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52:命悬一线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2-22 9:42:05pm

奇幻·玄幻


“呵呵。”凯特缓缓地从天而降,然后慢条斯理地逼近亚巴顿。瞧着它那没出息的窝囊样,他都禁不住嘲笑了起来。

就这样,再近一些......

亚巴顿即便浑身颤抖,乍看之下简直就是欠人欺负的弱鸡,可它的眼神似乎另有所图;这般等着凯特走到它的身边。

就是现在!

没错,一切的丑态只不过是诱敌的伪装,亚巴顿迅速将鞘翅张开,再度释放出大量的黑色甲虫,并且以铺天盖地之势将凯特给包裹了起来,进而化作一道人形的集合体。这些黑色甲虫本身具有吞吃一切的特性,就连魔能也不例外,凯特先前更是为此措手不及。现在被这等数量的虫子给附上,照理来说绝无生存的可能。

刹那间,亚巴顿还以为胜券在握。

咦!?

黑色甲虫们本欲剥下凯特的血身战衣,可那坚硬程度竟然令它们无从奈何!?换做平常,即便是经过咒术强化的特殊合金,对黑色甲虫而言也不过就跟软糖一样,轻轻松松就能嚼烂、吃下,可这血身战衣别说是剥下了,哪怕是一丝浅浅的刮痕都无法造成。

此时,被虫堆裹上的凯特甚至摆出了耸肩的姿势、摇了摇头,仿佛在默默地表示道:“你也就这种程度而已吗?”

他莫非是在向自己展示防卫力吗!?这个小子!!

这深深打击了亚巴顿的自尊,坚硬的甲壳与强悍的防御力不正是它素来引以为豪的象征吗?亦是它立于地下世界顶端的资本。不过是区区的人类,竟以同样的优势来对峙自己?无疑是奇耻大辱!亚巴顿被他给激怒了!

与此同时,所有附在血身战衣的虫子也下意识加强了咬力,若是不拆掉血身战衣,它们誓不罢休!赌上尊严的较劲还没持续多久,黑色甲虫就折断了赖以进食的颚钳,血身战衣却仍旧丝毫无损。

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亚巴顿心中的骄傲虽然到死都不想承认这个现实,但血身战衣确实拥有更为卓越的防御力!毕竟黑色甲虫的颚钳与它的甲壳可是有着相同的硬度。

还没等亚巴顿从惶恐之中回过神来,凯特便瞬间让魔力充斥全身、爆发,将缠在身上的虫子纷纷震飞了出去。

“怎么?没招了吗?。”凯特的面具由于没有被血身战衣保护,已然被黑色甲虫吃光。他曝露出来的笑容看上去是多么地狰狞,或者是因为涂上血色的关系?反常的邪恶彻底占据了他的表情。

“少得意忘形了!!!”伴随着亚巴顿的嘶吼,它笨重的躯体也扑向了凯特;接着,只见它展开的鞘翅底下赫然伸出了两支带着镰刀的前肢,分别从左右两边横切而来。

这两把镰刀正是亚巴顿暗藏已久的底牌,其坚硬和锋利可是远远超越了自身的甲壳,本来只打算用于魔王间的竞争,想不到今天却要对它向来轻视的人类展露了。没错,这也意味着它非赢不可!

反观凯特这边,他仅仅是向前踏了一步,然后左右各挥出了一记鞭拳来迎击。

‘噔!’电光火石之间,只闻清脆一响,亚巴顿也不由自主地瞪大了双眼,那当中外敛的是猝不及防的惊讶;难以置信!

“哈哈哈。”在凯特浓郁的邪笑声中,支离破碎的双镰也替这场硬碰硬的对决画下了句点。

是凯特赢了。

亚巴顿更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充作杀手锏的镰刀竟然会在一击之下被打得粉碎。堂堂的无底坑之王、地下世界的最强者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吗?别说现在了,即便是给它上万年的光阴都难以平复它受伤的骄傲!无论是身或心的层面上,凯特已经完全击溃了它,哪怕一丝能够让它自我欺骗的希望都被凯特的强大给磨灭了。

也许这正是凯特的目地,他那无法抑制的兴奋早让扭曲的表情给出卖了。

“你看样子已经玩完了,该我咯。”凯特话语刚落,就弓起了左臂,将漆黑怪手捏为拳、挥了出去。

‘咻!’这一记正拳非同凡响,光是呼啸而来的拳风就将亚巴顿的甲壳给刮出了裂痕,凯特即使没把左手巨大化,但那迎面而来的拳头却瞬间填满了亚巴顿的视线,它这个时候才彻底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

咦?!

岂料胜利女神却总爱在紧要的关头掉链子。凯特的拳头在砸中亚巴顿的前一刻,血身战衣却好巧不巧选在此时自行剥落。他的拳头非但完全泄了力,就连之前累积的疲劳和伤痛也一并爆发,令他的躯体像是负上了大量的铅块、沉沉地倒下了;亚巴顿是捏了把冷汗,它尚无法适应这突然转变的战局。

该死,偏偏这时候......

此刻倒下必死无疑,凯特唯有试图动着身子,可他能勉强移动的就只有左手,其他的部位皆被疲劳和伤痛所占据,无法动弹。

呃?!

随后,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内脏好似在燃烧般,炽热难耐,甚至连呼吸都开始变得灼烫起来,说句话也异常困难。

这是之前注射的药物所引起。在先前他注射的四支药物中,除了两支强效的肾上腺素之外,还包括了两支催谷魔能恢复的药物。这些药物虽然效果显著,但其中也附带着强大的副作用,光是注射一支就能令身体的机能开始错乱、衰竭,更别说是同时注射四支了。再者,第三道封印开启的负担,平常就算是处于最佳状态,第二道封印的力量就令他难以负荷,还必须借由肾上腺素辅助才能发动,现在他的身体恐怕不止是肌肉断裂这般简单的损伤了;凯特现在就剩下一口气做为活着的证明。

“呵呵,可恶的坏东西,敢吓我?”亚巴顿见到凯特奄奄一息,也终于意识到了形式的逆转,禁不住得意了起来。它也用脚踏踩在凯特的后背,甚至还故意碾了碾几下,加剧凯特的痛苦作为报复。

凯特就算想尽情地呐喊、惨叫,不争气的喉咙却犹如被一团火给堵上了,灼热得无法出声,何况是起身幹掉这个混蛋呢?

自己要死在这丑陋的恶魔手上吗?

可恶!

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直到微微颤抖的左手丧失了不甘。名曰绝望的黑暗便吞并了他的一切思索,他做为个体的生命也正逐渐逝去......

亚巴顿的感受着脚底那慢慢消弱的呼吸,心中难掩一股美滋滋的快感。没什么异常,对杀戮和血腥感到高兴正是恶魔纯粹的本质,这也是为什么恶魔在自古以来,总是被人类定位成邪恶的象征,更何况是堂堂的魔王呢?

正当亚巴顿陶醉之际,一股不速之力强行介入到了它的脚下。

嗯?!

这股力量更是将它从凯特的身上给弹飞了出去,并且翻倒在不远处的地方。

细细一瞧,它的脚不但被这股力量给轰掉了,甚至就连没有甲壳保护的底部都被炸得溃烂。

“吼!!!”亚巴顿是痛得滚地挣扎,不时还发出刺耳的咆哮,它看样子伤得不轻,而凯特的周身则被一股白蒙蒙的能量结界给包围。没错,这正是白魔法中的三大基础魔法之一,避魔盾。

白魔法师素来稀少,释放出这招的人也不会有谁,正是先前被凯特落下的晓雪。虽说避魔盾只是白魔法的基础,但却能很有效地对付亚巴顿所释放的黑色甲虫,然而黑色甲虫就等于是亚巴顿的分身,因此亚巴顿本体的克星也正是白魔法。如不然,就凭晓雪的修为,面对魔王纯粹就是送人头的坑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