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9章

卿榅≪重逢≫  - 发布于2018-03-06 8:41:57am

其他·同人


飞进一平的房间里,云豆感觉里面很热,可是一平一直用被子裹着自己。云豆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上前走进她。一平的脸好红,云豆伸出翅膀碰碰她的额头,烫得云豆马上把翅膀缩回来。

一平生病了。这是云豆的第一个想法。不管还在生气自己的主人,云豆马上飞进办公室里。

“你不是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云雀看着飞进来的云豆。

“一平,一平。”

“一平在她房里,要找她就去那里。”

云豆很后悔为什么没学‘生病’这两个字,害它现在只能一直说一平的名字。云豆上前用喙子拉着云雀的袖子,希望他会明白自己是要带他去看一平。这十年来,云豆都没有这样紧张地拉着自己,难道是一平有事了?

云雀马上放下笔,冲进一平的房里。一进到去,他只看到一平很辛苦的一直喘气。刚伸出手探向一平的额头,就马上被额头上的温度烫的缩回手。云雀慌了,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慌,不知要做什么。不过,仅存的理智让他拿起房里的内线电话打给医疗部。

**

平常这样的时间,电话都是不会响的,所以医疗部柜台上的小姐很悠闲。她拿着自己刚买的最新款指甲油,正犹豫到底要搽哪一个颜色。这时,电话响了。她漫不经心地拿起话筒,心里还在咒骂打来的人。

“这里是...”话还没说完,另一头的人已经开始大吼。

“这里是云府,有人生病了,马上派人过来!限你们五分钟内赶到!迟一秒钟,就把你们全部咬杀!”说完,云雀就挂电话了。

柜台小姐还没完全从惊吓中醒过来,幸好最后的那两个字提醒她打来的人就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云守护者。医疗部马上乱成一团,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坐上救护车赶去云府。如果是照平常的速度,从医疗部到云府需要十分钟的路程。不过,在云雀的威胁下,医疗部的人在三分钟已经到达云府了。

**

**

一平的房间外坐着一大群人,全部都是医疗部的人。意外的是,云雀没有咬杀他们。此时的他,坐在一平房里看着医疗部里最资深的医生为一平检查。

“她到底是什么事?”

“一平小姐并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风寒,恐怕是淋过雨。”医生从另一个箱子拿出一罐药,把它交给云雀。“这是给一平小姐的药。只要吃了药,再好好休息,一平小姐就会痊愈了。”

“嗯,你们可以回去了。”门外的所有人一听到这句话,马上跑出云府。他们可不想再多逗留,虽然现在云雀是没咬杀他们,可是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就将他们大打一顿。

**

屋里总算静下来了。云雀看着手中的药,再看看身边的一平,不知该做什么。要知道,云雀从没照顾过任何人,更不用说病人了。他很想把京子或者是小春叫过来照顾一平,可是他们都不在。而库洛姆是不在考虑范围里,因为光是要找到她的房子就已经很难了。照这样看来,能照顾她的人就只有自己。起身走进厨房倒了一杯温水,云雀把药放进已经病得迷迷糊糊的一平嘴里,再把她抱起坐着,然后才把杯子靠在她的唇上,让她把水一点点的喝下。过后,他为了方便照顾一平,就在她房里呆着。他随手拿起一平放在书桌上的原文小说,就坐在书桌前开始阅读。

读到一半时,云雀隐约的听到一平一直在呻吟,还可以从她嘴里听到‘不要’这两个字。看来,她是发恶梦了。他赶快走去她身边,试图把她叫醒。突然间,一平握着他的手,嘴里还喊着‘救命’,而且她的神情很恐慌。云雀也握着她的手,一直在她耳边说:“一平,快起来。这只是恶梦,起来就没事了。”此时的云雀,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是多么的慌张,就像是在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被困着,自己却无能为力。不久,一平突然张开眼睛醒过来,他才松了一口气。

“起来就好了,没事了。”

一平看了一眼身边的人,马上紧紧地抱住他。

“师傅,一平做了一个恶梦。”一平把云雀错认为风了。

“已经没事了,不要怕。而且我不是你的师傅。”

“师傅,你不是师傅吗?”

“不是,我是云雀。”

“师傅不要骗一平了,一平知道你不是云雀先生。”

“为什么你知道?”

“因为云雀先生不会那么温柔的。云雀先生的眼神总是很冷,不像师傅的那么温柔。一平知道的,一平知道云雀先生不会对自己温柔。就算一平有多么喜欢云雀先生,他都是不会喜欢我的。师傅,我好怕,好怕自己会被云雀先生讨厌,也好怕自己的感情得不到回报。师傅,我到底该不该继续喜欢云雀先生?到底...该不该......”恐怕是刚才的心情已经平复,一平又睡了。

温柔?原来自己刚才看着她的眼神是温柔的,他从不知道那是个怎样的眼神。听了她说的话,云雀轻轻地将怀里的她抱紧,在她耳边说了五个字。只是,那五个字一平没有听到,也不会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