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十五黑章 黑之暗躍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6-12-15 12:10:22am

奇幻·玄幻


因為御那的能力而失去意識的我在噩夢的驚嚇下最終恢復了意識。

頭部的陣痛使我不得不緊按壓著頭來減低疼痛。

就在這時突然有人關心問了我一句:「恭喜你又活了一天。如果沒事就滾吧。我討厭這裡有人呆着。」

雖然感覺是在關心我但後面的話卻讓人極度不爽!

雖然有點遲,我現在才注意到我躺在了醫療室的病床上。而剛剛和我說話的是那言行舉止一點都不符合醫生這職業的女醫生。

不過說起來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我瞬間想起了失去意識前的畫面,立刻向女醫生打聽御那的事情。

女醫生不耐煩地放下手中的咖啡,轉了椅子面向我回答:「那之後?我用我的能力讓你的身體恢復了這點你就別擔心,你不會死的。至於御那她完全因為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昏過去了,這答案滿意了嗎?」

「這樣啊……」

正當我失望的時候,女醫生繼續說道:

「沒什麼,御那她平常都那樣。你還掛在心上的話就是你自作自受了。」

「可是……!」

「我完全不理解為什麼你這麼愛管閒事?因為你這麼雞婆的關係害得御那最近大概又有得忙了,那個人妖又得向上面的人報告和保證御那的力量壓抑問題,最壞上面的人可能會下達御那的抹殺處分。所以就這結果來看你的心情很好嗎過得去嗎?」

「對不起……」

「別和我說,該對誰說你應該最清楚了吧?」說完女醫生開始抽起自己的煙

正如女醫生所說,我該道歉的對象應該是人妖叔叔和御那才對……

「那我先走了……」

我失落地離開了這房間。

而我離開這房間時和旋契擦身而過,由於太過內疚并沒有注意到和我擦身而過的是旋契。

旋契見失落的我離開后,和女醫生搭話:

「這樣傷人是妳的興趣嗎?」

「沒什麼,我只是想盡快讓煩人的人離開我的病房而已。而且看他那嚴重的偽善多了,不止覺得煩躁心情很糟。話說你是來拿胃藥的吧?給,已經準備很久了。」

「謝了,那我就先告辭了。不過妳也該戒煙了吧?」

「要你多管閒事。下次準備的可不是胃藥而是毒藥哦。」

「我現在離開。」

旋契說完,立刻就消失在了女醫生的面前。

「雖然偽善的人很煩人……」

女醫生看著某張病歷表,對空中輕輕吐了一口長直煙后。自言自語:「但是我并不討厭。」

之後,我再和人妖叔叔鄭重道歉之後,無所事事地在家的沙發上享受著漫畫和洋芋片帶給我的雙重樂趣,像這樣沒心情關任何事情的時候就會這麼做分散心情,有時還會到遊戲場去大玩特玩轉換心情。不過,沒想到這件事情對我的影響蠻大,洋芋片吃下去都淡然無味。

像這樣看著漫畫吃著吃著一口有一口的洋芋片再睡個午覺不知不覺就傍晚了,真是頹廢的一天。

「妹妹也差不多社團活動回來了吧?」

正當我自言自語之時,妹妹從沙發後方對滿身破綻的我進行偷襲!

大喊一聲「哥哥!」之後整個身體往我的身上壓去。

「好痛!」「痛啊!嗚嗚!」剛巧不巧,兩人的額頭碰撞在一起。我們痛得立刻將雙手按在自己的頭上。妹妹還痛得哭了出來。

「妳在做什麼啊?!有沒有受傷?」

「嗚啊啊啊啊啊!對不起哥哥,人家只是想嚇嚇你而已!」

「沒事,妳寂寞了吧?哥哥最近都不在。」

自從加入黑魔使后,我陪妹妹的時間的確明顯減少了許多。其實我和妹妹一樣多少也感到有些寂寞。

「好!今晚我就一直陪妳吧!」

「真的嗎!?哥哥,哥哥!很久沒出去吃了,一起出去吃晚餐吧。人家聽說有一間店東西很好吃哦!也不會太貴。」

妹妹就算推薦店面也考慮到我的荷包,真是能幹的妹妹啊。

「Ok~,就去那裡吧。」

「謝謝哥哥,哈哈哈。」

我在這時候不止為何冒出了一個想法【要是御那有我妹妹一半活潑就好……】

御那的事情還是之後再考慮吧,現在是妹妹的時間。

不過今天外面的氣溫有點冷,真後悔只穿一件T-襯衫出來。冷風不停吹向我可憐的身體。妹妹雖然穿了一件比較厚的T-襯衫加上一件外套,但妹妹她其實是容易感到寒冷的偏冷體質。

這兩件衣服對妹妹來說就跟穿了一件一樣毫無幫助。所以妹妹平常會一直緊緊抱著我的身體或是玩偶取暖。

即使現在也是,比起牽起更像是緊緊抱著我的手一起走在街道上。仿佛我就像她的專屬抱枕一樣……有點難走路啊。

在別人的眼中會不會像是父女?或是情侶?

不過正常來說果然還是兄妹吧?

「妹妹,哥哥我對你來說是抱枕嗎?」

「不是哦。哥哥就是哥哥。最喜歡的哥哥哦!」

笑容好可愛,完全不會輸給其他同齡的人。不愧是我可愛的妹妹啊!

能細心欣賞品嘗這笑容的只有我這個做哥哥的,這就是【哥哥特權】!

「雖然聽起來有點假,但聽到還是很開心。」我邊說邊稍微作弄一下她的臉頰

「是真的!人家最最最喜歡哥哥了!不過也是我的專屬抱枕。不是哥哥的話我都不要。」

「果然還是抱枕嗎?」

這樣的話妹妹以後的男朋友都沒有機會被妹妹抱了。真是對不起咯,未來的妹妹男友。

走了許久,我覺得是時候該說了,將一直埋藏在我內心的不安,掏出來問了妹妹:

「妹妹。」

「嗯?什麼事哥哥?」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哥哥我有一天消失了你會怎麼辦?」

和他們一起對付幻魔說不定有一天會不小心被幻魔殺死吧?所以我真的好想知道要是我不幸戰死了妹妹會怎樣?會怎麼樣回答我?

我發現妹妹更加用力抱緊我。我感到不對勁而立即看向妹妹

妹妹的眼淚正不斷溢出。

看來果然還不是時候這麼問妹妹的。

「對不起對不起!哥哥開玩笑而已不要認真!」我開始後悔問了妹妹這種白癡狗屁問題

妹妹哭著求我不要消失,邊用力地往我的懷裡撞去。

而且這樣一鬧四周的人正用異樣的眼光盯著我們,不,其實這些人都在盯著我吧?!感覺我再不做什麼就會有人覺得是案件而報警的!

我趕緊將妹妹拉去不起眼的角落再三地和她說清楚,剛剛只是開玩笑而已。

「嗚啊啊啊!我討厭這個問題!討厭討厭討厭!」

「對不起,哥哥保證以後都不會再開這種玩笑了好嗎?所以妳也不要哭了。」

「嗯……但是葛格要答應我不要再這樣說了……」

「嗯,我保證。」

「拉勾勾。」

「ok,拉勾勾。」

有多少年沒有和人勾尾指保證了?

不過雖然勉強阻止了妹妹哭泣。可是少許的抽泣還沒停止。

「好啦別哭了,妳餓了吧?哥哥先帶妳去吃東西。」

「可是哥哥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繞圈圈……」

「因為你沒指路我就一直來回走了。」

「嘻嘻,那就算扯平了。」妹妹聽見了之後,尷尬地笑了笑。又找回笑容抱著我的手,指著介紹的那間店走去

就在我們走出那個不起眼的角落的瞬間,有個人和擦身而過的瞬間在我的耳邊留下了:「喲,和妹妹玩開心嗎,垃圾?」和重重殺氣!

正當我轉頭尋找那個人時候已經失去他的身影。

留下的,只有被嚇著而冒出的冷汗。

「哥哥?怎麼了嗎?」

「沒…沒事,走吧。」

「嗯。」

剛剛那到底是誰?總之感覺很不妙,之後和亞晴她們打聽看知不知道些什麼。雖然可能問不出什麼著落,也不知道從何問起……

也因為不斷在意這件事情,在那一間被妹妹推薦的店裡吃的招牌料理好像美味減半了。真是災難……

【()——市中心某個繁華區——()】

同一時刻,有個神秘人打了電話給身處某地的亞晴。和亞晴報告了我今天在基地內發生的事情。

「這樣啊,那還真是災難。」亞晴不削說道

「亞晴怎麼聽妳的口氣好像不感興趣呢?哈哈哈。」

「我只對幻魔的事情有興趣而已。」

「真是無趣又不可愛的女人啊~至少關心一下那好歹也是被妳牽扯進來的男生嘛~。不過,從另一邊的角度想的話妳其實是個蠻喜歡刺激的女人呢~。哈哈…哈哈哈……」

「廢話少說,說正題吧。」

「好啦好啦,但是這之後記得要跟我約•會•哦。」

亞晴的手指毫不猶豫地放在掛斷鍵上。神秘人連忙阻止。

「等等!等等!先別掛。我說!我說就是啦真是的!這樣亞晴才找不到男友啊……」

「所以?你想要說什麼?如果是廢話的話我立刻掛斷。」亞晴給他最後一次機會

「我說,叫幻神·滅的那個男人是【噬心穿牙繼承者】的事情差不多上面的人該下個結果了吧?【清掃組】的那幫小狗狗差不多要有所行動了。如果這一次不保護好來的話……幻神·滅也會……」

「廢話。」說完,亞晴立刻就掛了那神秘人的電話并從一隻已經被亞晴解決了的巨大幻魔尸體上跳了下來。

離開幻界融入街上的人群中,繼續尋找著下一個獵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