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17章

卿榅≪重逢≫  - 发布于2018-03-13 12:15:03pm

其他·同人


“云雀先生,一平要搬出去了。”

坐在一平对面的云雀没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问了一句:“什么时候搬?”

“我等下会收拾好,明天就搬了。”

“嗯。”他继续吃着晚餐。

“一平要先去收拾了,云雀先生吃完放着就可以了。一平迟点会来收拾的。”

“嗯。”这是她做给他的最后的晚餐,他想慢慢吃。

一平踩着沉重的脚步走回房里,脸上的表情显现着她很不舍得。

**

独自待在饭厅的云雀放下筷子,现在的他没有任何心情享用期盼了一个月的美食。他知道他要搬出去的原因,也知道她那么做是为了避开自己。十年,对他们之间来说,真的是一个问题。他喜欢和她在一起、喜欢看着她为了自己的而忙碌的样子、喜欢看她那糊涂得很可爱的样子、喜欢她很多很多东西。可是,现在这个年纪的她应该是在享受着被追求的感觉、应该是去尽情玩乐的时候,他不想把她绑着,就算她愿意。

**

回到房里的一平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么久以来住在云府的一切一切。其实,她早就把东西收好了,她会找借口离开,只是因为她不想看到他。她怕自己的眼泪会很不争气的掉下来,她不想他看到自己的眼泪。她选择逃避,因为她真的承受不起那十年的差距。她认为他应该搭配比自己更好的人,也更能接近他的人。对她来说,他还是太遥远了。现在,她要试着放下坚持了十多年的感情,她没信心把那感情继续下去。

**

今夜,各怀心事的两人都没再说过任何一句话。而今夜的云府,心事重重。

**

**

几天前,一平刚结束一个月的假期,回到了意大利。一下飞机,一平就马上去到沢田的办公室,她要告诉他一件事,一件她考虑了很久的事情。

“沢田先生,一平想搬出去。”

“搬出去?为什么?在云雀学长那里住得不好吗?”沢田觉得很惊讶,他以为一平会喜欢住在那里。

“不是,绝对不是,只是一平想和朋友一起住。因为之前朋友都一直邀我和他们一起住,所以我想了想,决定要试试着和朋友住。”这是一平第一次对沢田撒谎。

“是这样啊...那,风应该知道吧?”

“一平还没告诉师傅。不过,一平相信师傅不会反对的。”

“嗯...既然你都决定好了,那我也不能多说什么。”沢田看着眼前那个从小就和自己一起住一起玩乐的一平,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她真的长大了,虽然她从小就很独立。一平对沢田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妹妹,可是他绝不会把那个也是从小就和自己住在一起的蓝波当成弟弟。

沢田对一平露出了很温柔的笑容,对她说:“搬出去后,一定要小心啊...如果遇到什么不如意的事,就回来...这里永远都会欢迎你回来。”

这是一平第一次觉得自己拥有一个家,一个有父母兄弟姐妹的家。虽然师傅待她有如亲生女儿,她也把师傅当成父亲一样看待。不过,这种让人暖入心里的感觉还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她真的很感谢上天让她遇到这些人,她觉得自己很幸运。“谢谢。”

一平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低着头走出了办公室。如果真的要搬出去,她最舍不得的恐怕还是这些让她感到温暖的人。

**

“一平,你不需要做到这样。”一阵低沉的声音从她的左侧传来,那是蓝波的声音。“你何必要如此折磨自己,难道你真的认为搬出去会让你忘记他?”从小和一平玩到大的蓝波当然多多少少都知道一平对云雀的心意。

“我知道那是不可能。可是,如果我这样继续下去,我只怕自己会更痛苦。”她继续低着头。

“为什么你的心不试试接受其他人?”

“我能接受谁?而且,十年的感情不是说要放下就能放下的。”

“我认识的一平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那是对于其他事。就只有爱情,不容易放下。”她抬起头看着蓝波。“蓝波,你有没有喜欢过任何人?”

“有啊...”

“那怎么你还是单身?被拒绝了?”

“不是,是我没有去告诉那女生我喜欢她。”

“为什么?”

“因为那女生的心里已经被另一个人占据了,我进不去。”

“你不想试试吗?可能她也喜欢你啊...”

“不用试也可以知道...而且,我比较喜欢和她保持朋友的关系。至少,我不怕她会不理我或避开我。”

“那女生真幸运,有个人这么爱她。”

“可惜她不会知道。”

“我也该走了。”她还必须回去放下自己的东西。“再见,蓝波。”

“再见...”看着一平走出大门的背影,蓝波的眼里竟露出不舍。

**

回到了云府放下东西后,一平就打电话告诉风她的决定。

“师傅,一平要搬出去住。”

“是搬出云府吗?”

“不,是搬出彭哥列。一平要和朋友一起住在外面。”

“嗯。告诉沢田了吗?”

“嗯...一平刚刚和沢田先生说了。”

“那他说什么?”

“沢田先生只是叫一平要小心,如果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就回来彭哥列。”

“嗯。一定要小心哦...”

“师傅...一平...”一平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吗?”

“师傅,一平想和您说对不起。”她鼓起勇气将话说出来。

“为什么呢?一平又没做错什么事。”风觉得很奇怪。

“师傅,一平不配做师傅的徒弟。”一平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眼眶也湿了。“师傅一直教导一平不要逃避,可是这次一平竟然选择逃避。因为...一平真的很怕,我怕如果继续住下去,一平会更舍不得云雀先生。”一平哭的很小声,因为她不想让云雀听到。“师傅...一平该怎么办?除了避开云雀先生,一平真的不知该怎么做...”风没有回答她,只是静静地听着她哭。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一平很难听进去。

过了一段时间,一平哭泣的声音变小声了。

“师傅...”

“不管一平做什么决定,只要是一平觉得那个决定是对自己好的,师傅都不会反对。你的问题师傅也没办法帮你,师傅能做的只是看着你,尽量把你的受的伤害减到最低。一平只要记得,不要后悔做过的事,会后悔的事就...”

“不要去做...”一平代替他说了。“师傅,一平会记得的。”

“记得就好。”风觉得自己的徒弟还是挺坚强的。“怎样?哭过有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谢谢师傅。”

“不用谢。一平早点休息吧...”

“师傅也早点休息...再见,师傅。”

“再见。”一平放下电话,感觉心里比较舒畅了。不过,她还是很伤心。

**

从一平打电话开始就站在门外的云雀听到了她告诉风的事。原本期待她回到的心情已经不翼而飞了,取代的是复杂的心情。他知道她从十年前就开始喜欢自己,也知道她的心意一直都没变。可是,如果他们真的要在一起,是需要克服很多问题。十年的时间就是其中一个问题。他放轻脚步走回房间,低落的心情已经感染到了一直在他身边的黄色小鸟。云豆的心情也开始低落了,它不舍得一平离开。

那天的天空,一直都没放晴。