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拨云雾见青天 - 32 理利普

锐雨≪窥≫  - 发布于2018-02-20 9:08:59pm

其他·同人


《窥》 第32章 – 理利普 | 一而再的闯入我生命中的女孩。

三天后的早晨,天空依旧朦胧,或许是雨季的关系,太阳这几天都不大愿意露个面。这种气候,让原本忧郁的心情,变得更加忧郁了。

毫无头绪的我无法帮克莱恩警探破解那宗案子。克莱恩警探也说了,要是再没有什么进展的话,他就要以自杀案件处理,把案子给结了。

自从毕业之后,我没再住宿舍了。没有人继承若良前辈的资产,于是我以极低的价格从银行手中接手若良前辈留下来的汽车和房子,现在的我就住在这间房子里。不同的是,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所以家具和装潢基本上算是全部换过了。

我看着咖啡机上的咖啡缓缓流进杯子里,非常专注。我发现偶尔专注在工作以外的事情可以让思路自行找到灵感,从而突破瓶颈,而我现在正在这么做。

杯子八分满,咖啡机停了下来。少了机械声,我的思绪也像是少了什么那样,那种不协调的感觉把我拉回现实。举起杯子,我将其凑到鼻前一闻,单凭咖啡散发出来的香味已有醒神的作用了。我用嘴拈上一小口,那份苦涩立即让我皱起了眉头,果然还不适应这味道呢…

我坐在餐桌前,一边享用着早餐,一边想着待会儿该怎么解决那杯咖啡,想了想,我又将手伸前去拿了杯子,喝了一小口,还是那苦涩的味道。这叫什么?好了伤疤忘了疼吗?

一直到最后,早餐吃完了,盘子洗了,回过头去,看见桌上那杯由热转温的咖啡,觉得倒掉太浪费了,于是深吸一口气,然后直接将咖啡统统灌进肚子里。就像昨天那样,就像前天那样,就像我忘不了若良前辈的每一天那样。

“喝完了!”我大呼一口气,用手擦了擦嘴角,然后将杯子洗干净,拿了手提袋和文件袋之后,我便出门去上班了。

来到办公室,我先把干粮倒在小林二号的饭碗里,再倒一碗干净的水给它喝,接着便坐在座位上开始翻阅文件。

“今天也很早呢!姿芸。”那声音的主人并不是嗣杰或小林的。我抬头看去,是个帅气的脸庞,配上一头整齐的短发,还有一副款式简单的眼镜,那容貌堪称完美。

祝肇,那是警局一名年轻有为的警探,是局长从调查组中派来的协助经验不足却勉强当上组长的我一同查案的人。我曾经好奇翻过祝肇的记录,发现他所有成绩都优等,那略显消瘦的身形就连体能方面都超越了嗣杰这个长期健身的大块头。

不仅如此,祝肇办事非常认真,尤其是在查案的时候。我曾经在案发现场查案时窥探过祝肇的想法,发现他查案的时候观察力和思考能力非常好,思路清晰,分析合理,根本堪比福尔摩斯,不同的是,福尔摩斯没有祝肇的幽默感。

“你也是啊!肇哥。”我回应。

“啊,因为一连好几天都在警局里待,没什么时间过来这帮忙,所以今天打算一整天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祝肇问道。

“啊,有!”我说着,将文件拿给祝肇过目,一边说道:“虽然调查结果显示死者是自杀的,可是我觉得事情并不单纯…是我想多了吗?”

“不…你没想多。我也觉得这案子有问题。”祝肇说道:“关于这个,死者背景完全没有问题,没有与任何人发生过任何争执,所以死者是自杀的可能性很低。不过说到诱导性自杀的话,又有不合理的地方,虽然如此,但仔细想想的话,还是有这方面的可能性。”

“肇哥,你认识晨曦吗?”我问道。

“晨曦…吗?这名字好熟悉。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犯罪研究组的上两任的组长吧?”祝肇说道:“我不认识,当年没什么机会接触这个组。不过我倒是有认识的熟人曾经在这个组里待过,不过现在转做文职警察了。找机会再介绍给你认识。”

“嗯,好的。”我点头,接着说道:“抱歉刚刚打断话题了,那个…我前两天遇见晨曦,她…似乎跟这宗案件有关连。”

“这可能是个重要的线索,不过也有可能会引导我们的调查往错误的方向前进。”祝肇说道:“你没有向她透露我们的调查方向吧?”

“没有,大部分时候都是她主动在说话。”我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交给祝肇,道:“另外,我事后也做了一份对话备份,有需要的话你可以看看。”

电话铃声响起,祝肇看了我一眼,我回过神来伸手去接电话。那是克莱恩警探打过来的。案情确实有了新的发展,不过不是好的方面,情况似乎变得更糟糕了。

盖下电话,我毫不犹豫地拿起外套和钥匙,准备离开,祝肇犹豫了一阵子,似乎想问些什么。透过读心术,我已经得知他想问关于开车的事,不过看来他是改变主意了。

地下车站再次遭到封锁,我和祝肇赶到的时候,车站内只剩下警员还有部分证人。

“这次死者一共四人,听证人说,他们跳下去的时间差不都,相差几秒而已。”克莱恩警探说道:“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出什么对案情有利的线索,死者的身份也还在调查中。”

“四个人?”祝肇皱了皱眉头,走到火车轨道旁,观察警员收拾尸体。死在列车轨道上的死者非常可怜,尸体都被碾得四分五裂了。上一次还好说,只有郑托一人,这次四个人的尸体全被列车撞在一起了,根本难以分辨哪一块尸体部位属于哪一名死者的。

是因为郑托的死给了这些人自杀的念头吗?我不知道,因为读心术是没有办法读取死者的想法的。我能做的就只有等到克莱恩警探调查出更多的线索为止。

“现在我们更能确定案情并不单纯了。”祝肇对克莱恩警探说道:“不过我们还是没办法证明这案件中的隐情,所以唯有暂时分开处理,还有,千万别草草结案。”

“放心吧,我会将调查报告寄给姿芸,让你们继续处理的了。”克莱恩说道。

我在现场不停地用读心术来窥探那些证人的内心想法,想透过他们脑中的画面更直接地了解事情的经过。然而事情的经过是搞清楚了,对于案情的玄机依旧一无所获。

我不敢立即下定论说晨曦提出的想法是否正确,可是要是真的有人在背后指使的话,那么这次之后绝对还会有跳轨自杀的事情发生,下一次,死的人或许更多。

“该回去了吗?”祝肇走到我身边来问道。

“回去吧,我有了新的想法,回去之后整理一下资料让你过目。”我说道。

回到办公室之后,我立即整理一下资料,把这次的案件和前几天的案件做了一番比较。接下来,我将比较出来的资料再做一番整理,然后交给祝肇过目。

“首先,案发时间是一致的,无论是郑托还是今天四名死者跳下列车轨道的时间都在早上九时三十分,相差最多也就一两分钟左右。”我说道:“接下来,根据尸体上的服饰辨认得知,有两名死者和郑托一样都是上班族,另外两名死者其中一名是警卫,另一名是学生。”

“要说死者之间有什么共同点的话,基本上他们都是社会阶级不高的人,所以收入不多,因此即便死者之中有的人拥有车子也罢,他们都是为了节省开支才选择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的。”祝肇说道:“他们似乎每一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内出现在车站,所以才看不出异样。”

“克莱恩发来调查报告了。”我打开电脑说道:“死者身份已查明,和我们判断的相差无几。至于个人背景资料,还得等克莱恩警探与死者家属或亲友沟通之后才能提供。”

“这样一来,我们再次回到了原点。”祝肇耸了耸肩,无奈地说道:“老实说,这种找不到凶手的案件还真是麻烦啊!”

“你们怎么看?”我对嗣杰和小林问道。

“感觉跟海神杀人事件很相似啊!”小林说道:“宋瑞乔还有谷川奈奈不也是没有直接接触海神就能控制他们的思想吗?要是真的存在这么一个杀人犯的话,也会是这种情况。”

跟海神事件很相似吗?确实…毕竟一切都是晨曦在背后搞的鬼。

“说到凶手的话。死者确实是自杀,不过换个角度思考的话,即使是自杀,也有致死物之类的凶器存在。放到这案子里的话,凶器就是列车,凶手就是列车操控员了。”嗣杰分析道:“若案情本身存在凶手的话,那凶手是车站的工作人员这个可能性挺高的。”

听完嗣杰的分析,我似乎想通了什么,于是立即打电话给克莱恩警探去调查列车公司里的职员,列车操控员优先调查,只是克莱恩警探说他这边处理死者家属的事忙的喘不过气来了,实在是分身乏术,暂时帮不了这个忙。

盖了电话之后,我看了祝肇一眼,祝肇立即会意,微笑道:“放心吧!我会跟调查组里的人说一声的,这事就交给我了。”

接下来,祝肇就便回警局一趟,而我也继续分析着其他潜在的可能性,一直到下班时间,我看了看手表,接着替小林二号换过一盘干净的水,跟小林打了一声招呼后便离开了。

回到家中,我继续思考潜在凶手的可能性。要是若良前辈还在的话,他会怎么做?应该会一脸不悦地说“私人时间别谈工作的事。”那样吧?

第二天是周末,我却很早就醒过来了。看一看时间,早上七点半。警队的训练不仅提高了自律性,还替我调整了生理时钟。

原本中午约了瑜熙和以晴一起出来逛街和聚会,不过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很久,这段时间该做什么好呢?赖在床上大约十分钟左右,我有了一个想法,于是立即起身梳洗。

吃过早餐之后,我看着八分满的咖啡杯,犹豫了一阵子之后,我又再一次把温热的咖啡灌进肚子里,将杯子洗干净之后便出门了。

地下车站,因为发生过两次命案的关系,警方已将这里封锁起来,虽然车站依然正常运作,不过已经没有其他乘客在这里等候,列车也不会在这一站停下来了。

我坐在长凳上,静静望着一辆又一辆的列车来回,听着车站播放的音乐,让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一直到我回过神来看一眼手表,发现时间已经是九点二十分了。

“你看看那轨道上行驶着的列车。”身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我转过头一看,发现坐在我旁边的人,正是晨曦·理利普。

“你为什么又出现在这里?”我问道。

“你有没有想过,那些从这里跳下去的人,他们被列车碾过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晨曦问道:“你有没有一股…很想亲身去尝试一下的冲动呢?”

是的…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