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43、4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12 9:48:59pm

奇幻·玄幻


2-43

厄臨看著祈冷,原以為是什麼不懷好意的人,但他這樣落落大方的自動出現,讓厄臨有些錯愕,也連帶的後續一系列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闇夜聖者,你剛才是要我們把他的褲子拉下來,還是連著內褲一起拉下來?”突然冒出來的問題讓僵硬的局勢突然爆笑了起來,這個憨頭憨腦的幽靈立刻被其他的幽靈帶走,但厄臨已經沒有了原本那種劍拔弩張的感覺了,正不知該如何處理這個人,祈冷卻輕輕的將手中的水袋遞給他,然後轉身離開。

拿著手中的水袋,厄臨自然是不敢喝的,甚至若非他有些發楞,這水袋絕對不可能碰到他的手,在祈冷走到看不到之後,厄臨才愣愣的看著手中的水袋,為何剛才的他從這個人身上感覺到與自己相同的氣息,甚至厄臨相信,這個人有可能聽的見亡者的呼喊。

“出來。”握緊手中的水袋,厄臨迴身往反方向走去,走入一個陰森的小巷子後才開始叫人,原本陪在厄臨身邊隨時供他使喚的那些人馬上出現。

“你們,去調查剛才那個人,試試看他聽不聽的到你們。”厄臨下令,自然有人去做事,然後他才看著手中的水袋,輕輕扭開那個瓶口,湊到鼻前手輕輕煽動,裡面不是水,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液體,而是蜂蜜茶,香香甜甜的味道飄出來,讓他忍不住皺眉,他雖然不排斥甜食,但不喜歡太甜的東西。

手指頭在袋口沾一下,小心的伸出舌頭來,沒有毒,也沒有他想像的那樣甜膩,很不錯的蜂蜜才能做到的味道,而且還冰冰涼涼的,正好適合在路上走了一小段時間的人來飲用,厄臨毫不客氣的大口喝下肚,臉上是難得的微笑,在笑什麼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會喝下這蜂蜜茶也不知道,甩甩頭,朝著自己的祕密小窩前進。

爲什麼,會在明明是如此香甜的味道中,品出那一絲絲尷尬的微酸,是添加了檸檬嗎?還是本來就是這個味道,只是我們固執的只在意香甜的部份呢?厄臨非常難得的想著毫無意義的事情,而且覺得挺不錯的。

祈冷遠遠的站定,位置是在附近的高地上的樹下,他輕輕往上縱躍,拉住低矮的樹枝一個翻身落在樹上,這是個好位子,看見遠處的巷子中那片陰影,好像可以清晰的看見什麼一樣的注視著,然後他清了清嗓子,低吟了一首樂曲,歌頌著少年的迷惘,隨著日漸西斜,他閉上眼睛倚在樹幹上,直到下方傳來一個聲音。

「哥。」祈冷睜眼,低頭只見下方那人正微笑的抬頭對著自己大叫。

「怎麼了?功課又不會做了?」祈冷笑著跳下,微微蹲地以化解這股衝勁,身上也亮出了微弱的白芒。

「那有!」來人抗議,象徵性的揮舞拳頭表示不滿。「你又易容出去亂晃了,雖然說你的情況特殊所以很悠閒,但是這樣長老會不滿吧?你小心一點了,今天長老有問起你,你最近可能會被叫去好好的再教育。」

「放心,我今天就去找長老。」祈冷笑著說,結伴踏上回家的路。

2-44

「看你笑成這樣,今天遇到了什麼好事?路上賣燒餅的大嬸決定把她女兒嫁給你了?」

「沒有,只是我遇到了那位。」祈冷手點了點自己的胸口。「而他似乎沒有發現我是誰的樣子。」

「怎麼可能?你的那位是不可能出來的吧,你怎麼遇的到他?」

「我就是遇到了,那個氣息要認錯是不可能,不管他的易容能力有多麼高強,只要他還活著出現再我身旁三十呎,我就能夠確定他是誰,即使他變成女的也一樣。」祈冷很有自信。

「說的也是。那你的他在做什麼?」揶揄的語氣,其中陶侃的成分絕對佔了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的百分之ㄧ是一點點的好奇心,而且不被滿足也沒關係,他們早就受過訓練,不會有無謂的好奇心的。

「這就是我要去找長老的原因了,我要申請去外面唸書。」他要去追隨著自己該追隨的人,不管那人是否願意被自己追隨。

「疑疑?這樣可以嗎?我們又不適合到外面唸書。」搔搔頭,但他還是沒說什麼,只是看著祈冷堅定發光的眼睛。「真是的,如果你是要被賣燒餅的大嬸帶去當女婿就好了,這樣以後就有吃不完的燒餅了。」轉移話題的能力還不是那麼的好,不過也不錯了,祈冷笑了笑,沒有戳破他僵硬的說話技巧。

「放心,你還是有吃不完的燒餅的。」祈冷笑著說。

「爲什麼?」

「因為今天大嬸問我你有沒有女朋友,她家的小女兒好像對你有意思。」祈冷眼中閃過捉弄的陰險光芒,若他有看到肯定就會知道被騙了,但沒看到的他現在可真的慌了。

「等等!你該不會真的老實說我沒有女朋友了吧,我會死啊!我又不像哥一樣天賦很好,絕對可以成功,搞不好長老真的會幫我……」擔心得左想右想,光是在腦海中浮現那位臉蛋不起眼但身材很起眼個性也很搶眼的八歲小女孩,他就一股惡寒竄出,只這一耽擱祈冷已經走到他看不到的地方了,連忙快步追上,現場只剩下草叢沙沙的聲響,好像在笑嘆著人怎麼有這麼多煩惱憂愁。

“闇夜聖者,關於今天您所詢問的那位,已經有了初步的結果了。”當天晚上,厄臨如願得到他要的回應。

“說。”

“是的,那位全名為祈冷‧祭爾帝,原先要成為您的侍讀但被您拒絕了,他似乎有什麼辦法可以確實的確認您的身分,他今天去的地方很神秘,在軍中的一個管制區中,那裡全區都有魔法結界我們無法穿越,依他所說他是去見一位長老,然後他回到上次半夜您見到他的地方休息。”

“確定是那個人?”厄臨調配煉金藥劑的手停了下來,有點吃驚。

“是的,這點完全確定了。”那個負責偷聽的幽靈點頭。”另外我們認為他應該不知道幽靈的存在,否則今天我跟蹤了他一整天,也沒有見他做出什麼事情。闇夜聖者,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

“說。”厄臨心中轉著思緒,不假思索的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