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45、4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14 6:46:16pm

奇幻·玄幻


2-45

“您的藥劑要爆炸了。”那幽靈話剛說完,厄臨還來不及思考他再說的是什麼,就聞到一陣刺鼻的臭味,然後手中的溫度越來越高,反射的扔下手中的試管後,厄臨就知道要糟,果然,當試管敲到了桌面的那一瞬間,發出劇烈的爆炸,整個煉金實驗室充滿了刺鼻的臭味與黃色的煙,幽靈們連忙打開窗戶讓空氣流通,幾個等級比較高,有能力的幽靈們壯著膽子衝進去把厄臨給拖出來。

眾幽靈手忙腳亂,終於把人拖出來,然後滅火的滅火,收拾的收拾,剛才那個個幽靈不停的指揮著眾人,以免有人拿水去潑那些不能潑的東西,情況混亂到了極點。

厄臨終於醒過來,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大堆乳白色的幽靈飄來飄去,只覺得身在霧中,終於忍不住輕咳,霧氣瞬間凍結,然後進化成為漩渦,中心當然就是厄臨。經過一系列的檢查過後,終於確定厄臨應該沒事,只是衣服破爛,頭髮還焦掉了一部分,外表慘不忍睹。

”闇夜聖者,我可以說句話嗎?”剛才那位再次說出這句話,所有幽靈立刻打量附近,有沒有打雷?樹倒下來?甚至利用幽靈的優勢鑽到地下去檢查有沒有甚麼怪物,就連厄臨的心也縮緊了一下,直到所有人都確定安全後,才鬆了口氣。

「說。」厄臨的聲音像是從喉嚨擠出來的一樣,見到厄臨竟然開口了,那個幽靈也知道剛才的爆炸實在太驚悚,訕笑一下後開口。

”其實,我以前雖然不是什麼高級鍊金師,但也是一個鍊金學徒。”他試圖委婉的說,但真相就是他覺得厄臨自學實在太危險了,雖然有知識,但是實作可不是那回事阿!

厄臨倒是明白了,難怪他會在還沒什麼現象的時候就知道藥水要爆炸了,剛才的緊急處理也做得很好,厄臨連忙發出指令。

”你指揮他們收拾,以後這間實驗室就歸你管理。”然後厄臨就看著他鎮定的指揮眾人收拾他的實驗室,換上新的器具,把震壞的東西小心翼翼的收拾,剛才爆炸弄出來的粉末弄髒了的器具該怎麼清洗。

看看應該沒問題,厄臨這才開始處理自己的情況,包含把焦掉的頭髮剪掉,然後讓專門打理他的幽靈們傷腦筋明天的髮型該怎麼梳,脫下自己破爛的衣服換上另一件,一面上藥在剛才被炸到的地方還有被爆炸的器具弄傷的傷口,處理完這些事情,厄臨就坐在那裏看著那幽靈指揮若定的樣子,開始思考。

用淒演的說法來說就是:一個死靈法師怎麼可能不會鍊金術?

自從那位神奇的夜魔皇後,所有的死靈法師都輔修鍊金術,他們的生命又那麼悠久,要說真的厲害的鍊金術師,那絕對是要往亡靈法師裡面找,以前厄臨不覺得,這次淒演確實提醒到他這點,但淒演卻沒想過學習鍊金術是如此的複雜。

2-46

當年的淒演可是靠著她那無人能敵的自然精靈天賦,根本沒有做多少研究,她只想要保存下剡的身體而已,所以,繼承了淒演的本事的厄臨能力多少就可想而知,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那種可怕的天賦的,看來,他需要一個專業、專門的指導者,而且這個人的基礎一定要很紮實。

看像剛才那個幽靈,厄臨皺眉,雖然在剛才那一瞬間,他也想過讓幽靈來幫他做這件事情,但他知道每個鍊金術師的能力都不一樣,他們對於擅長的領域也不同,甚至對待他們的實驗的態度也是不一樣的,這樣做出來的成品一定不相同,使用起來的順手程度也不一樣,看來這是一件不能假手他人的事情,厄臨已有此自覺。

”你有什麼願望嗎?”厄臨突然的問題,讓所有幽靈都震驚了一下,不管是哪個幽靈,他們心中的願望絕對是不少的,只可惜這個時代能遇到一個亡靈聖者就已經是上輩子燒好香,怎能想像能得到第二次的機會,那個幽靈也傻了。”我查過你的契約,你還有其他的願望嗎?”

上一次,這個幽靈希望能夠得到一筆款項寄回家中,讓家裡能夠脫離原本的小山區,厄臨幫他寫了信,拿了一筆錢給他的家人,而他沒有勇氣讓人知道他已經死了,在信中謊稱他離開踏上旅程,想得到更好的知識,所以也沒人幫他收屍,到最後還是厄臨出手幫他收屍的,其實有很多很多的幽靈都是這樣的情況,厄臨雖然沒說什麼,但他們也都看的出來。

”你叫做什麼?”突然冒出的這句話,讓所有幽靈一起看向厄臨,原來厄臨直到現在還沒記住所有會出現在它面前的人嗎?那個幽靈更是可憐,若非幽靈實在無法擁有水分,他一定會大哭不已,但他還是利用幽靈的能力製造出虛假的眼淚垂下來,看起來就像是眼珠掉出來一樣驚悚度百分之兩百。

”我叫宇可。”默默的說完後,宇可繼續說。”闇夜聖者,我除了把跟您借的那筆款項還掉這點以外,唯一的希望就是。”掙扎的許久,宇可還是說不出來,厄鄰都已經等到快睡著了,他已經想起來這個宇可是誰,就是那個跟他說他願意在兩年內幫他賺回那筆花在自己家人身上的錢的幽靈,而以他認真工作的程度,也確實如此。

”說。”厄臨不會安慰人,當然也就不太能夠看的出宇可的想法,而且要看出一個臉色原本就模糊不清的人的表情確實為難他了。

”我希望,能夠學會全部的鍊金知識。”宇可的話讓所有人都臉色大變,這個願望已經不是願望,是刁難了。”我知道這不可能,但我還是很想知道,我天生擁有物語的能力,但我沒有魔法的天賦,所以到最後只能當個打雜的,但是我還是聽的到他們的聲音,死了以後沒有肉體的阻隔,這聲音更明顯,柱子辛辛苦苦的站力所發出來的顫抖,水流過後金屬的好奇疑問,風在流動時對我說的話,說真的,若是我繼續留下來,這可能會變成我的執念吧!我想要更了解他們,他們不會背叛,沒有那麼多複雜的心思,就只是存在在哪裡,這些聲音,好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