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71.第三方势力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2-16 8:54:58am

奇幻·玄幻


奔驰的脚步、扩散的涟漪、漫无方向飞溅的水滴,在雨点凌乱地飘散下化为一幅抽象画,了解战场缭乱美的人才会欣赏。难以聚焦的视线,只要找到并锁定目标,这些仅是衬托战场的风景画。风声、雨声、雷鸣声、呐喊声,自然的交响乐和人造的声乐,编制而成的是战场的悲歌,讴歌着落败之人的憾恨。

败者经由结界的效力,被驱逐出境。能容下他们的地方,不再是战场,而是他们自身的住所。

存留的守护灵,目标不变,是屋顶上的夕雨。

地上有知秋阻挡,空中有阿紫拦截,要到达夕雨之处,看似简单,但不简单。

体力值回复药的存在,知秋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车轮战,依然屹立不倒,得以死守入口。算上黎空在执行作战前转交给宙扬的五百瓶回复药,扣除先前用上的百余瓶,存库还有三千左右,再战个三千回合都不在话下。

阿紫亦是如此。阿紫背后还有夕雨的支援,空中的防卫网绝对不比地上弱。凡是想用翔步到达夕雨之处的守护灵,最终会被打回地面去。

提到回复药,每个人都有。圆桌骑士阵营所持的回复药,总数不会比黎空他们所拥有的少。有没有机会用上,则另当别论。

一些守护灵和主人的距离过于遥远,无法在关键时刻取得药剂,落得退场的田地。

半小时之久的攻防战,已有十余位守护灵落败,皆属于圆桌骑士一方。

数量估计会持续增加。

打持久战,表面上在消耗黎空一行人的回复药,实际上在制造夕雨、阿紫和知秋战斗力不断上升的机会。

有人开始意识到,这场生存游戏长达四十小时背后的意义。

豪雨侵入大地,焦虑侵入人心。想让头脑清醒,比想象中更难。

“可恶!一些人绕去石屋后面,从后面上去屋顶!其余的继续从前面突破!”

交错的声浪中传出异常响亮的呐喊声,让雨水冲洗都无法醒悟过来的脑袋开窍了。

人们陆续清醒,明确的指令回响于战场间。人群散开了。

“因为人数悬殊太大,对方首先会选择正面迎战,情势不对劲才选择前后夹攻。英季,这都被你说中,你的脑袋果然太好使了。找你帮我策划作战是正确的。”

对方按照原定计划行动,黎空贼笑得嘴巴合拢不起来。地面上的人没有时间分散注意力来观察黎空的一举一动,这张脸不收起来,也不会被人发现,就不会有人怀疑隐藏在层层脸皮后面的阴谋。

“赶快过来吧。”黎空转身,满怀期待地等候敌人出现。

雨势变大了。乌云在白昼带来夜幕,而雨幕使视野变得朦胧,人的肉眼在此刻面对视觉的极限。

“夕雨,还看得见吗?”黎空有些许忧虑。

“我们守护灵的视野和怪物一样,完全不会受任何自然现象影响。”

“原来如此,让我长知识了。如果视野没问题,那就行了,因为我很难帮你判断敌人的攻势,只能靠你自己了。”

“不是大问题。”

话音落下,黑影陆续从后巷的方位冒出,站立在屋顶。查看他们头上的图案,既能知道他们属于圆桌骑士阵营。

敌人有六个,都是熟面孔,曾在选拔赛中被夕雨打败,算不上棘手。变强了也不是大问题,因为背后有阿紫的支援。

屋顶之战,在枪声传出下拉开战幕。

阿紫可忙了,要支援知秋,也要协助夕雨,更要拦截打算从空中突破的敌人。阿紫十分想把纸鳞龙召唤出来,但对方拥有归无这技能的缘故,召唤出来也只是徒劳无功,只能靠两只手、两只脚、一辆纸飞机和各类武器投身于屋顶、天空与地面的战斗。

阿紫频密地往返地面和屋顶,步调逐渐不协调,防卫线频频出现破绽。漏网之鱼踏上屋顶,强化了攻打夕雨的阵容。夕雨被逼入劣势之中。

回复药消耗的频率加速,对方却没有一人离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突如其来的咆哮声,是如此吓人,亦是如此清晰,听起来不像是人或守护灵所发出的,推测是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野兽。

眼前尽是雨,黎空无法追寻到猛兽的身影,难以判别那是敌还是友。

霎时,大气震动,强风把雨点吹散,雨幕变得微薄,可见度在短短数秒内恢复到一般水平。

黎空的视线聚焦在强风的源头。看见那纯白的飒爽英姿,因忧虑而下垂的嘴角往反方向扬起,带动嘴唇横向扩展。黎空那一贯的奸诈笑脸,又回到脸上了。

如同擒住猎物那样,剑牙幻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一个守护灵给压制在地。汇聚在双爪上的青色火焰,不留情地落在该守护灵身上,在四方石屋的屋顶上造成一个坑洞。剑牙幻虎二度咆哮,宛如在宣告胜利的王者君临大地了。

“夕雨,好机会!把那家伙打下楼去!”

夕雨瞬间移动到坑洞之处。剑牙幻虎把发挥的机会让给夕雨,奔驰向其他的敌人。

枪口贴近目标,夕雨扣下扳机,把坑洞的深度加上两倍之多。

一发零冲·破空虽然不足以打穿屋檐,表面的裂痕是屋顶结构变得脆弱的证据。夕雨往卡槽放卡,二度扣下扳机。

铁球脱离枪口,膨胀并燃烧。火焰的热度让雨水还未落地就蒸发,回归天空。在地心引力的牵引下,钢炎玉加速,冲击力增加。与大气摩擦时吸收更多热能,火焰的燃烧愈发猛烈,贯穿屋顶,扣除对方不少体力值。

体力值还有三成左右,夕雨下楼去解决他,免得对方用过回复药后卷土重来。

敌人要追下去,天翊的身姿在此刻展现在守护灵眼前,制止了对方的脚步。

天翊头上浮现的图案,并非是圆桌骑士阵营的红色太阳,亦非革命军阵营的蓝色新月,而是属于第三方势力的灰色星星。

撇开天翊是否来援助夕雨不谈,在剑牙幻虎攻击红方阵营之际,他们已将天翊认定为敌人。

目前的阵容,没有任何守护灵能与天翊抗衡。抛下战友,撤退是唯一的选择。

危机已过,紧绷的神经松弛,黎空松一口气。

“来得正好,不然夕雨可会陷入苦战,回复药的消耗量就比预算中多了。”

“小意思。迟到了还真不好意思。这雨实在是太大了,要找到世轮,再找你们,消耗的时间太多了。”

“别太介意,这种预料外的情况时常会发生。这场暴雨,就当做是热身吧。”

朦胧中,艺朝观察到黎空的嘴角没有下垂的迹象。那沸腾的血液,只凭狂风暴雨是无法安顿下来的。

夕雨穿过坑洞,立足于屋顶,犹如触动了开关,把地面的一堆守护灵给招引上来。

数量目测是先前的十倍之多。

“直到革命结束为止,要休息果然是不可能的事。夕雨,要继续了!”

黎空将一瓶回复药扔给夕雨。遗憾的是,药剂被敌军夺走了。

对方采取的策略,是“双重包围战术”——第一圈包围了夕雨、天翊和剑牙幻虎,第二圈则是包围黎空和艺朝。目的不是别的,正是要完全切断回复药的供给,让夕雨没有机会恢复体力值,接下败北的命运。

黎空再度感叹,英季的脑袋实在是太好使了。

预料之内的事,意味着策略早就准备好。黎空冷静地取出湖人棍就是最好的证明。

谢夏为了履行保护所有学生的承诺,请求詹主任把结界设定为“无限护主盾”。正因为这个设定,黎空无需顾虑会遭到还击,肆无忌惮地对守护灵作出攻击。

靠着人力挥动湖人棍,能给予的伤害很少,守护灵并没有必要回避,但一直挨下攻击会有退场的可能性。不闪避并非解决方法;倘若闪避,黎空就会寻找空隙突破包围网,和夕雨汇合。守护灵们可说是处于进退两难的状况。要包围黎空这么狡猾的存在,是一大难题。

好比在雨天打篮球那样。

只是这篮球的打法比较奇特:没有篮筐,而回复药就是所谓的“篮球”。

黎空要将“球”交到夕雨手上,对手则要“断球”。“球”到夕雨手上,黎空就有优势,反之优势将在对手的手中。

几乎全兵力都被调动去包围黎空,盯着艺朝的,只有三位守护灵。

人类的躯体,会被疲累支配。几分钟持续不断的剧烈移动,黎空气喘吁吁,有些稳不住脚步,好几次险些跌倒,还是勉强站稳,调整好呼吸和姿势后再度尝试突破。

那种气势,那种精神,守护灵对此感到畏惧。

挡在黎空前方的守护灵,身子忽然往后仰,倒地了。

这现象很不可思议。黎空没有时间思考这是怎么回事,专注往前冲。

夕雨一直有注意黎空的动向。黎空突破守护灵之际,夕雨给自己打上一发开窍弹,开出一条路,到达黎空之处。

“给你三瓶。我暂时跑不动了,你好好发挥吧。”

“三瓶就足够了,我会把这里的家伙给打下楼去的。”

两瓶回复药空去,低于一半的体力值恢复到八成左右。剩下的一瓶被塞入裤袋,等待被饮用的时机来到。

黎空跑不动,包围他的守护灵自动变少,对付夕雨的数量则相对地增加了。

战况表面上看似没有改变。

一直以来,夕雨要配合阿紫和知秋来行动,习惯在战斗中注意四方。这个习惯,让夕雨早已发现不远处的屋顶有位女守护灵往此处射箭。先前有守护灵莫名倒地的现象,正是源自这位援兵的攻击。

内边有天翊,外围有阿紫、六玛和女守护灵,夕雨要活下来并非不可能。

后巷毫无征兆地传出爆炸声,吸引了黎空的注意。

“为什么鲁瑟会在这里?他不是对这些一般人会做的事情没有兴趣吗?”

“别管费尔斯塔!我们的目标是解决夕雨!赶快叫你们的守护灵上去屋顶!”

“竟敢把与众不同的我当成是普通人来无视?你们这群家伙实在令我火大!费尔斯塔,把这群守护灵全部给宰了!”

小巷十分狭窄,很容易产生回音,对话的内容,黎空听得一清二楚。诡异笑意再度绽放。

“第七人来了。当初找他帮忙是正确的。”

“听说他很难沟通,你是怎么说服他的?”艺朝对此感到兴趣。

这还真是一个好问题。黎空得唤醒半决赛时的记忆,才能够解开艺朝的疑问。认真回想,黎空没有用太多的修饰和论点,鲁瑟就加入了。

“只是让夕雨和费尔斯塔打一场,仅此而已。”

“哈哈,这还真是你会做的事。”艺朝笑了。

费尔斯塔的乱入,敌方的援军到达屋顶的速度缓下来。屋顶的敌人有的被打下楼,有的则被打败。敌人的数目渐次减少。

雨势转弱,雨幕变得稀薄,视野变得清晰,判断变得准确。有了指令,优势自然汇聚在革命军一方。这一切,犹如天助黎空。

一女性守护灵带着主人到达屋顶,唯独夕雨发现她们。

“黎空。”

柔细的声线,黎空为之一颤。那熟悉的声音,毫无疑问是记忆中那绯色短发少女的声音。黎空怀疑自己因为雨天而听错,但用双眼确认就能明瞭。

惊愕的神情取代了热血的笑意。

“妍霞,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阻止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