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7章

卿榅≪重逢≫  - 发布于2018-03-02 7:47:26pm

其他·同人


一平一向来都有做早操的习惯,即使到了意大利,这个习惯还是需要维持。天刚亮,一平已经在庭院里做早操了。虽然她没发出多大的声音,但屋里的另一个人已被惊醒。

顶着凌乱的头发、随手披上的外衣和那只每次把他的头当歇脚处的黄色小鸟,云雀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想看看是什么事吵醒他。站在连接两边房间的走廊上,他看到一平正在对空气拳打脚踢。一忍不住,他又打了个呵欠。

杀手中必有的警觉性让一平发现她附近有第二者的存在。一个转身,正好看到云雀在打呵欠。

“云雀先生?!”一平大吃一惊。“我吵醒你了吗?真的很不好意思!”她马上道歉。

“还好...我也差不多要醒了。哈啊......”又多一个。

此时的云雀看在一平眼里是多么的...

“诱人...”一平心里的话不小心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云雀好像听到她说了什么,只是太小声了。

“没...没什么!”一平忙着掩饰自己红扑扑的脸和刚才的话。

“没事就好。”

回到房间,云雀将头上已经熟睡的云豆拿下来,把它放到它专属的睡床上。

“诱人...吗?”原来云雀已经听到了。“哼...”他轻哼一声,随后转身倒在床上继续他的睡眠。

**

当云雀睡醒时,一平已经出去了,而草壁还没到。走出门口,拿起工人放在那里的两份报纸,随后他走进厨房为自己冲了一杯黑咖啡。他坐在餐桌前,先拿起第一份报纸--《彭哥列日报》,里面全部都是关于黑手党的事情,比如某个黑手党被消灭、有某个黑手党到达意大利进行交流或刊登招人启示。云雀对这一些都没兴趣,黑手党之间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不牵扯到自身,他都是不在意。相反的,第二份报纸能够让他非常感兴趣,那份报纸就是《并盛日报》。每天都空运送到他手上的报纸报道着他之前的领地的所有消息,不论好坏。他放下手中的报纸,喝了一口黑咖啡,想想这样的时间草壁也快到了。

吩咐了草壁所要做的事情,云雀带着云豆开车出去了。只要没有任务,他都很喜欢开着车到处兜风,顺便巡视一下。如果肚子饿或午餐时间到了,他都会到到一些没那么多人的餐厅用餐。然后,在入夜之前回到家里。草壁也会在晚餐时间时,把他的晚餐拿过来。

这基本上就是他一天的作息。只是,今天有点不一样。

**

**

云雀一回到,就发现今天的家有点不一样。空气中的香气告诉他,他的家传出食物的香味,这是以前都没有的。其实,他早就想到了,是一平在做饭。不过,这气味中有很熟悉的味道。

他一边走进去一边拉开领结,他想回房换下西装。可是,他的脚步却不知不觉带着他往饭厅的方向走去。

“云雀先生,是你吗?”一平大概知道是他回来了。“你先坐着,我还有一道菜就好了。”

饭桌上的食物都是日式的家常菜,有牛肉马铃薯、炒苦瓜、味增汤以及一平手上热乎乎的烤鱼。一平放下烤鱼后,又走进厨房了。云雀拉开身边的椅子坐下,看着桌上既熟悉又陌生的菜肴,闻着蔓延在空气中的香气,他顿时以为自己是在日本。就算肚子不是很饿,可是他却很想马上大快朵颐,就连身边的小宠物也很期待。一平盛了两碗饭出来,把其中一碗放在他面前。

“这都是一平自己自作主张做的,也不知道云雀先生会不会喜欢,希望云雀先生不会嫌弃。”

“嗯。先吃吧。”

“好。我开动了。 ”

“我开动了。”

两人都很安静的吃着自己的那一份,没有说任何话。不过,沉默总是会被打破的。只是打破的不是云雀,也不是一平,而是云豆。

“我要,我要。”云豆看着它的主人。

“啊...忘记问云雀先生了。云豆都是吃什么的?”

“我吃什么,它就吃什么。去拿一个碟子盛一点饭来。”一平马上照云雀说的去做。

云雀放下筷子,摸着云豆的头说:“对不起,把你忘了。”

“云雀先生,我拿来了。”

“谢谢。”

就这样,两人一鸟继续那沉默的晚餐。

**

“草壁没告诉你,我的晚餐是他准备的吗?”放下碗筷,云雀问正在收拾的一平。

“有啊...我有问草壁先生。不过,是我叫他不用准备的。”一平低着头继续收拾。

“为什么?”

“因为一平每天都会煮,而且做一个人份的食物有点难衡量,每次都会做多或做少,所以我就想说反正云雀先生也是要吃饭的,不如就让一平一起准备云雀先生的份,而云雀先生也可以吃到热乎乎的菜。”一平站直看着云雀。“这样不是一举多得吗?”

“这也有道理。”

“那以后一平就负责云雀先生的早餐和晚餐。”说完,她就拿着碗碟进去厨房了。

云豆拍拍翅膀站起来,然后飞进去厨房。肩膀上突如其来的沉重让一平吓了一跳,转过头看,才发现是云豆站在她的肩膀上。

“你怎么进来了?”

“谢谢,谢谢。”

“是来向我道谢的?”

“是,是。”过后,云豆用它的喙轻轻地碰一平的脸颊,那动作就像在亲吻她。

一平受宠若惊,她把云豆从肩膀上拿下来放在手上,然后往云豆头上给了它一吻。“谢谢你。”

等一平把碗洗干净后,云豆飞出去了。

**

云豆飞去云雀的办公室,在云雀面前坐在桌子上。

“你,真会占人家便宜。”别怀疑,云雀就是在和云豆说话。刚才的事情,他全看在眼里。

“你没有,你没有。”云豆的意思是说云雀没有这种艳福。

云雀没想到云豆会这么回答,顿时怒火中烧。他很想咬杀云豆,却又想到云豆跟了自己十年,实在下不了手。最后,他只好生着闷气继续处理文件。

“等下一定要去找沢田纲吉打一架。”云雀心想。

之后的一个小时里,沢田家一直传来阵阵叫喊声,而且还隐约能听到彭哥列的十代首领一直在求饶。

**

隔天早上,云雀一如往常的走出去拿报纸。可是,门外却没有任何东西。

“今天没送吗?”云雀皱着眉头走进饭厅,脑里想的是等下怎样咬杀那些送报纸的人。突然,云雀停着脚步,有点惊讶的看着饭桌上的东西。食物自然是不用说的,但是他的报纸也在桌上,而旁边的咖啡壶里装着他每天必喝的饮料。不过,最吸引他目光的是压在杯子下的字条,是一平留下的。

<云雀先生,早餐我准备好了,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你的报纸我也拿进来了,以后你不必出去拿。每天早上只喝咖啡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所以不论如何都请你一定要吃点东西。咖啡也很伤胃,冰箱里有牛奶,云雀先生要喝的话,可以拿去加热。 p.s.云雀先生晚餐想吃什么呢?如果有特别想要的,可以告诉我。 一平上>

看完后,云雀的嘴角微微上扬。“原来有人照顾的感觉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