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16章

卿榅≪重逢≫  - 发布于2018-03-12 3:29:03pm

其他·同人


此时,在香港的一平正在和中学的朋友聚会。一群女生聚在一起就是说说笑笑的,聊到忘了时间。话题大多围绕在爱情方面,而去意大利就读的一平就成为大家讨论的对象。

“一平在意大利应该有认识到很多帅哥吧...?”

“有没有拐到一两个啊...?”

“如果把你不要的话,可以介绍给我们。我们不介意接收的...”

“对对...到底有没有啊?”

一连串的问题把一平弄得晕头转向,但碍于是朋友的提问,她也只好一一回答。

“没有认识到...也没有去拐...我朋友里没有帅的。”其实是她不知道帅的定义是什么,她只知道喜欢一个人是靠感觉的。

“那么无趣哦...”其中一个朋友说。“那我也不要去意大利了。”

“哈哈...你有本事去那里?”另一个朋友挖苦她。

“你说什么?!我没本事?!”

“根本就是没有。”

“你...”

看着她们的争吵,一平也只是笑而不语。毕竟,这种情景以前都常常发生。

“你们不要吵了啦...”一平另一个比较斯文的朋友说。“我有事情要告诉你们。”

“什么事?”全部人都不约而同地转向她,就连那两个刚刚正在吵架的朋友也顾不得吵架了。

“我听说我们以前班上有一个女生喜欢上大她十岁的男人,现在正在交往。”

“十年?天啊...她喜欢上大她十岁的人?”

“是啊...我听到她说的时候,真的很惊讶。”

“超惊讶的!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大自己十岁的人啊?”

“可能是喜欢他的稳重成熟吧。你不觉得和我们同年的男生都有幼稚吗?”

“也对啦...他们的确是有点幼稚。不过,大十岁真的很夸张啊!相差五岁还差不多,不多不少。”

一平只是在旁边静静地听她们说话,并没发表任何意见,因为她也喜欢着一个大她十岁的人。

“一平,你怎么看?”突然间,一个朋友问她的意见。

“什么?”

“就是刚才那件事啊...你不觉得喜欢上大自己十岁的男人很夸张吗?”

“会吗?我觉得还好吧...只要他们都喜欢彼此就行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你想想,我们二十岁时,他就三十岁了。三十岁对男人来说,都差不多是成家的时候。而那时我们才二十岁,正是最青春、最应该玩乐的时候,难不成要因为他突然要结婚而就这样进入婚姻里,然后失去一大堆玩乐的机会?”

“可是...如果那女生愿意,我们也不能怎样啊...”

“也对啦...不过,相差十岁对我来说还是不行。”她摇摇头。“算了,不说这个了...反正我们里面都没有人喜欢大自己十岁的人。来说说那间刚开的蛋糕店吧...听说那里的蛋糕超好吃的......”

一平已经没有心情再去听她们说些什么了。

**

“啊...原来已经这么晚了...我约了人要走了。”其中一个朋友说。

“你等一下,我和你一起走...”

“你们都要走了?”一平问。

“对啊...我约了人。”

“我也答应要帮我妈买东西,现在去买就刚刚好时间。”

“是吗?那再见了...”

“再见...”两人匆匆的走出了餐厅。

“一平,很不好意思。我也差不多要走了。”剩下的一个朋友对一平说。

“你也要走了?”

“嗯。我男朋友在等我了,已经约好去看电影。”

“哦...那你赶快去吧...”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们下次再约。”

“嗯。下次再约吧...”看着朋友一个个都因为有事情而离开,一平也只好回家。

一平走出餐厅,一边走就一边在想自己到底还该不该再继续喜欢云雀。她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却没得到任何他的回应。她明白喜欢一个人是希望他开心,而且不求回报。可是,花了十年喜欢他,要突然放下是不容易的。现在的她是很快乐,可以每天都见到他、可以和他一起吃饭、也可以为他做饭。不过,她真的很担心害怕,因为她不知道这一切到底什么时候会被其他人拿走。现在的她,越是靠近他,越是害怕离开他。自己所付出的一切一切如果要拿回,已经太迟了。她多么希望这一切都不会结束,可是她更明白的是这是不可能的。

“师傅,一平到底该怎么做?”她望着蔚蓝的天空,在心里问那个自己从小就很敬仰的师傅。可是,这么难回答的问题,风给不到答案。

**

回到家里,风正在禅室里打坐。一平走进去想告诉风自己的问题,可是,她就是提不起勇气。其实,从小看着她长大的风又岂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呢。

“一平,想要的东西就要自己去争取。”正在打坐的风突然间告诉一平。“世界上永远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爱情也一样。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就要大胆去争取。哪怕结果是坏的,但至少你试过,也就不会有遗憾了。”

“可是师傅,一平实在很怕,一平真的很怕。我很怕会失去他。我怕说出口的话,会造成一辈子的遗憾。”原来自己的师傅已经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一平,别害怕,也别怕会后悔。记得,永远都不要对自己做的事感到后悔。如果觉得那是会后悔的事,就不要去做。师傅相信你有能力处理自己的问题。”

“一平知道了。打扰师傅打坐,真的很对不起。”

“回答一平的问题怎么会是打扰呢。”风站起来,看看窗外的天色。“时间不早了,今天就由一平煮给师傅吃,好不好?”

“一平非常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