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十三 地下室的人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2-13 2:13:49pm

其他·同人


有两个男子走进一个四周都弥漫着尸臭味的房间。虽然他们都穿着防毒面具,但强烈的臭味依旧少量的渗透进了防毒面具里。

“沆开哦!呃——”

有个满脸胡渣,全身几乎皮开肉绽的男子被绳子捆绑在一张木椅子上,眼睛被一条布蒙蔽着,嘴巴也被一坨黑色的东西塞着。

那坨黑色的东西是一条被染上毒药的碎布。那是一种慢性毒药,只要他一直这样含着它,毒药就会顺着口水流进喉咙,然后再慢慢地腐蚀他的内脏。

男子坐在椅子上不断挣扎,他看不见前方的样子,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希望上天可以助他逃过此劫。

男子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被抓的。在他最后的记忆里,隐约记得自己好像被谁打晕了,醒来之后,自己就在这里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不过每天只要时间一到,就会有人准时送食物给他。但他从未见过对方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这几天吃的都是什么,就算被人下了毒,他也不知道。

像往常一样,午饭时间一到,就会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听到餐具被放在桌上的声音。再来,就是拉椅子的声音,最后,他口中的黑色碎布就会被拿掉,喂他吃饭。但对方始终都没说话,好像哑巴一样。

男子无能为力,只好顺着对方的意,完成这些动作。要不是这几顿饭,他早就死了,所以就算对方让他吃毒药,他也愿意苟且偷生多几天。或许不久后,期盼已久的警方会破门而入救出男子。

男子本就是胆小鼠辈。当初成为小帮派的老大,全靠那从小做杂工练出来的蛮力。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有。

“你是谁,你为何要抓我!”

趁着嘴巴没被东西塞着的时候,男子提起胆量,问了对方。他已经打算好了,不管她怎么选择都是死,那干脆当个明白鬼,好让可以在酒泉路下等待着这个害了他的男人,这样一来也算是替自己报仇了。

对方并没有理会他,“你知道你被关在这里多少天了吗?”有个被改造成童音的声音在男子耳边响起。

说完,对方被这里的臭味给熏得快要透不过起来了,只好皱眉忍耐着。

这是这么多天来,对方第一次开口说话。男子被蒙蔽了双眼,也没有手表可以看,根本不知道现在已经过了多少天。

男子沉默不语,想要静观其变。不过内心的狂喜还是掩饰不了。这是对方第一次回应他的问题,没准不小心问出个所以然,还可以求对方放过自己。

童音再次响起:“七天了。”

男子震惊了一下,没想到自己被关了七天,而这七天以来,就没人想过救他吗?过了那么多天,自己的兄弟总该会来找他吧?还是他们也都出事了?

“别想了,没人会来救你的,他们找不到这里。而且,你的兄弟们都死了。”童音顿了顿。“被你杀死的。”

随之,对方奸笑了几声,让男子突然害怕起来。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不过对方很喜欢这种给人施压精神压力的感觉。

“你胡说什么,快放开我!啊——救命啊!”

男子又再活跃地扭动起来,就像一只被抓的被抓的大蟒蛇一样,但他的皮肤没有蟒蛇那般水灵,就算尽全力也是徒劳。

对方再次用童音说道:“啧啧啧,就叫你别挣扎了,没用的。就算你在这里死了,尸体腐烂成泥都不会有人找到你的。”

童音再次奸笑起来,让男子心里的恐惧加倍放大。男子有种很不详的预感,童音男子已经疯了,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干嘛。

难道这几天的挣扎终究走到了死亡的期限?

“你别杀我!你放开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真的,我求你了!我只是出来跟人混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家里还有老小要照顾……求求你!”

男子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他是真心诚意地在恳求对方。

“别怕,我不会让你死的。”

语毕,男子只觉得右脚拇指传来一阵刺痛,脚下还有潮湿的感觉。之后他就晕厥过去了。

童音男子把改音器放下,恢复原来的声音说道:“至于你的老小……我根本不知道他们住哪里,是死是活也与我无关,对不住了。” 他的声线雄浑,是个听久后可以让人陶醉着迷的男声。

他转过头对着身边目光呆滞的伙伴问道:“……如果把这个送到南宫府,南宫蝶会怎么想呢?我好想赶快见到这个南宫当家惊慌失措的样子呢……游戏好像被我搞得越来越好玩了!”

说着说着,他整个人顿时变得雀跃起来。

童音男子给自己取了一个代号,叫做TK,是The King的短写。帮他切掉男子的脚趾头的是另外一个人,而TK给他取名Slayer,因为在英语,那是带着杀人者的意思。

Slayer默不作声,心思好像不在现场,他的双目无神,目无表情的,仿佛一具被人操纵的傀儡,只呆呆地站在原定。

Slayer的刀工很好,切下脚趾时,快、狠、准,只要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它剁下来了,并且男子脚趾的血也很快地就被止住了。

TK也觉得乏闷了。看着男子脚趾上的血被止住了,便捡起地上的脚趾,放在眼前端详地看了看,再把它放进一个玻璃罐里。

“我就说找你搭档是最合适的……但为什么你身为我最要好的朋友,却不肯心甘情愿地支持我,为我做事呢?现在你变成这样,也不是我害的,要怪就怪你自己吧。不过很快的,只要事情一结束,我拿到我原本该得到的东西后,我就会让你脱身的。”TK摸着毫无意识的Slayer,自顾自说。

他已经进入了一种精神巅峰的状态,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可以不顾一切,不折手段,只要谁阻止他,他就会把谁杀掉。

TK和Slayer打开生锈的铁门,走出地下室,再走上一段大概几十米的楼梯。楼梯的尽头有个木门,推开,前面是一条暗港。

所谓的暗港就是以前造民房的时候,两栋房建在一起,中间会形成一条非常狭隘的通道,两边是两栋房子的墙。

这种结构的房子已经不在现代使用了,最多也是一些没翻修过的古代民宅,不然就是被古董商所利用。有的时候,这里还会被拿来匿藏一些禁品或者珍贵的宝物。

吴家茶馆就是这种结构的建筑物。在那一带,所有的店面之间都有一条暗港,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那些暗港都被木板或水泥遮起来了,久而久之,这条暗港就被后人所渐渐遗忘。

这个暗港非常狭隘,只能单人侧身而过,只要身材稍微胖一点的人就会被卡着。TK和Slayer通过暗港,打开在暗港尽头修建的掩护门,走了出去。

掩护门是被砖块建造而成的门,但是这些砖块被专门改造过,不需要很费力就能把门打开了。

走到外面,TK就看见一个中学女孩蹲在门边,像是在等他。对方也是自己的伙伴,他称她为B,代表Bitch的意思。

B以前也曾是个纯洁干净的女孩,所有人见了她都觉得她很可爱,水灵灵的感觉。她以前很看不起那些愿意作践自己去卖淫的女孩,她认为所有的成功和财富,只能用努力换来才是最光明磊落和问心无愧的。

不过,现在她却甘愿为了一个不爱她,只为利用她的肉体爬到成功穹顶的男人, 真正成为了一个被瘴气弥漫的婊子。

但是,她却很享受现在的感觉。

每个人的内心里都会讨厌另一个人,并且还会发毒誓说无论如何都不会变成那样。但到头来,有谁可以坚持当初的想法,不背叛自己?

他们说背叛自己也是身不由己。但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身不由己,那些只是为了逃避责任而想出来的借口罢了。背叛就背叛了,不需要那么多的解释。

在被时间消磨生命的岁月里,大家都在潜移默化地朝着曾经被自己鄙视的对象,茁壮地成长,最后成功进化成了自己最鄙视的那个角色。

B明白这个道理,但她爱上了TK,而且TK对她有恩。她是个聪明人,她不为自己找借口,而是让自己继续陷入那浓稠腐朽的黑暗里去。她利用她的聪明才智,为自己选了一条愚蠢至极的道路。

“TK,事情都解决了吗?”

B见到TK和Slayer走出来,眼前一亮,整个人像个饥饿难耐的人,兴奋地扑上TK,死死地用双手扣住他的胳膊。

TK不介意她的热情,只是有些厌烦。他毕竟是要利用人家的肉体去完成自己大事,索性此刻让自己吃点亏也没什么的。

Slayer站在一旁,依旧一副呆滞的模样。

B见到手里依然紧握着锋利的手术刀的Slayer,有些害怕,因为她知道现在的Slayer已经失去了神智。只要TK一个命令,他随时可以把她杀了。她知道自己应该保持的分寸,知趣地退后了几步,与他们保持距离。

TK还算满意她今天的表现,冷笑了一声,走近B,很意外地把她拥入怀里,轻轻地,仿佛怕一用力就会把这瓷娃娃捏碎一样。

幸福来得太突然,一时之间,她不知如何是好。TK见B没什么反应,直接拉着B的手环绕着他的腰间。

B被幸福冲晕了头,她已经失去了该有的理智。

“TK,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哪怕要我去死,我也肯。”

“我暂时还不要你去死。”TK松开抱着B的手,深情款款地看着她:“你去告诉他接下来要干什么。他要什么酬劳,你都尽量满足。”

“是。”

B被TK迷死了,什么誓言,鬼话,都脱口而出。现在TK吩咐B去进行下一个任务,那就去引诱那个“他”,让“他”成为可怜的替罪羊。

B知道自己的这一辈子,在遇到TK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彻头彻尾地完蛋了。她从来就不渴望自己死后会进天堂,不过她现在好像连地狱都不收她了。

“走。”TK说道,并走向车子的方向。

“去哪里?”B勾住他的手臂,把脸贴在他的胸前。

“南宫府。”TK一脸坏笑,有种准备看好戏的感觉。“我要把刚才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南宫蝶。不知道这样的话,事情会不会就变得更好玩了呢?”

“嗯。一定会的!TK想出来的东西肯定是最棒的!” 虽然这些话听起来奉承的成分居多,但B还真的是这么觉得的。

“不过我们必须另想其他的完全之策,因为南宫府上有很多闭路电视。”Slayer一个泼冷水的提醒。

TK皱了皱眉。

所有的事到至今都进行得非常的顺利,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内完成,只有送礼这事比较棘手。如果能的话,他想亲自把礼物送到南宫家去,但现实不能让他如此,不然他的身份很快就会曝光。

“嗯。”TK已经有了想法。

上了车,TK坐在驾驶座,B坐在副座,而Slayer则坐在后座。

车子驶出棚顶,奔驰在一条人烟稀少的旧街上。四周的建筑物都是老式的建筑物,周围的人流量也不多。这也是他们选择这里当做秘密基地的原因之一。

……

车子不经意地路过一间挂着《吴家茶馆》牌匾的旧式建筑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