里都能够轻易的睡着。

头脑稍微清醒一些,我望一望四周,没有看到凛的身影,浴室的门是打开的,表示凛并没有待在浴室里。那么,凛应该是离开自己的房间了,但是为什么他离开自己的房间时没有叫醒我?该不会是因为顾虑着我吧?想一想也有可能,毕竟他是那种外冷内热的性格。

不过没想到他既然会对我没有戒心,就这样将我留在自己的房间里。虽然他对我没有提防之心让我有点高兴,但是总觉得这样的想法似乎不太好。我站起身,窗外的天色已经变暗,看来已经是晚上了。

我坐在床边,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动静让我觉得有点无趣。我从床边站起身,走到桌子打算找一找看凛有没有留下任何信息给我。走到桌子前,并没有看到我想要看到的信息,不过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东西却出现在桌子上。

原本应该在我腰上的枪套被放在桌子上,袖珍手枪和一些弹匣依然留在枪套里,感觉被卸下之后就没有做任何事情。看来是凛不想要我睡得不够安稳或者是怕我伤到自己所以就帮我解下之后放在桌子上。

不过话说回来,我没有找到任何的信息。或许是因为凛只是离开一下子,所以就没有留下信息给我。那么我应该继续留在他的房间等他回来吗?不过如果凛是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留下信息给我的话那该怎么办呢?那样的话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而且说起来我还在凛的房间里睡觉,就证明凛应该没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所以才能够睡得那么安逸。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继续讨论,也就代表我能够离开这里。

将枪套系在腰间,我握着手把打开房门,却发现到门口有一个人的身影。凛看到我出现在他的房间门口后,站到门的一旁让我先行离开。我不好意思的笑着和他道谢后就离开了。凛也若无其事般走进他的房间,轻轻的将门给关上。

我慢慢的走着,脑袋正在思考着关于任务的事情。不过奇怪的事情又再一次发生了,我的记忆停留在凛和我说那些新闻的瞬间。之后的事情就和之前所发生的一样,不管我怎么做,就是完全想不起来。

虽然刚刚在遇到凛的时候有想要问他,但是却又不想让他觉得我似乎有些奇怪的问题,所以就打消了那个念头。不过这个问题也不应该一直藏在心里,必须找一个人来商量一下究竟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要回去找凛商量吗?但是如果我告诉他之后他会用什么样的心情来看待我?想到这里,原本的念头开始消失,对于别人的眼光而感到恐惧与退缩。但是,他们会因为这样而用特别的眼光来看待我吗?

我知道他们不是这样的人,但还是决定暂时不要去想这个问题。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床上。时间剩下还有16个小时,我还没决定好究竟要怎么做。感觉这一次的投票将会改变这里的一切,必须慎重的考虑。

虽然是这样说,可是我又能够改变什么?我不就只是一个刚进入他们圈子不久的人,根本算不上同伴什么的...我翻身侧躺着,难道这里就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够做的吗?我思考着,一直思考着。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迷茫...其他人的心情也和我一样吗?还是说,其他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只有我一个人在独自迷茫着呢?我从床上坐起身,将眼角的泪水擦干后,打开房门决定去找凛。

“组长,我听说可能会有一个新的组员会来到我们这一组,是真的吗?”塔塔伊正站在他的办公室里,接起电话后,他组员的声音从手机上的喇叭传到他的耳里。塔塔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我想,如果我面前的这个人不是来外送的话,那么你所听到的应该就是真的。”塔塔伊说完,手机的另一头传来像是恍然大悟的声音后,塔塔伊挂掉电话。把电话收好在口袋后,正色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还面带着笑容的人。

“塔塔伊前辈真是会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兼职外送呢?毕竟兼职可是会降低我的集中力,让我查案的能力下降的啊。”塔赫伯面带微笑的和塔塔伊说道。塔塔伊有点无语,是因为自己平时太过于严肃的关系吗?感觉自己总是不太适合开一些玩笑。

“那么,就让我来问一问为什么你能够来这里吧?不过你要搞清楚我的问题,不是为什么你会来这里,而是为什么你能够来这里?”感觉如果不说明自己想要的答案,那么塔赫伯就会给自己一些莫名其妙的答案,所以塔塔伊和塔赫伯解释得非常清楚。

“怎么说呢,我也不太清楚事情的过程呢,就好像是权利或者是贿赂之类的?”塔赫伯依然挂着他那毫无威胁的笑容。这样的反应与回答让塔塔伊有点怀疑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样当上警察的。

“这些资料是目前我们所有的,你先大概看一看吧,之后我们一起讨论。”塔塔伊拿出一叠的文件夹交给塔赫伯,塔赫伯接过后顺手开了在最上方的文件夹,稍微过目一下就和塔塔伊道谢,随即离开塔塔伊的办公室。

像是干完一桩大事一样,塔塔伊斜靠着他的沙发,已经有想要稍微打盹的念头。只是还没过几秒,办公室的门又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出现在门口。他的出现总是会让塔塔伊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为何这个医生好像每一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每天都往警局里跑,最重要的是每一次他出现在警局里,自己的组员就算看到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劲。看来他们都觉得这家伙已经是我们的一员。

“没想到那位后辈既然来到你的组,你看他那么努力,要好好善待人家,不要对他太过苛刻。”塔塔伊的朋友从窗口看那位正在忙着查看资料的塔赫伯,打趣道。此时塔塔伊心中也在希望他面前的这个家伙能够回到他该回去的地方继续努力。

不过,希望他的朋友回去是另一件事情,想到塔赫伯忽然就转来这个陌生的地方,应该会有些不适应。想到这里,塔塔伊慢慢的打开办公室的门,往塔赫伯的方向走去,他的朋友也跟着他的脚步往塔赫伯的方向走去。

“怎么了嘛?塔塔伊前辈?”四周已经没有任何的人,其他的组员都已经下班,所以塔赫伯很容易就察觉到身旁有人,放下手中的资料往塔塔伊看去。四周纸剩下他的身影让他看起来有点寂寞。塔塔伊叹气后,说道。

“别一个人看了,一起讨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