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72.理由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02-19 8:49:36am

奇幻·玄幻


雨不打算停下来。

绵绵细雨,称之为“长命雨”也没有错。视线穿过石塔高处的窗口,所到之处尽是昏暗的城镇。没有阳光,没有彩虹。这群少年少女不禁认为,这昏暗的雨景象征的是这场革命,所盼的阳光与彩虹则是将革命军打败后的时光。

石塔为六层之高,每一层有两、三人,休息、预备、或看书。其中最高的第六层,谢夏和曼棋坐在窗边,若有所思地望着一滴又一滴的雨点坠落,仿佛看见夕雨的陨落。

“那一天,快要来了。”

脸上是如此平静,语气却透露出曼棋的内心非常期待革命结束,期盼的日子来到。

“如果没有蓝黎空和郭英季的阻扰,我们的计划早就实行了。半个月,对我们来说太漫长了。”谢夏轻轻叹息。

“的确。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一旦蓝黎空不在银阳,王老师没有棋子可使。只要我们持续以着人数压制郭英季的发言权,他将毫无作为。”

黯淡的前路,一丝微弱的光芒映入谢夏的双瞳。那逝去的微笑,回来了。

多久了,曼棋没见过谢夏微笑呢?

圆桌骑士的成立,本应是笑意绽放的季节开端。因为黎空和英季,计划延后又延后,谢夏因此要承担一切失败的责任,每天遭到詹主任的斥骂和殴打,这半个月的日子实在不好过。

这两个三番四次摧毁计划、攫夺笑容的魔头,是必须铲除的存在。

黎空退学后,新时代得以开幕,大家都能绽开笑容。这一战,圆桌骑士非赢不可。

“其他人呢?”

“男的不是在打‘王者’,就是在玩‘神魔’了;国子出去散步,妍霞和美诗去找黎空,其他还在休息。”

谢夏听见有人在休息,无意识地打了一个哈欠。毫无疑问,谢夏是骑士当中最疲惫的一位。为了准备会议的议案,以及预测黎空的发言并准备相对的反驳之陈词,谢夏只睡了三个小时。

确认了时间,二时半,午睡时间。豪雨洗尽炎热,带来让人昏昏欲睡的凉意,若不在这个时候补眠,谢夏会对不起自己。

“一小时后叫醒我。”

*****

宁静的雨天,沉默的两人,四目对望已久,但眼睛不会说话,无法述说一切。存在于战场的缄默形成封闭的空间,把两人分隔出来。

撑伞的少女,淋雨的少年,同一个空间,又两个世界。

少女眼中,少年变了,不再是她能了解的人。少年眼中,少女变了,不再是能了解他的人。谁才是真正改变的那位?没有一个标准来评断。也许,并不能用改变来概括他们的变化。说不定,那只是一直以来所隐藏的自己,因为雷灾的后遗症而展现出来而已。

“你倒是说些话啊……”

黎空不说话,绝非是要隐瞒真相,是脑袋运作不良的缘故,组织不出完整的语句。

“圆桌骑士间接伤害了桑晴,这样你能理解吗?”

“就不能用对话解决吗?革命成功,银阳少了一个较为稳定的组织;革命失败,你们就无法留在银阳。再说,你不在银阳,桑晴怎么办?”

语气很真实,没有一丝虚伪,违和感却在黎空心底油然而生。记忆中,妍霞说服黎空时绝不会扯上桑晴。黎空无法排除那是别人要求妍霞说的对白,必须进一步确认。

“这是你内心真正的想法吗?”黎空特意加重真正二字的语调。

虽说智商不足,黎空仍然能借助过去的经验来判断对方是否在撒谎、伪装或演戏。

“嗯,这是真的。”妍霞点头。

“妍霞,你就是过于好人,才会被人欺负和利用。谁命令你来说这些话的?”

“没有人命令我,这些都是我的心底话。为什么你就不愿意相信我?”妍霞的眼瞳是如此的湿润。

“那么,为何你刚才点头的时候,要露出如此难受的表情?”

妍霞的瞳孔微微放大,黎空的双眸是不会放过这一幕的。经验的判断,没有出现错误。

其实,妍霞并没有改变。改变的人,是我自己吗?这疑问在黎空的内心泛起涟漪,不断扩散出去。渐渐地,波浪的波幅与频率不断加强,支撑坚定立场的柱子频频震动,只要波浪不断提高频率,崩塌之时还是会来到。

“敌人还真是了解我呢。”黎空嘀咕道,冷汗混在雨水之中,偷偷地划过脸颊。

妍霞垂着头,肩膀微微颤抖。微弱的哽咽声,那摇摇欲坠的雨伞,完全是一位柔弱少女在雨中将自己的软弱隐藏起来,哭泣的模样。

涟漪的频率,再度提高。

“我只希望……你能继续留在银阳而已……”

柱子的崩塌近在咫尺。关键时刻说出这番话,黎空的立场愈发动摇。理性上了解不能听、不能受影响,内心却盼望着还有下一句。一旦那句话说出口,至今为止的准备,全都付诸流水。

黎空原定的计划,是无论革命成功与否,最终都会离开银阳,去寻找更强的怪物来挑战,作讨伐疯子科学家的准备。

妍霞的话语,若成功动摇黎空,革命的结果只能是夕雨和缃蕾同归于尽。

而之后的计划,沦落为空谈。

不能让妍霞说出下一句话,但黎空却很期待妍霞会说出口。如此矛盾,黎空感到头部越来越疼痛。

“果然一开始就应该直接解决夕雨才对。馨芬妮,上吧!”

另一个屋顶传出的吆喝,打断妍霞接下来要说的话,停息了黎空心中的涟漪。无法听见想听的话语有些可惜,黎空却因此得救了。对于是否要感谢美诗,黎空有些矛盾。

听美诗的语气,很明显是暴走了。原因是,黎空弄哭妍霞。

这种情况,黎空可以推测,有一位幕后黑手寻求妍霞和美诗的协助。美诗本打算用实力打败夕雨,好让黎空永远从银阳消失,而妍霞则是希望通过话语让黎空回心转意,使革命以和局的结果告终,得以保存圆桌骑士和不让黎空退学。美诗习惯性迁就妍霞,幕后黑手只好顺她们意,前提是妍霞必须说出一些特定的台词。

迎战本是黎空唯一的选项。然而,逃跑这个选项不知不觉间冒了出来。

印象中,馨芬妮没有头衔。现阶段多出“紫链”这个头衔,看得黎空一头雾水。疑点很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馨芬妮和上回但他林一战比起来,强了许多。

单挑不一定会输,混战也一样。考虑到回复药的存库和时间因素,黎空想要撤退。

另一个原因是,和美诗交锋的时刻未到。

“大龙,宙扬,撤退了!”

简洁、清楚的判断,大龙和宙扬没有过问,相信与尊重黎空此刻的决定。

在空中盘旋的纸飞机俯冲。知秋带着宙扬,一跃,轻松踏上纸飞机。敌军是不会轻易放他们走的,能用天步的守护灵蜂拥而上,但被布里斯和六玛联手拦截下来。

纸飞机上升至屋顶的高度。

知秋跳上屋顶,协助夕雨杀出一条生路;黎空跳上纸飞机去,准备逃之夭夭。

“蓝黎空,你别想逃!”

铁链瞄准纸飞机的机身来袭。

阿紫操纵纸飞机的技术越来越纯熟,回避铁链之余还能往黎空指向的方向行驶。最重要的,是黎空没有晕飞机。

“有本事就追上来啊!”黎空还能回首,嚣张地挑衅美诗。

“等着瞧,我这就追上来!”

馨芬妮将锁链收回手中,压低身子,却无法踏出第一步。挡在前方的守护灵,表面上手无寸铁,身上却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强大气息。同样是拥有头衔,散发的压迫感截然不同,美诗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并非没有守护灵敢对付天翊,而是对付他的守护灵全都转移目标,去追捕夕雨。一对一单挑,馨芬妮不见得有太多胜算。算上静燕,也许能打个平手。

美诗不知晓妍霞是否有这个心情战斗,不敢冒险。

眼睁睁看着黎空嚣张地开溜,无尽的愤怒敢难以言喻地涌上美诗心头。

“可恶!蓝黎空,你给我记住!”

*****

混战、车轮战、包围战、追逐战……经历了种种接连不断的战斗,“蓝”式革命已进行了五小时之久。千人的围攻,黎空一行人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如今正躲藏在无人知晓的地下室喘息。

昏暗的地下室,没有蜡烛,三人用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取代。在相似古埃及的地方用现代科技,如同把两个时代融合起来,有种新鲜感,也有违和感。

“夕雨的基础数值足够学‘那招’了。你们呢?”

“阿紫这边够了。”

“知秋也一样。”

合不拢的嘴,低沉的笑声,传出去会让人以为地下室在闹鬼。也许正因为这怪异的笑声,才让人不敢接近这里,他们才有足够的时间作准备。

看一看手机,四时半,离晚上还很久,却是适合小睡片刻的时间。

晚上的战斗绝对比下午的来得耗神。这个时候应该采用英季的建议,轮流休息会比较好。

最先休息的,是最容易入睡,但最难起身的大龙。

“妍霞跟你说了什么啊?”宙扬把一个问题抛给黎空。

宙扬看似只是一个四肢发达的运动狂,实际上其观察力不输给黎空,特别是洞察人的心理变化,加上野性的第六感,抛出的问题和道出的话语时常命中对方心声。

“我长话短说吧。她希望我留在银阳。”

“她又对你有好感了?我应该替你高兴吗?”

“你觉得我在这个时候发现这一点,会很高兴吗?”

“不,一点也不。高兴的话,会是一副得意忘形样子,那可是连我们看了也会想要痛打一顿的脸,而不是现在这副‘僵尸脸’。”

宙扬的评价,把无奈的表情拉到黎空的脸上。这话其实没有错。曾有一次,宙扬把黎空那种得意忘形的表情拍下来给黎空看,连黎空看了都会想打自己一顿。

“现在还能坚持立场,下一次见面就不知道了。”黎空叹道。

“我只问你一句,‘你战斗的理由是什么?’”

简短、直接,却深深敲打黎空的内心。宙扬口中的“战斗”,不是局限与此刻的革命,而是过去、现在、连接到未来的“战斗”。

只是要夺回智力吗?只是要和妍霞继续未完结的缘分吗?只是要大家能平稳地过日子吗?还是不知不觉多了另一个要守护的人?疑问接二连三浮上脑海。然而,答案只有一个,至少黎空明白这一点。

“我只想守护我们的‘归处’,仅此而已。”

变强的理由,收集碎片的理由,革命的理由,和战斗的理由完全吻合。宙扬嘴角扬起,认真的气息消散于大气中。

“你的背后有我们在,尽管往前进吧!问题解决了,我先睡了。”

语毕,宙扬就倒下去呼噜大睡。

看着这幅光景,不禁让黎空想起过去在游戏社里,累了就躺下来休息的景象。此时的黎空,露出和那时相同的笑脸。

“其实,大家都没有改变呢。”

黎空设置了闹钟,带着笑意躺下,不久后就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