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15章

卿榅≪重逢≫  - 发布于2018-03-12 3:28:21pm

其他·同人


云雀生日后的第二天早上,也是一平回去香港的那一天。云雀拿起自昨晚起就放在床边的黑色盒子,打开拿出那对一平送的袖扣。他从没佩戴这些东西,所以他不知要怎么用。他只好去问问正在厨房准备早餐的一平。

“这个,要怎么弄?”云雀手里拿着一平送的袖扣。

“云雀先生不会弄吗?”她放下手中的盘子。

“不会。我没戴这种东西的。”

“哎呀,一平真是糊涂,忘记云雀先生不佩戴这些东西的。当时看到觉得适合就买了,真是冲动。云雀先生如果不喜欢,可以不用戴。”

“帮我戴。”

“哈?”一平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幻听了。

“我说,帮我戴。”他大概知道她在想什么,所以就重复一次。

“可是,云雀先生不是不戴的吗?”

“偶尔一次,也不要紧。”他把手上的物品递到她面前。

一平拿起他手上的东西。突然间,她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嗯...云雀先生有没有袖扣衬衫?”

“那是什么?”

“就是佩戴袖扣时穿的衬衫,袖扣需要用在对的衬衫上。”

“应该是没有。”

“那就没办法戴了。”一平感觉很无奈,她开始痛恨自己的冲动。自己竟然没考虑那么多就买下那份礼物。不过,她马上又想到一件事了。

云雀看着她很匆忙地跑进房间。出来时,她的手上多了一样东西。那是一件衬衫,是一平刚才所说的袖扣衬衫。

“这原本是要买给师傅的。不过,如果云雀先生不嫌弃的话,就请换上吧。”她把手上的衬衫放到他的手上。

“好的。”其实,他并不想那么麻烦把衣服换来换去。不过,他却想把她送的礼物戴在身上。既然戴那袖扣需要这种比较特别的衬衫,在没办法之下,他也只好换了。

**

过长的袖子让云雀有点不习惯,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好有点衣冠不整的走出房间。一平见状,马上走到他身边帮他把袖子整理好,再把袖扣扣上去。稍微整理后,云雀看起来比平常要来的帅气。

“好了。”一平后退一小步,很仔细的把云雀从头看到脚,就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不整齐。

“那我走了。”

“云雀先生,等一下。”她叫住刚踏出一步的云雀。

“怎么了?”

“你的领带有点歪了。”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她的手已经放在领带上了。看着她帮自己整理领带的样子,总觉得这样的情景感觉很温馨,就像是...夫妻?想到这里,他的脸竟然有点泛红。然而,眼前的人对这种暧昧的情景一点知觉也没有。此时的他真希望每天都能体验这一刻的幸福。

“好了吗?”在她没发觉自己的心情之前,他已经把情绪整理好了。

“好了。”她正做着最后的调整。

“谢谢你。”控制着自己想和她吻别的冲动,他走出门口。“我走了。”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说这句话。

“慢走。”

看着她送自己出门的样子,他开始觉得或许自己的下辈子有一个人陪伴在身边是蛮不错的。

**

**

云雀走进会议室,坐在自己专属的位子上,等着其他人的到来。此时的会议室里,只有他和沢田两个人。说来也奇怪,今天的云雀并没有觉得不耐烦。

“云...雀学长,他们等一下就到了,就快到了。”沢田开始心惊胆跳,深怕不喜欢等人的云雀会把自己当成出气的对象。

“没关系,是我早到了。”他今天心情不错,不想计较这种小事。

“啊...?”沢田张大嘴巴,很惊讶的看着云雀。

“怎么了?”

“没...没什么。云雀学长...你今天有点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不知道。可是,就是觉得有不一样。不管是外型还是今天的行为,都有点不一样。”

“是吗?我不觉得。”

就在这时,其他人都一一走进会议室。最后进去的是Reborn。

“Ciaosu...云雀,你今天很不一样哦。”Reborn很热情的打招呼。

“我没有不一样。”怎么大家都说他今天不一样。

“有啊...你衬衫的颜色就不一样了。你平常不是都穿深紫色的衬衫吗?”Reborn很准确的指出其中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对啊...Reborn,你不说我都没发现。”沢田在听到Reborn的话后,才发觉云雀真的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而不是平常的深紫色。

“那是因为你笨,蠢纲。”Reborn毫不留情的说沢田。

“Kufufu...品味不错嘛,云雀恭弥。”坐在云雀对面的六道对他说。

“你那个又是什么意思!”云雀每次看到他,心里都会莫名的燃起一把火。

“别那么生气,我是在称赞你...Kufufu...我是说你选的袖扣很有品味。”

“你怎么知道!”

“我可爱的库洛姆买过一对类似的给我,不过我没戴。而且,我很相信库洛姆选东西的眼光。”

“哼...”云雀转过头去,不想理会那个会破坏他美好心情的人。

**

云雀开完会回到家后,一平已经在飞往香港的路上了。顿时,云雀发觉家里变得很冷清。到底是什么时候,他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习惯她为自己准备的一切。

“一个月?很快过的。”他开始自言自语。“又不是没有过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

虽然云雀嘴里是那么说,但是他在当晚的晚餐时就开始觉得那一个月会很难熬。

“你们换厨师了吗?”坐在自己以前时常去的日本料理店,他问在料理台后的员工。

“没有,我们的厨师还是一样。”那员工很紧张地回答云雀的问题。“请问是料理有什么问题吗?”

“味道不够。”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们会改进的。”

“嗯。”放下吃到一半的食物,云雀付了钱就走了。

餐厅里的一个老员工对云雀的反应感到很惊讶,因为以前云雀可是时常来光顾,而且还说过食物很好吃。厨师的厨艺还是没变,看来是云雀的嘴开始刁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云雀不是去山本的家吃,就是出去找别的东西吃。不过,没有一天云雀是觉得吃到很满足的。他开始期待一平回来的日子,也开始想着她的厨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