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慢慢发展中... - 2

尚痕≪备爱≫  - 发布于2018-02-25 11:59:16am

都市·爱情


时针指向1点正。

她躺到床上休息的时候,隔壁床的妹妹依旧还在和男朋友腻歪着。

…这分明是在虐待单身狗……

虽不满,却也无奈。

她闭上了眼,准备入眠,隔壁床的妹妹见状原本也想和男朋友说自己要睡了,可她却说:“若还没谈完的话,可以谈完再睡,我只是累了,要早睡。你们继续,慢聊。”

妹妹愣了一会儿,点点头,又转回头去跟男朋友腻歪了。

‘真是的,这刚交往的状况真是如同新婚燕尔啊。’

她不禁感叹着,临睡前,在脑海中响起的是妹妹一星期前对她说的那句“我会比你早交到男朋友”。

++

梦。

周遭的环境,她无比熟悉——是年年都必会回来一次以庆祝新年的四婶家。

可,发生的事情却是几年前的。

一家人,原本欢乐融融,但当醉酒的小叔当众指着她说出那句“你没有家教”的时候,气氛,便变了。

小叔嘴里说的是潮州话,她在自己家的时候并没有时常听见这样的语言,父亲也没教过,自然就造成了她对这门语言的不熟悉,可是,当她看到周遭人的脸色都变了的时候,她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小叔就一个劲儿地指着她大骂,大吼大叫,不知道是不是醉酒造成的,在场的亲戚一个也没敢靠近,也没问“没有家教”的理由为何,只是,看她的目光,都是厌恶的。

仿佛“没有家教”在这个家就是一个不堪入目的垃圾。

指着她的手指随机指向在场的母亲,脱出口的,自然又是羞辱的话语:“你到底会不会管教孩子的?孩子都被你带得那么没家教,你现在站在场上,还敢回来我们老家,你可真有脸?”

母亲的脸色是一变。

她永远忘不了在场的亲戚看着她和母亲时那嫌弃的目光,刚刚只是她,承受着那些如同看垃圾的目光,可现在,连母亲也一起…就好像…这个老家,没有把她和母亲当成一个真正的家人。

而父亲,在他们家担任着一家之主的角色,在这个时候,当他们期望他能够给自己一点安慰的时候,他做的却是——奉承着说自己没家教的小叔,陪着他们一起笑。

她的心情,别提有多绝望了。

回到住处的时候,她忍不住责怪起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当时候的决定是跟着那群说自己没家教的人一起说自己,有些疯癫,对着父亲,就是一通骂骂咧咧。

母亲在后方也流下了泪水,哭着,抓过她,不让她继续在父亲身上捶打。

“爸,小叔说我没有家教的这句话,是认真的吗?”

“唉,我弟他就爱开玩笑,喝醉了没有一句话是真心的,你那么介意干什么?跟你妈一样都爱计较!”

她恼怒了,无奈却还被母亲抓住,逃离不了。

“爸,我告诉你——以后若小叔再说出像今天这样的话,你休想我对你们整家人尊敬或是客客气气!休想!!”

“我弟就只是开玩笑,你那么认真干什么?”耳边传来的,是父亲责怪的声音。

她想反驳,可母亲抓住她的力道更加用力了,朝她说了一句:

“你没有资格!”

那是一段——她永远都不想回忆的过往。

++

睁眼醒来的时候,隔壁房的父亲母亲已经醒来,母亲骂骂咧咧的声音渐渐地传入耳朵。

她眯着眼看向隔壁床的位子,空的,即代表妹妹不在床上,而是在厕所。她放心地又闭上了眼,等待妹妹从厕所出来,自己也可以睡回大头觉。

可,在自己脑袋中,不断回荡的,是母亲的那句——“你没有资格!”她眯眼,皱了皱眉,最后决定:浅眠。

时间没过多久,自己的妹妹便从厕所出来了,她睁着朦胧的双眼,歪歪斜斜地走到了厕所。

耳边响当着父亲说的话:“快,我们今天有很多东西要做,要带若芷去参观她想读的学校,之后还要带若初回学校,时间很赶,你们最好快一些!”

两姐妹敷衍地回应了一声“嗯”,手头上的动作却不曾加快。

一家人现在是在新加坡,说是旅行,但实际上是为了妹妹若芷的事情而来。毕竟妹妹的未来理想比自己大,所以父母都认为妹妹应该来较好的学校学习,未来的出路就会比自己更加好。

而自己未来的梦想就只是当个小小的编辑,读的是中文系,虽然是外国有名学校来这里开的分校,可是,只要是在国内念书,就是个会被自己家人和亲戚看不起的存在。

也不知道这观念究竟从何而来,但是父母就是这么想的。

心不在焉地抹着脸,看着镜子中并不算貌美的自己……算了,就这样貌,应该是找不到男朋友的了,干脆自己一人独活一生,也是不错。

“姐,你快一点,我还没洗脸的!”妹妹若芷在外头喊道。

她打开门,见是已经换好衣服的若芷。

“抱歉,你可以用了。”她走出厕所,妹妹若芷则快速闪入厕所内,不一会儿,便从里头传出水流‘哗啦哗啦’的声响。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便走到自己的行李箱面前,拿出了要换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