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49、5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2-15 8:20:35pm

奇幻·玄幻


2-49

「全部過來!」一個人對這邊吼,所有人看向帶隊的那個人,見他不做回應,忐忑的走過去,在場中央站定。「你們!去選一把木劍。」

厄臨在所有人還在發愣的同時已選了木劍回到位子上,所有人才有如大夢初醒般去選木劍,厄臨趁著這段時間目測丈量了一下手中的木劍,果然是個粗操爛制的物品,有些歪斜,不是那麼的好出力,眾人陸陸續續的回來後,下ㄧ個指令立刻下來。

「有沒有已經會鬥氣的?」那個人全身穿著棕色皮甲,雖然不覺得有可能,但還是問了一句。

厄臨默默的站出來,那位考官皺眉,難得這麼多年,已經沒有這樣的人才了,不信兩個字從眼中閃過,但他還是拔出自己的劍:「揮劍,用鬥氣。」

厄臨點頭,灰濛濛的鬥氣竄出,那人還來不及吃驚,厄臨已經一劍劈下去,雷厲的風聲傳出的同時,兩柄劍已經交錯,那位考官嘴角抽動了一下,因為單手劍劍士的畢業最低門檻就是擁有鬥氣,那他還來唸做什麼?除了考官之外旁邊的人同樣各個嘴角、眼角抽動。

一直在一旁觀看的另一位老師走過來,與那個考官小聲的交談,最後考官叫來厄臨,另一位則是去找資料,同時往上層報備。

「你的名字?」考官問,厄臨默默的搖頭,指了指自己的喉嚨。

「受傷?」考官皺眉,厄臨搖頭,考官也猜不出來,另一邊還有考生在等候,所以考官只是交代了一句讓厄臨在一旁等著,然後繼續考試,而在一旁等待的厄臨只能無聊的等待,幸好厄臨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他一靣整理著資料,一靣聽實況轉播,轉播內容就在他們身旁不遠處的工作人員那邊所發生的事情。

不得不說,厄臨竟然是一個啞巴這件事情讓所有得知詳情的人都錯愕不已,而厄臨這個名字雖然在城市裡沒人敢用這個名字,但原因也不是因為與皇室重名,而是這個名字實在太晦氣了,再加上厄臨一貫的低調還有有心人的封鎖,一群人對於厄臨這個名字是一點反應也沒有,只覺得怎麼會有這麼晦氣的名字被人使用,聽著他們互相交談、討論、苦思,最後厄臨下令。

“都回來,別聽了。”招回那些八卦之心過剩的幽靈,一方面是不希望幽靈被發現,能力高一點的劍士即使沒有魔法能力,精神力也可能察覺到幽靈,另一方面則是幽靈們實在太吵了,而自剛才開始,他就一直有個感覺,好像有個跟他很親近的人在附近,但除了鳴電與刃那邊,沒有人能夠讓他有這樣的感覺,難道這個招生儀式這些人會出現?

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在這個招生日的第一天來拜訪,發表一下感想激勵士氣確實是這些大人物的工作,來的人位子越高成效越好,平武跟皇武又這麼近,這種事情發生的機率大幅度的上昇!去完皇武順便來平武,多方便啊!

2-50

厄臨皺眉苦思,有點緊張的東張西望,但場面還是一樣熱鬧,看不出來有什麼異狀,厄臨這才發現這裡並沒有護衛,若是有那些人來,保鑣有可能不出現嗎?看這和平喧鬧的場面,一點也沒有那些護衛製造的緊張感,但厄臨還是不太放心,放出大量的幽靈出去探索,眼睛似乎在看著場上的考試,腦中卻不停的思考會是誰?

不管怎麼計算都算不出來,慈目前不在城市中,應該是回教會去了,而狂獅成天任務做不完,是不可能出現的,而最奸詐的三舅則出城去洽商了,其他的鳴電若是出現會這麼安靜才有鬼,刃倒是有這本是神出鬼沒,但有可能是他嗎?厄臨不認為有這個可能,因為刃要避諱,刃獨立於一切之外,這種事情只會讓人覺得他們在招兵買馬,這種犯忌諱的事情刃不可能做,那還有誰?

但隨著一隊又一隊的幽靈回報消息,厄臨也逐漸的確信,真的沒有任何人來,除非是刃,這讓他益發肯定了這個猜測,當選項少的時候,刪去法是最好的方式,但下ㄧ個消息傳來後,厄臨卻完全傻住了,皇宮裡傳來消息,刃回到皇城,在夜宮東翻西找的找厄臨,最後找不到人的情況下對著聖靈冥吻說了整整10分鐘的注意事項,然後才離開,幽靈們緊急通報厄臨,刃有很大的可能會直接回到公爵府,要厄臨不要在外逗留太久,以免這次真的發生全城找透透的事件。

看著下午熱辣辣的太陽逐漸西沉,雖未到傍晚但也不算早,在算上走到刃公爵府的時間,到的時候也黃昏了,這下子厄臨可沒那個時間在這等待,但他也沒忘記這裏可能會有認識他的人,雖然他有易容,但他可不能確保不會被認出來,這世界低落的技術讓他有很多的技巧無法使用,工具也無法取得,總對於自己的易容不甚滿意,又有祈冷‧祭爾帝認出他的事件……等等!會不會就是他?

厄臨連忙再下一次命令,目標是祈冷‧祭爾帝,若是他的話確實有可能有那樣的感覺,現在仔細想想上次與他見面時,在他身上所感受到的不也是同樣的感覺?唯一的差別只有一層淡淡的冷硬,這次距離還遠,所以這種特色察覺不出來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厄臨。」另一位老師走過來,他已經閱讀完厄臨的資料,對於這樣的孩子他是百分之百的讚賞,雖然身體有缺陷,但天賦異稟而且認真勤奮,若是不夠認真勤奮的孩子是不可能在這個年紀就擁有鬥氣的,即使天份高也一樣。

鬥氣這種東西太過強硬,若是沒有天天練習,讓身體適應的話,是無法容納那麼多的鬥氣而能夠形成肉眼可見的鬥氣光芒,有些人天賦異稟,但他們因為天賦太好,導致在練習鬥氣時反而來不及適應,因此重傷死亡也是有的。

老師認真地想著該怎麼措辭,同時感嘆著世界上真的有認真努力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